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三十章 瘟神

    上午,浿水畔营地里内炊烟袅袅,一个个炉灶上架着的蒸笼里,大量炊饼散发着热气,伙夫们将炊饼分装到推车上,和热腾腾的汤水一起,分发给住在宿营地里的男女老幼们。

    一处帐篷外,剃了个光头的韩树,和同样剃了个光头的妹妹一起,从送餐的人手中接过六个炊饼以及一个装有热汤的瓦罐,转入帐篷内,和同样剃了个光头的母亲一起吃起来。

    韩树被抓到这里已经过了三日,昨天被人按着剃光了头发,然后排队进草棚里洗澡,被人用味道奇怪的水不断冲洗,然后用大刷子刷来刷去,差点被刷掉一层皮。

    原来的衣物都被“短毛”收了,换上对方准备的衣物,虽然有些不合身,但衣物质地很好,韩树一家都是如此,然后换了一处营地居住,有吃有喝,倒也不错。

    只是被人剃了光头,这让韩树十分恼火。

    按照“短毛”的说法,这是要“净身”、“去虱”,韩树觉得只要是人那么身上有虱就没什么奇怪的,所以这一定是“短毛”的阴谋。

    正如杀猪后开膛破肚前要洗干净、刮毛那样,这些“短毛”一定是要吃人!

    想着想着,韩树有些焦虑,他如愿找到了家人,那么接下来就要想办法逃出去,然而这几日他暗中观察过,发现“短毛”戒备森严,不要说带着阿娘和妹妹逃,他自己一个人要逃都未必逃得出去。

    这次是真的自投罗网,但韩树觉得能找到阿娘和妹妹也不错了,至少他只要还有一口气,就不会让家人受欺负。

    韩树的阿耶去世多年,又无亲朋故旧,家中就他一个男丁,是唯一的顶梁柱,他觉得自己若不来挑大梁,阿娘和妹妹就无依无靠了。

    但他不知道自己一家被“短毛”掳到中原之后境遇如何,所以心中忧虑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所幸,妹妹脸上有难看的胎记,想来不会被人拖走日夜蹂躏,倒是韩树自己,身体健康,恐怕会被卖到别处为奴为仆。

    正烦恼间,手中两个炊饼已经吃完,旁边递来一个炊饼,韩树转头一看,这炊饼却是妹妹递来的。

    韩树没有接,问道:“你不吃啊?吃饱些。”

    “我吃一个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。。”

    两人忽然有些尴尬,韩树接过炊饼,干咳几声,然后吃起来。

    从小他一直以为妹妹是亲妹妹,结果后来才知道,妹妹是阿娘捡回来的一个弃婴,大概是因为脸上那难看胎记的缘故,被亲生耶娘遗弃了。

    但韩树依旧把妹妹当亲妹妹,直到不久前,阿娘当着俩人的面,道出了一个不算秘密的秘密。

    收养的妹妹,实际上是作为童养媳来养的。

    所以,兄妹不是兄妹,是夫妇。

    这一点,实际上同村的人们都明白,毕竟穷人家境窘迫,儿子要娶媳妇,比较可行的办法就是养童养媳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韩树和妹妹相处时就有些尴尬了,本来很纯的兄妹之情,如今一举一动却很像是夫妇之情。

    韩树倒不是嫌弃妹妹有胎记,只是一直把对方当妹妹,结果就要变夫妇,脑子一下转不过弯,觉得怪难为情的。

    然而无论是兄妹也罢,夫妇也罢,他保护家人的决心绝不会动摇。

    所以即便再难,韩树也要带着阿娘和妹妹(未来妻子)逃出去。

    这处营地虽然看起来不错,但韩树觉得自己一家和猪圈里的猪差不多,随时都有可能被拖出去宰了。

    阿娘和妹妹认为他想多了,但他坚持自己的看法,

    吃饱喝足,韩树转出帐篷,找了个借口,继续观察营地情况。看看能否找到破绽。

    营地四周有小楼,楼里有“短毛”放哨,韩树怕引起注意,只能暗地里偷窥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营外飘来一阵烟雾,不高不低,正好从营地上空飘过。

    带来一股淡淡的味道,有些难闻。

    韩树熟悉这个味道,当年村里有人得瘟疫死了,法师为了防止瘟神作祟,便让大家堆起柴堆,然后把死者放上去,付之一炬。

    死者遗体在烈焰之中滋滋作响,散发出难闻的气味,闻了以后令人作呕,韩树当时在场,所以对这种味道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他看向浓烟飘来的方向,不知不觉中,紧握双拳,心里惊恐之余,暗暗下了决心:

    你们果然吃人!我一定要带着阿娘和妹妹逃出去!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冒出滚滚浓烟的焚尸窑,窑内火烧得很旺,大量破旧的衣物以及一些尸体在烈火中渐渐化作灰烬。

    不远处,数名身着别样服饰的男子看着焚尸窑,如同看着一箱金银珠宝,生怕漏了一丝一毫没放进去。

    染上瘟疫而死的人,必须“处理干净”,否则病源不断,很容易传染给别人。

    若是一般的瘟疫,只要小心提防倒也没有太大风险,但是这些病死之人所染上的瘟疫可不同寻常,必须小心防范。

    代号伍柒叁的研究员,看着手中的观察报告,郑重的签下自己的名字,然后交给下一个人。

    来自青山城的十五名患病俘虏,在这观察营陆续病死,遗体必须烧得干干净净,至此,实验部队的任务完成,该打道回府了。

    “离开时,大家都要消毒,最后,你们亲自看着,看着他们烧掉营地。”

    伍柒叁交代着,环顾四周,还是不敢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那年,天子御驾亲征讨伐突厥,先锋在草原某处,遇到了一个突厥部落,这个部落发生了瘟疫,情况很严重,无药可医。

    病因据说是有部民吃了一种草原大老鼠,随后染病并传染给其他人。

    天子得知此事后下令将该部族的死者连同衣物帐篷用具焚烧,活人隔离,牲畜不分死活全都杀了烧掉。

    那些被隔离的人下落如何,别人不知道,伍柒叁知道。

    因为在特殊的地方,他和同伴穿着特制衣物在一旁观察,亲眼看着这些人是如何病死的。

    然后成功获得了“样本”。

    这据说是因为大老鼠引起的瘟疫,天子亲自命名为“鼠疫”。

    这种瘟疫威力很大,大到让所有人都感到害怕,所以对其进行的研究,是在一处海岛上进行的。

    如果出事,无药可医,也不会有人来救。

    伍柒叁和同伴写了遗书后上岛,开始试着研究这种瘟疫,终于小有所成,然后用于实战。

    青山城发生的事情,让所有知道内幕的人感到害怕,这种瘟疫的威力实在太大了,又不好控制,一旦出了纰漏,就会有瘟神现世,祸害人间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代号伍柒叁的研究员叹了口气,看向同伴,问道:

    “上奏的秘密报告,我的意见,再研究下去就是玩火自焚,你们呢?”

    其他几人闻言交换了一下眼神,随后郑重的点点头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