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二十八章 蛙与蛇(续)

    上午,青山城,守军将士看着城外周军营寨,指指点点,距离对方兵临城下已有数日,援军迟迟未见,但守军浑然不惧。

    城内滚木礌石充足,粮草满仓,即便外无援兵,城内军民也能坚守数月,然而周军不可能待上数月。

    进攻平壤的周军,顿兵于坚城之下,眼见急切之间难下平壤,于是分兵四处劫掠,而各地百姓纷纷躲入居住地附近坚城,这些打家劫舍的周军就只能四处流窜,没时间耐着性子花数月时间啃坚城。

    青山城城主大室正知道当前大概局势如何,所以不怕周军长期围困,更别说来犯周军兵力没比他们多多少,想搞蚁附攻城都不够人手,甚至连城都围不死,又能有何种作为?

    大室正看着城外周军搭起来的几座投石机,真搞不懂对方脑子里装的是什么,区区几个投石机,即便每日不分昼夜投掷石块,又能投掷多少?

    对于第一次和周军交战的高句丽军队来说,轰天雷这种兵器他们没有见识过,甚至都没听说过,而投石机,在他们看来都是靠人力扯动,所以寥寥几座投石机,根本就没什么威胁。

    在大室正看来,对方唯一有点威胁的举动,就是断水源。

    城外有条河,是城里的主要水源,虽然周军在水边扎寨,算是断了河水水源,但城里有山泉,虽然水量小,但终归算是有水源。

    泉水流量虽小,却终年流淌,源源不断流入特地修砌的蓄水池里,只要节省着喝,足够全城军民数月之用,更别说现在是雨季,城内随时可以蓄雨水。

    所以即便周军断了河水,实际上短期内不会造成城内水荒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大室正不觉得对方还有什么办法在短期内破城,他所要提防的就是夜袭,而眼下城外这几座投石机,虽然样式怪了些,却不可能对石砌城墙有什么实质性的破坏。

    只要己方求稳,不轻易出战,那么必然能让周军知难而退,保得城内军民平安。

    作为城主,青山城及城内军民是大室正的宝贵财物,靠着城池和军队、百姓,他才能维持自己的地位,不会被其他贵族看不起,周军想要抢走,他当然不答应。

    在城内巡视了一遍,再次确定绝无问题后,大室正刚要回去休息,却听呼喊声起,随后半空中飞来几块大石头,各自拖着一块长条布,向着城内落下。

    接连几声巨响之后,些许尘土升腾,周军投掷出的石头砸坏了城内一些建筑,但造成的破坏有限。

    和挠痒痒差不多。

    不一会,有士兵来报,说周军投掷入城的石块系着布条,布条上画着图案,看样子是诅咒。

    大室正闻言眉毛一挑:“诅咒?你们看得懂汉字?或者他们写的是国文?”

    “回城主,那布上画的是一条正在吞蛙的蛇。”

    “蛇?”大室正闻言一愣,随后笑起来:“还真是诅咒呢。”

    言毕,他看向城外周军营寨,摇了摇头:“真是不知所谓。”

    高句丽国内崇拜蛙,周军如今画了个蛇吞蛙的图案投进城来,无非就是诅咒般的恐吓,说蛇(周国)迟早吞了蛙(高句丽)。

    然而诅咒有用的话,还要什么军队?

    大室正对这种无聊的把戏觉得很无语,周军主将看来是没什么好办法破城,所以才装神弄鬼搞这种破事来吓人,然而城内军民若真是那么容易被吓住,那就不要当人了。

    他继续往自家府邸而去,走着走着,忽然觉得哪里不对,但具体哪里不对,他又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回到家中,却见妻子面带忧虑,仔细一问,却是儿子的病未见好转,甚至有恶化的趋势。

    一个人即便身体再强壮,若是染上恶疾,一样会病死,大室正的儿子弓马娴熟,身体一向很好,从来都很注意避免受凉,却于前几日忽然病倒。

    这一病就不停咳嗽,咳着咳着,咳出血来。

    如今听得儿子病情未见好转,大室正有些担心,虽然他不止有一个儿子,死了这个也不会绝后,但毕竟是儿子,身为父亲不可能当旁观者。

    想要去探病,妻子怕大室正染病,耽误城防大事,便说儿子已经喝药睡下。

    夫妻俩刚说了几句话,大室正忽然咳嗽起来,随后妻子也咳起来。

    夫妻俩这一咳倒好,连带着外面候着的侍女、仆人们也咳嗽起来,“热闹”非常。

    大室正赶紧喝了杯温水润喉,咳着咳着,忽然想起方才他为何觉得不对劲了:回来路上,许多人都在咳嗽。

    人有时着了凉就会咳嗽,所以咳嗽并没什么大不了的,然而若是许多人都在同时咳嗽,这就意味着。。。

    大室正想到这里,猛地冲出门去,带着随从赶赴泉眼所在的蓄水池,看看池里的鱼儿是不是还活着。

    蓄水池蓄的是泉水,可以说是青山城最重要的水源,为了防止有人投毒,大室正命人砌墙将蓄水池围了起来,还安排人手轮流值守,不许闲杂人等接近。

    为了方便城中军民取水,蓄水池开了道水槽,让池水经过水门流入围墙外小水池,而蓄水池里还养着鱼,守卫每日都要看看这些鱼是否活蹦乱跳。

    这几日,蓄水池那边没有任何异常情况,所以大室正认为水源不会有问题,但现在,心中不安正在扩大,他不去亲眼看看不行。

    走着走着,大室正又咳嗽起来,而他的随从也大多如此。

    一行人来到蓄水池边,大室正一边咳嗽,一边看着水池里慢悠悠游动的几尾鱼,不由得心生疑惑:水源没问题,那为何许多人都咳嗽起来?

    盯着这些鱼,大室正思索片刻,随即让人将鱼捞起来,随后发现这些鱼虽然活着,却一个个病恹恹的。

    仔细一看,却见鱼鳃腐烂,散发阵阵腥臭味。

    这些鱼活着,却都病了,毫无疑问,水有问题。

    大室正心中不安越来越大,命人在清澈见底的蓄水池里搜查,搜了一会,摸出几个不起眼的石块。

    这些石块之所以被特地摸出来,是因为分量轻又有小洞,出水后放到鼻子边一闻,可以闻到轻微的腐臭味。

    砸烂之后,可以看到这些所谓“石块”是中空,内腔有许多微臭的絮状物。

    这东西,明显不是蓄水池原有之物,而水质因为这些东西的存在,而变得有“毒”。

    这种毒不会毒死人或鱼,却能让人和鱼生病。

    鱼生病,鱼鳃有问题,人生病,肺有问题,所以不停咳嗽,而这些东西,应该是城里周军内应偷偷扔进水池的,因为看上去像石头,所以不起眼。

    然而这些东西沉在水池底部,不停的放毒,不知不觉中,许多人直接喝下有毒的池水。

    周军断了城外水源,却不急着进攻,就是在等城中军民喝投了毒的泉水后发病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大室正气得咬牙切齿:“蓄水池里的水放空!只许喝泉眼里流出的泉水!”

    “马上去。。。咳咳咳咳。。。马上去查!这几日接近过蓄水池的人,全都带。。。咳咳咳。。。带过来!”

    大室正咳嗽着,心中不住自己给自己打气:没事的,这么大的池子,这么点毒,那么多人分着喝,无非就是咳嗽咳嗽罢了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