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二十七章 蛙与蛇

    上午,平壤远郊,蛇水河畔,一支人数众多的队伍正在向西南方向前进,随行士兵发型俱为“髡发”,即所谓“髡兵”,而大量身着布衣的男女,则是被“髡兵”掳来的高句丽百姓。

    这些百姓按男女分开,反绑双手,各自由长绳所缚,低头走着,又有体力不支的幼童被人绑着手,坐在满载财物的大车上,随着队伍前进。

    在高句丽百姓眼中,这些“短毛”比强盗还要凶残,打家劫舍之后还要把人都抓走,此时行走在蛇水河畔的百姓,各个面色灰败,他们不知接下来自己要被对方带到何处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形势,男女之间势必分开,也不知日后还能相见。

    父亲远远看着自己的女儿、丈夫看着自己的妻子,兄弟远远看着自己的姊妹,心中悲愤,却无力反抗,因为但敢反抗的人,全都被“短毛”杀死了。

    对方抓这么多人并带着上路,看样子是要带去周国,男男女女们一想到凶多吉少的将来,一个个神情黯淡。

    周国对于他们来说太遥远了,是个完全陌生的国家,他们也不知道周国在辽东做了些什么,却能猜到自己的命运即将发生改变:

    被人卖为奴隶,骨肉分离,夫妻再不得相见。

    夏日的阳光洒在身上,许多人却感受不到一丝温暖,有人看看四周,看着这些面目可憎的“短毛”,心中愤懑却不敢表露出来。

    微风中,“短毛”队伍中的旗帜迎风招展,其中一面“蛇纹”旗帜看上去分外显眼,让许多高句丽百姓觉得有些难以理解。

    又让一些有点见识的人感到愤怒。

    蛇吃蛙,所以蛇是蛙的天敌,而对于高句丽百姓来说,蛙是一种吉利的动物,蛙文化,已经融入了高句丽的文化传统之中。

    而高句丽国的起源,就和蛙有关系。

    相传很久以前,还是扶余国的时代,扶余王金蛙有一妃,受日照而孕,产下一卵,此即所谓“感日卵生”。

    卵破之后内有一男婴,骨表英奇,得名“***”。

    此子非金蛙亲生,金蛙却依旧将其养育长大,长大后的***表现出众,诸位兄弟没有一个比得过,于是***受到排挤,被讽为“非人所出,将有异志”,应该早点除掉,免得祸害人间。

    所幸父亲(养父)金蛙没把儿子当野种,留了条命,只是不再重用。

    ***眼见留在国内迟早要完,于是带着亲信出逃,在扶余国南面打下基业,建立国家,定国号为“高句丽”,定国姓为“高”,于是***成了“高***”,为高句丽的第一任君王。

    ***建国后,生母仍在扶余,获扶余王金蛙善待,得以善终、厚葬,***时不时遣使扶余,贡方物,以念扶余王金蛙养育之恩。

    自那以后,蛙就成了高句丽国民的崇拜之物,而蛙崇拜对于高句丽国内的影响很深,日用器具多见蛙纹,譬如建筑上多用蛙纹瓦当。

    而现在,在有见识的百姓看来,“短毛”用蛇纹旗帜,寓意就是“蛇吃蛙”,妄图引得蛇神庇护,在与高句丽军队(蛙)的交战中无往不利。

    如此歹毒的用心,加上凶残的暴行,让被抓的高句丽百姓心中愤懑,但依旧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他们时不时看看四周旷野,心中不住期盼,期盼官军赶紧出现,将他们从“短毛”的魔掌中解救出来,然而盼来盼去,旷野里没什么特别的动静。

    时值正午,阳光渐炽,“短毛”押着百姓在一处小树林休息,顺便吃些干粮、避避日头。

    结果在树荫下这么一休息,“短毛”似乎就不想走了,百姓们当然不希望走,见着“短毛”纳凉纳得正起劲,他们也趁机休息一下,缓一缓。

    这一缓不知缓了多久,劲还没缓过来,不速之客来了。

    旷野里出现的骑兵越来越多,向着树林方向快速接近,数量一开始不过几十骑,很快就上百,之后越来越多,黑压压一片,百姓们已经数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一开始还以为这是“短毛”的帮凶,后来看清这些骑兵打出的旗帜后,一个个不由得激动万分:旗帜之中,有蛙纹旗。

    只有官军才会用蛙纹旗!

    惊变突起,来势汹汹的官军铁骑,喜极而泣的百姓,惊慌失措的“短毛”,树林里瞬间乱起来。

    许多“短毛”想要布置防御,却被奋起拼命的男俘虏扰乱,眼见着势单力薄,“短毛”们纷纷掉头就逃,逃出树林,跳进蛇水,涉水到对岸,上岸后继续逃。

    宛若天兵下凡的高句丽骑兵,分一部下马入林解救百姓,其他人绕开树林,追着溃逃的“短毛”而去。

    高句丽骑兵逾三千,本来肩负拦截、歼灭小股敌军的任务,如今见着这两千人左右的“短毛”溃不成军,把后背留给自己,哪里有不追杀的道理。

    时值夏季,因为多雨所以河水水位大幅上涨,蛇水也不例外,但这处河段多为浅滩,河流变宽,所以即便水位再高,也高不过马腹。

    对于骑兵来说,骑马过河依旧十分方便,速度不会降得太多,而徒步过河的“短毛”,河水至少到其腰部,所以过河速度快不起来。

    更别说过了河之后,对面是一片旷野,仅有零星树林,如此地形上,两条腿又如何跑得过四条腿。

    高声呼喊的高句丽骑兵,紧握长刀,排开宽阔的冲锋队形,追着“短毛”而去,准备肆意践踏、收割首级,他们知道这些“短毛”烧杀抢掠无恶不作,将许多地方的村落夷为平地,实在是该死、

    眼见着“短毛”们就要倒大霉,身处树林里的百姓欢呼雀跃,然而满面笑容很快就凝固,变成了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过河的骑兵,忽然一个个连人带马栽倒河中,不是很深的河流,人和马倒下之后竟然再也站不起来。

    大量过河的骑兵,就这么倒在河流之中,而即将过河或者刚上岸的骑兵,连人带马全都身体抽搐着倒下。

    似乎河里有东西施展妖术,让所有在河里、河边的骑兵全都栽倒。

    异变突起,许多高句丽骑兵还没回过神,就这么栽倒河中,而随后过来的骑兵同样没回过神,就一个个随着四肢瘫软的战马倒地。

    数千骑兵,瞬间就有大半在渡河时坠马,折在蛇水边。

    如此诡异的一幕,让林中百姓看得面色惨白,随后他们惊恐的发现,那些溃逃的“短毛”,转过身反扑,与此同时,河对岸远处树林里又冲出许多骑兵,向着这边快速接近。

    许多人见着此情此景,心中大惊:那一定是“短毛”的骑兵,如同蛇一般在此等候猎物多时了!

    但是,但是河里有妖术,你们怎么过得来?

    百姓们如是想,随后惊恐的看着“短毛”骑兵渡河,安然无恙的上岸,砍杀毫无招架之力的坠马官兵,追杀着那些尚未倒霉的骑兵,丝毫不受影响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许多人想不明白,但不约而同拔腿往外跑,试图逃离“短毛”的魔掌,然而两条腿哪里跑得过四条腿,很快,刚脱离魔掌的百姓再度落入魔掌之中。

    他们见着对方打出的蛇纹旗,又想起这条河的名字,不由得面如白纸。

    蛇水。。。蛇,吃青蛙,蛇克蛙啊!

    这,这是真的啊?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