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一十九章 鸟人?

    “哎哟,前日我可是看得真真切切,一根根银条,垒成一道道银墙,阳光那么一照。。。啧啧,我被白光晃得差点睁不开眼了!”

    “那那那。。。那你如何抽不中唉?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抽中啊,可你想想,两千个名额,两万多人去争,差不多十一个人中一个,一成不到的几率,哪里是那么好中的?”

    “十一个中一个。。。哎。。。果然人很多啊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?这次不中,就只能等下一次了。”

    “下一次什么时候?有准信么?”

    “没呢,再怎么着也得一个月后吧。。。。只能等。。。”

    酒肆里,几名商人正在聊天,聊的是近日最为热门的话题:白银交易所出售白银,二十万两白银半天之内销售一空。

    参与此次白银销售的人有两万多,这还是赶在登记之日截止前办完手续的人,还有很多人因为收到消息迟了,没能赶上登记,于是和抽号失之交臂。

    抽号那日的盛况,已经由参与者们传出来,而那一道道散发着光芒的银墙,成了众人津津乐道的风景。

    有幸参加抽号的梁均,向好友们说着自己那日的经历,而他未能成为两千人之一,其他人对此颇为惋惜,毕竟白花花的银子谁也不会嫌多,有机会是一定要买的。

    大家在惋惜,而口中不住感慨的梁均心中却窃喜,实际上他算是抽中了,买了三百两的白银,只是财不露白,他经商多年,知道如何低调行事。

    广陵白银交易所的交易规则很公平,但实际上却开了个后门,只要脑子不是太蠢的人,就能利用这个后门增加自己被抽中的几率,梁均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他派出二十个人,每个人携带一贯金银陌钱到交易所登记,获得参加抽号资格。

    而他自己,也亲自上阵,所以他一共有二十一人参与抽号,抽中三个号,三百两白银到手,只是他自己运气不好,没能被抽中。

    这也好,毕竟如此一来,就没人知道他有白银入手,也就不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如此手段,梁均能想到,别人肯定也能想到,而比他财大气粗的人多了去,真要布局,说不得弄出上百人来参加抽号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是必然会出现的,但参与的人越多,中选几率就越低,反正不管最后谁买了白银,对交易所来说没区别,朝廷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该占的便宜占了,又推销了金银陌钱,朝廷的用意,大家看得清清楚楚,但看在白花花的银子份上,对这种阳谋也就捏着鼻子认了,一笑了之。

    此时,梁均就对自己“痛失”机会一笑了之,随后和友人商量起商机。

    广陵城里有很多商机,想发财不算难,难就难在如何抓住商机,梁均做了多年买卖,自诩见过无数大风大浪,但此时的广陵已非从前的广陵,竞争激烈许多。

    如何在激烈的竞争中找到一线商机,这让梁均茶饭不思,他思来想去,想到一个门路,奈何财力不足,需要找人合伙。

    友人们对于梁均居然会“财力不足”感到奇怪,而他们听得梁均透露的商机,更是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梁均寻觅到的商机,是卖纸。

    卖纸,如今也是不错的生财门道,产自长江中游地区的竹纸,物美价廉,不仅畅销各地,还远销岭表交广,甚至卖到海东各国和南洋诸国。

    这些纸中,尤以产自黄州的竹纸最为闻名,而汉沔地区、洞庭湖地区、彭蠡湖地区出产的竹纸,其造纸工艺便源自黄州,所以名声也渐渐打响。

    正是有了黄州的造纸业、出版业、印刷业牵头,让纸张、书籍、印刷品成了一种薄利多销的商品,而若是运往海外,竟然成了暴利的商品。

    对此,在座众人都有所了解,而梁均提出的商机,实际上是“特别定制”。

    特别定制是什么?

    就是根据买家的要求,在商品上绘制指定的图案,如此一来,铜可以卖出金价。

    譬如浮梁的瓷器,本来就广受海商追捧,远销极西之地的波斯等国,供不应求,而浮梁的瓷窑,根据海商的要求,在烧制瓷器时,连带着将约定的图案烧好,售价就蹭蹭蹭往上涨。

    再具体点,波斯国的海商,为国内贵族定制瓷器,这些瓷器必须按照那贵族的喜好来绘制花纹、图案、画像,甚至绘上家族的标志。

    这样“定制”的瓷器是独一无二的,所以买家愿意多花一倍甚至数倍的钱来买。

    同理,丝绸、布匹、锦缎等纺织品,如果能够按照买家的要求,绘制(绣)特定的图案、纹路,成本不会增加多少,但售价却会大幅上涨。

    这种特别定制的贸易形式,是在南洋贸易公司的牵头下得以实现,公司为海商和中原作坊主牵线搭桥,让海商能够“定制”特别的商品,大家一起赚更多的钱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瓷器、玻璃器皿、纺织品能来个“特别定制”,纸张、印刷品也同样如此。

    还是以波斯国为例,波斯国的国教,即中原所说“祆教”,波斯国内上至王公贵族,下至黎民百姓,大都信仰祆教,日常生活中,要用到许多宗教用品。

    宗教用品,必然要有特定的宗教符号、图案,若中原的印刷品,能按照波斯国内的需求,直接在纸上印刷精美的各类图案,那么这样的印刷品,在波斯必然能卖出好价钱。

    再或者,用波斯文印刷波斯国内的典籍,经过如此“定制”,同样的用纸量,却能获得更高的利润。

    针对波斯国情出售的印刷品可以如此,针对天竺诸国国情出售的印刷品也可以这般,而这种“特别定制”,正是南洋贸易公司即将大力发展的贸易形式。

    大家听着梁均的分析,不由得目瞪口呆,他们之中许多人,做了那么多年的买卖,从没想过纸张还能这么卖。

    和万里之外的买家搞“特别定制”,这事情到底靠不靠谱?

    “如今海贸大兴,这买卖日后必然大火,只是先期投入不小,梁某囊中羞涩,所以想看看大家是否有意合伙。。。”

    梁均刚说完,便有人发问:“梁兄,这种买卖,南洋贸易公司那边会提供。。提供那什么创业支持么?“

    “会,但资金自筹,梁某可以找柜坊贷款,只是觉得大家如此交情,还不如一起发财,何苦让外人赚了利息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这种印刷品,也就是卖给波斯国的印刷品,可有实物?”

    “有的,南洋贸易公司已经和波斯海商进行过几次这种‘特别定制’买卖,我前几日从他们那里拿来了几张印刷品。。。来来来,大家看看。”

    梁均将早已准备好的几张印刷品分发下去,有人看着自己拿到的印刷品,见其上画着(印着)一个长翅膀的人,不由得脱口而出:“这是什么?鸟人?”

    梁均闻言哭笑不得:“鸟人?哎哟程兄啊,你莫要乱讲话,这不是鸟人,是祆教的标志,具体名称是什么,我记不住,太拗口。”

    见着对方一头雾水的样子,他随后追问:“程兄,你不知祆教?”

    “不知。”

    “哎,算了,你不知道不要紧,千万记着,莫要在胡人面前,说这图案是鸟人。”

    那人似懂非懂:“此是何故?”

    “胡人大多信祆教,譬如粟特胡,你是知道的,粟特胡商到处都是,日后和他们打交道,真的别把这图案说成鸟人,轻则买卖泡汤,重则有血光之灾。”

    “喔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大家点点头,看着手中印刷品,感受着上面的异国风情,不由得对梁均的提议动了心。

    正议论间,忽然听得窗外街道上喧嚣起来,似乎有什么消息传来。

    有人转出去,片刻后回来,说出了打听回来的消息:“据说有波斯国的使者扬帆万里抵达广州,如今乘坐南洋贸易公司的船抵达广陵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个消息,房内众人议论起来:“波斯国的使者?真的假的,皇朝似乎一直未和那波斯国有来往啊?”

    “据说,以前有海外番商假冒国使,到建康进贡方物,建康的天子见着番邦遣使来朝,当然高兴,于是赏赐金银财宝无数。。。。”梁均说着说着,声音渐渐变小。

    “怕就怕,是什么鸟人冒充波斯国使,来中原骗吃骗喝。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面面相觑:“这不能够吧。。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