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一十一章 食用方式

    一望无际的菜田,绽放着无数花朵,将一片碧绿色染上金黄,远远看去十分漂亮,花团锦簇之中,宇文温慢慢跑着,手中长长细线的另一端,是高高飞在天上的蜈蚣。

    那是蜈蚣状的风筝,长度超过五丈,做工精良,栩栩如生。

    春风吹拂,蜈蚣越飞越高,宛若渡劫成功的妖兽,即将飞升天界。

    又有一些巨大的燕子、苍鹰、紧紧跟在蜈蚣左右,似乎是要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妖兽啄下,亦或是随同对方一起飞上九天。

    欢声笑语之中,宇文温和家人一起放风筝,因为许多小家伙力气小,所以都是各自的母亲效劳,在这花的海洋里,身着五彩斑斓衣裙的妃嫔们走动着,宛若翩翩起舞的蝴蝶,为春风吹拂的大地平添一分靓丽点缀。

    巡游至此的宇文温,处理事务之余,和家眷们一起春游,在这恰逢其时的油菜田里放风筝,顺便欣赏油菜花开的美丽景色。

    花好景好人更好,如果可以的话,宇文温真想用相机将这美妙的时刻保存下来,作为一辈子的美好回忆。

    然而这只是奢望,他没有丝毫能力“发明”照相机,若是靠素描,也无法将此情此景及时“定格”,所以他只能靠着双眼,将快乐时光保留下来。。

    他将手中的风筝线交给大宦官李三九,让对方接着放风筝,自己停下脚步,双手叉腰,看着妻儿们在花田之间的小道上嬉戏,想要将这情景印在脑海里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妇女的着装,是衫裙形制,一般是大袖衣加长裙,亦或是窄袖衣加裲裆及长裙,然后梳着各式各样的发髻,肩上搭着帔帛,看上去倒也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问题在于,长裙的腰带一般都是提高到胸口,系在腋下,如此着装,让宇文温不禁想起一个场景。

    把腰带提到胸口。。。

    每念及此,宇文温总觉得不自在,所以他对自己女人的着装有要求,首要一条就是不得把腰带提到胸口!

    然而这种要求太过独特,真要这么实行,他的女人们就成了奇装异服的“祸国妖妃”,平白无故被人诟病,于是宇文温折腾了一段时间后妥协了,选择让自己的女人们按照传统服饰来着装。

    传统服饰当然就是汉服,深衣、袄裙、曲裾、直裾,那是两汉、魏晋风范,而宇文温改进的服饰,是大明风样式,譬如半臂褙子。

    具体样式,当然是靠杨济来“还原”。

    正如这个时代已经偏离了原本的历史轨迹那样,这个时代女子的着装,因为宇文温的介入,以及皇后、妃嫔的“以身作则”,女装也渐渐有了偏差。

    “隋唐风”的齐胸女装依旧存在,但新样式的女装也渐渐多起来,形成了新的“大周风”。

    当然,最符合宇文温审美观的女装,是“现代”女性的衣着,然而那是不可能推广的,所以宇文温只能来个“私人订制”,让后妃们在和自己独处时穿着。

    看着放风筝的尉迟明月从眼前经过,宇文温一愣,瘦身成功的美人,诱惑力可是暴涨,让他想起对方那披肩长发、身着白衬衣、包臀短裙、长筒袜、高跟鞋的模样,一时间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各种美妙的服装,让他的女人们有了更丰富的“食用方式”,后果就是“压榨”得厉害,宇文温现在应付“六级压榨”还行,却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担心自己岁数上来之后,还顶不顶得住如狼似虎的后宫。

    见着儿女们就在周边,他赶紧收回思绪,看着身边的油菜花,不由得伸手摘了一朵。

    油菜,有个很好听的名字“芸薹”,古来有之,但最初的食用方式是吃叶子,就和白菜的食用方式那样。

    把芸薹当做白菜来吃,如此食用方式,宇文温认为有些买椟还珠了,所以必须让芸薹“恢复”原来的身份。

    芸薹的种子拿来榨油,那就是植物油,只有增加植物油的含量,才能有效推进中原烹饪技术及各地美食的发展,与此同时,改善百姓的生活,顺便创造新的农业经济增长点。

    这是宇文温的规划,历经多年终于实现了芸薹的大规模商业化种植,让芸薹由食用蔬菜变成了榨油植物“油菜”,让那些因为粮价低而收入锐减的农户,有了发家致富的选择。

    也让食用油渐渐普及开来。

    食用油,分动物油、植物油,常见的动物油是猪油,常见的植物油是芝麻油,但对于这个时代的许多普通人来说,食用油是奢侈品,价格太高,消费不起。

    而动物油比起植物油来说,较为容易获得,毕竟家禽家畜身上多少都有些脂肪,可以拿来熬油,但即便如此,还是有许多人一年到头都吃不到多少油。

    油的摄入量不足,身体素质就不行,打仗也好,干农活也罢,效率就上不来,宇文温决定提高国民身体素质,所以要对食用油做文章。

    让食用油的价格降下来,大规模养猪是其一,但养猪有诸多局限性,于是大规模种植油菜,让植物油的价格降下来,是件一举多得的好事。

    大面积种植的油菜,搭配水力榨油机,让食用油有了一个新的可靠来源,正如汉沔地区农田大幅增加导致粮价下降那样,大规模的油菜种植,让食用油的油价暴跌。

    看着手中的油菜花,宇文温信心十足,他已经发动了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,在这场战争中,那些冥顽不灵的敌人,必然落得“兵败身亡”的下场。

    敌人是谁上至世家门阀,大大小小的士族,下至有武断乡曲的强宗著姓。

    世家门阀的经济基础,就是自给自足的庄园经济,那些天生贵种们,靠着土地上的粮食、果蔬、丝麻,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。

    粮食和布帛,千年以来就是硬通货,大小世家门阀靠着庞大的田庄,豢养无数私兵、部曲,让大量农民变成他们名下佃农,形成牢固的人身依附关系。

    坐拥千顷良田、无数僮仆的世家门阀、强宗著姓们,经济实力雄厚,却不需要向朝廷缴纳田租、户调及身庸。

    而随着土地兼并的日益严重,其后果就是国家税收锐减,一连串问题随后产生,然而当一个王朝轰然倒下,新的王朝建立,皇帝换了人,世家还是那些世家。

    这样的状况必须改变,却很难改变。

    对于宇文温来说,世家门阀的“食用方式”有很多种,但基本上都不靠谱,花费时间又长。

    靠科举,根本就挖不断世家门阀的根,因为世家子弟根本就不怕考试;靠武力,即便成功,旧的世家门阀消失,依旧会有新的世家门阀出现。

    所以,只有让对方的经济基础垮塌,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自魏晋以来的门阀政治顽疾,因为正是东汉以来经济的发展、庄园经济的出现,才有了世家门阀的成长、壮大空间。

    如今要治本,还得从经济基础上下手,只有让庄园经济破产,世家门阀才会离开政治舞台。

    这是宇文温的结论,所以即便要为此努力数十年,他也要做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一切进展顺利。

    粮价、布价逐年下滑,比起十年前可谓是被人“腰斩”,战争已经开始了,而那些沉浸在庄园经济美梦之中的人们,即便发现情况不对,也已经为时晚矣。

    “啊,你在笑什么”

    突兀的声音响起,宇文温转头一看,却是白鹦鹉“一撮毛”落在他肩膀上说话。

    “去,自己一边玩去。”

    “拜拜!”

    一撮毛飞走,宇文温看着这鸟儿的身影,又看看手中的油菜花,笑起来。

    你们想转型种油菜花盈利呵呵,那得先有门路把榨出来的菜油不亏本卖出去再说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