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零二章 魔军(续)

    清晨,一队队周军骑兵先后向一座寂静的营地靠近,这座高句丽的营寨里驻扎着不下两万人马,若是寻常就不可能轻易靠近,然而现在周军骑兵来到大开的营门前,深吸一口气,策马而入。

    营内已经有些许周兵在巡视,这些人作为先锋,先确认营中没有问题,才让后续兵马进来。

    入营的将士们随后看到了一副令人毛骨悚然的情景。

    地狱的情景是什么样的?

    杨玄感对于这个问题一直很感兴趣,当然他不是嗜血恶鬼,想要制造人间地狱,只是对于僧人们描绘的地狱情景十分好奇。

    现在,他知道了,看着眼前满地尸体,虽然算是战场景象,但杨玄感却觉得后背凉飕飕的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和其他士兵一样,身处高句丽大营内,这座大营有两万余人,现在,除了可能逃脱的极少部分人,其他大部分人都死了。

    就到在地上,尸体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战场,本来就是尸横遍野,杨玄感不会怕那种遍地尸骸、到处都是残肢断臂的战场,但眼前情景却不一样。

    这些死者,四肢健全,甚至身上没有一处明显的伤痕,没有血流成河,没有残肢断臂堆积如山,也不是被烧焦的尸体,却全都死相恐怖。

    一个个铁青着脸,以各种奇奇怪怪的姿势倒在各处,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杨玄感觉得这些人的死状,仿佛溺毙之人那样。

    仿佛整座军营是忽然被水淹没,里面的人来不及出逃,然后就被大水覆盖、活活淹死,所以才有了现在的这幅惨状,让人看了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但不可能有大水淹没营寨,这里地势颇高,即便发大水也不可能淹到,但死者却是一副溺毙的模样,杨玄感漫步其间,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何为人间地狱。

    此时,有许多周兵在处理尸体,首先要收集满地掉落的兵器,然后将死者身上穿着的铠甲、兜鍪剥下来,因为死者姿势夸张,加上尸体僵硬,所以这活做起来可不轻松。

    弯曲、僵硬的四肢,使得铠甲不可能被他人用正常的方式脱下,于是士兵们用上了斧头、锯子,将一具具尸体肢解。

    看着士兵们在剥铠甲,杨玄感仿佛看见地狱里小鬼们在给死者剥皮,又砍下四肢,准备扔到釜里煮,听着那让人头皮发麻的“剁肉”、“锯骨”声,他只觉得全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    现在是上午,无雪,多云,阳光从云缝里漏下,洒在大地上,但杨玄感只觉这军营里阴气森森,看着一个个死状恐怖的死者,总觉得下一刻这些死者就会化身溺死鬼,跳起来抱着活人啃。

    杨玄感干咳几声,转到一处地方,在那里,刚入营没多久的行军总管宇文维翰正在发呆,面色有些不善。

    见着杨玄感来了,宇文维翰勉强的笑了笑,随后看着眼前一片死尸,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杨玄感知道这位面色不善不是心情不好,而是被形如地狱的场景吓到了,不过好歹没吐,倒也算是有些胆色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可不能轻易说话,否则一旦说错话让对方以为自己有讽刺之意,日后怕是没好果子吃,杨玄感不会犯这种错误,所以简单汇报了一下情况,赶紧随便揽了一件事情上身,马上开溜。

    只是一个晚上,这支两万多兵力的高句丽军队就完蛋了,那就意味着安市城在接下来一段时间里没了外援。

    主动权又回到了己方手中,接下来是否要试着攻城,还得大家仔细议论一下,不过杨玄感的关注点,还是在那只神秘军队上。

    对方的神通,其威力他已经亲眼看见了,然而对方的神通到底是什么,却不得而知,只能靠猜。

    种种迹象表明,对方的神通是毒烟,需要迂回绕道敌营上风向施放,还得下风向数里外的己方兵马离开营地躲避,免得被毒烟祸及。

    这种毒烟能让人痛苦的死去,却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天子的手段之多,让人无法生起任何别样心思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杨玄感不由想起父亲的话来。

    父亲说过,当今天子擅长军械制作,十余年来的赫赫战功,恐怕和那些奇奇怪怪的军械脱不了干系,除非对方自己失心疯出昏招,否则不可能有人能够在战场上击败对方。

    若有谁不自量力,搞宫变也罢,叛乱也好,在天子手里那些奇奇怪怪军械面前,必然落得失败下场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杨玄感叹了口气,这些年来,他隐隐约约听到一些风声,知道有些人对于天子立尉迟氏为后、以尉迟氏所出皇子为太子一事颇有微词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许多人害怕尉迟皇后秋后算账,为娘家人报仇,又担心尉迟太子继位后,给母族平反。

    暗地里有一股废后的舆论在涌动,却一直未见成形。

    其中缘由,杨玄感现在算是明白了,当今天子手段甚多,没人敢触逆鳞,不敢妄议废后。

    所以他家可不能掺和这种事情,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又过一日,清晨,安市城守军发现城外渐渐有大军集结,看样子周军已经准备就绪要攻城,他们纷纷做好战斗准备,要给来犯之敌迎头痛击。

    安市城城墙坚固,城防设施一应俱全,驻军不下三万,又有许多百姓可以协助守城,城中粮草充足,箭矢、滚木礌石也很多,所以不怕周军来攻。

    昨日,城外友军大营沦陷,似乎全军覆没,虽然安市城守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却没打算投降,这支周军兵力和他们相当,所以没什么好怕的。

    然而随着时间流逝,安市城守军渐渐地发现似乎哪里不对劲,因为此时城外周军没有准备攻城器械。

    既没有冲车,更没有大量楯车,云梯倒是有,却不算多,那种能够不停抛射石块的投石机也没见竖起来。

    如果说周军要堆土攻城,却没见丝毫端倪,安市城守军们对此觉得很纳闷。

    对方的兵力,大概也是三、四万左右,实际上兵力不占优,想要靠着一比一的兵力对比就强行攻城,简直是有些狂妄自大。

    安市城守军不出击,不是怕了对方,而是因为要求稳,以守城为第一要务。

    现在对方开始攻城,必然是有所依仗,所以是新的援军抵达了?

    很有可能,但安市城守军不怕,即便周军兵力十倍于他们,他们也有信心守住城池。

    这两年来,周军袭扰辽东,数次兵临安市城下,却没有展开像样的进攻,想来对方也知道急切间攻不破安市城,并且就算攻下了也守不住,所以只是破坏城外农田,待得秋天即将结束便撤军归。

    现在,对方即便强攻,也一样攻不破。

    城中军民对此很有信心,然而当他们看到城北郊外上空出现的一个个巨大脑袋,再也无法淡定了。

    一个个巨大的脑袋,瞪着血红的双眼,张开血盆大口,伴随着北风,提着一个个火盆,向安市城飞来,虽然速度缓慢,但却能看得出这些大脑袋渐渐向城池靠近。

    匪夷所思的情景,让安市城守军将士脑袋一片空白,只道传说中的妖魔鬼怪现世,为周人所驱使,成为攻城掠地的魔军,即将对安市城大开杀戒。

    许多高句丽士兵吓得双腿一软跪在地上,不住向着空中飘来的妖魔鬼怪磕头,试图乞求对方放过自己。

    锣鼓声起,又有无数高句丽士兵聚集城头、箭楼,弯弓搭箭,要对即将扑来的魔军进行反击。

    北风吹拂,冰凉刺骨,然而安市城内随后绽放的火焰,让空气变得灼热起来。

    对安市城实行“轰炸”的热气球编队,借助北风飞临城池上空,成功将这座坚城点燃,无数人在烈焰中奔走哀嚎,呼声撕心裂肺,让整座城池宛若人间地狱。

    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