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章 琢磨

    夜,安市城外高句丽军大营,主帅高进正在琢磨敌情,此次周军突然袭击,打得他们一个措手不及,没有人想到对方居然在年初就从海上来袭,要知道这时沿海海域大多已经结冰了。

    但高进不得不承认,周军选择的时机不错,不仅赶在高句丽军队反应过来前,在辽河入海口处筑城成功,还让主力军队顺利登陆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真的打乱了他们的布局。

    因为事发突然,所以高句丽无法在短时间内集结各地驻军迎战,更不可能召集靺鞨各部兵马助战,所以当周军逼近安市城时,只能靠辽东城的驻军派出援军南下增援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身为客军的周军在兵力对比上就不会太吃亏,所以胆子也大了些,两路出击,一路进犯安市城,一路进犯安市城以南、辽口东南面的建安城。

    现在,高进不知道建安城的情况如何,但根据周军的攻坚能力,以及此次来势汹汹的样子,他觉得失去了安市城援兵救援的建安城,可能撑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去年建安城就沦陷过,周军烧杀抢掠之后弃城而走,高句丽随后收复空城并加强戒备,但在没有援兵的情况下,高进对于建安城能撑多久没有信心。

    收起思绪,高进将注意力转到当前敌人这里来,他对这股周军的实际作战意图感到十分困惑,因为对方与其说是攻打安市城,还不如说是为了吸引己方的兵力而孤军深入。

    这种做法,大概是想“围城打援”,将急匆匆赶来的援兵歼灭,然后再对安市城展开进攻。

    但高进不清楚对方为何有如此信心,有信心在兵力不占优的情况下,那么有把握把他们打败。

    他麾下步骑两万多,一半是骑兵,所以一旦战事不利,随时可以后撤,然后不远不近的粘着对方,让其无法施展开来进攻安市城。

    这种道理,他不相信敌军主帅不明白,然而对方却以孤军直击安市城,如果说是为了掩护另一支周军进攻建安城,这也太不值得了。

    强行突破冰结的海域登陆,这种行为本身就很冒险,一旦发生意外,船队很可能有很大伤亡,而且万一登陆不顺,先锋登陆后主力上不来,那么这些先锋队伍就别想活着回去。

    所以高进对周军的行为百思不得其解,他思来想去,只能做出一个大胆假设:周军的真正主力很可能随后经由营州东进,走陆路进攻辽东。

    那么眼前这只军队只是前锋,负责打乱他们的布局,在辽水东岸安营扎寨,以便接应随后而来的大军。

    这很有可能,所以高进向平壤派遣使者,向大王提个醒。

    越过上级,直接向大王通消息,这种行为实际上不好,但作为旁支宗室,高进有这个资格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高进有些烦躁,如今国内权臣当道,掌握大权的渊氏家族已经尾大不掉,如何处理和权臣、莫离支(高句丽官官职,等同于中原丞相)渊子游的关系,是大王一直很头痛的问题。

    而之前大王亲自率军进攻周国营州地区,本来想着立威,结果接连吃了败仗,只能灰溜溜撤军,让权臣一系官员看了笑话,政局变得愈发复杂起来。

    作为宗室,高进当然希望大王的权力更稳固,但又不敢得罪莫离支渊子游,所以他只能小心行事。

    大王之前的出击,引来了周国的报复,本来高进等宗室就不太支持大王主动挑衅周国,但这是高句丽和突厥的约定,这场仗不打不行。

    突厥那边是希望以和高句丽联合对敌的方式,对周国来个东西夹击,这个设想不错,但如今看来,效果不行。

    现在,突厥在和周国的直接交战中被打得大败,而周国尚有余力腾出手来袭扰辽东,这让高进愈发担心,担心这个大国一旦真的派出大军来犯,辽东能不能撑下去。

    对方已经占据了辽东半岛南端,明显是要借助海路来实行辽东作战,面对这么一个咄咄逼人的强敌,高句丽应对起来会很吃力。

    周军主力没来,却有偏师不断骚扰,这几年下来,辽东军民叫苦不迭,对方再这么骚扰下去,对于高句丽的国力消耗很大。

    若这么耗上几年,国家会吃不消的。

    高进看得出对方的意图,也知道大王和莫离支必然能看出这种意图,但大家却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周国的皇帝似乎已经下定决心,不接受高句丽的请罪,一定要打辽东的主意,如此,高句丽只能奉陪到底。

    高进可不想大王妥协,因为辽东决不能丢,否则不仅无法对国人交代,也无法面对咄咄逼人的莫离支,但己方却没有太好的办法,应对周国自海而来的不断骚扰。

    高进是旁支宗室,所以地位不是太高,也不是辽东地区的最高决策者,只能尽心尽力打仗,为国分忧。

    所以,为了稳妥起见,他不打算贸然和来犯周军决战,决定和安市城守军互为犄角,与这支周军对峙,慢慢试探,弄清楚对方实力再说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了后续南下的援军争取时间,待得第二拨援军抵达,兵力优势进一步扩大,到那时再决战也不迟。

    高进正琢磨间,忽然听着外面传来喧嚣声,似乎是有人敲锣打鼓并吹响号角,听其动静似乎是从营地外传来的。

    他披上披风,走出帐外,却见南面敌营方向有火光闪烁,不一会部将来报,说发现南面敌营鼓声大作,看动静似乎是敌军要出战。

    “出战?他们若要搞夜袭,就该偷偷摸摸出击,哪有偷儿行窃还敲锣打鼓的?”高进很快做出了判断,却不敢掉以轻心:

    “马上安排兵马提防,不需要所有人都起来,轮换着来,轮流休息。”

    高进虽然不认为周军是真的夜袭,但该做的布置也得做,他看着南面夜空,听着那锣鼓声,忽然想到一个可能。

    对方恐怕是要撤军,所以搞出这样的动静,让他们缩在营地里严加防范,于是周军才好开溜。

    这不是没有可能,若是真的,现在出击,搞不好会打得周军伤亡惨重。

    高进如是想,激动起来,他若是能一战打得周军落花流水,那么安市城面临的威胁由此消失不说,他还能立刻挥师南下,去救援建安城。

    他原地来回走动了几下,越想越激动,正要下令,却忽然定住了。

    若周军设下计中计,装作虚张声势要逃跑的样子,故意引诱他派兵出击,那么。。。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高进宛若被人当头泼了一盆冷水,从头冷到脚,渐渐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又看向南面夜空,高进还是决定按兵不动,小心守着营寨,不能轻易派兵出击,一切,都到天亮了再说。

    他的首要之务,是消除安市城面临的危险,而不是和敌军决战,两万兵马只要安然无恙,安市城就安然无恙,若是出了什么纰漏,敌军可能就要直接攻城了。

    所以高进觉得若周军真的打算趁夜逃跑,那就让对方跑,自己求稳为上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