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九十六章 春雷(续)

    

    辽东湾,北风呼啸、海面冰结,数艘硬帆海船桨帆并用,在尚未冻结成块的海域勉强逆风航行,于漂着浮冰的海面上绕来绕去,尽可能躲避海面上的大块浮冰。

    然而对于庞大的海船来说,这样的航行太困难了,眼见着越靠向冰结的海面,那些大块的浮冰越来越多,海船渐渐收帆停下,漂浮在浮冰区域边缘。

    其中一艘海船放下小船,以之为先锋,勘察浮冰海域可能存在的安全航道。

    船员划着小船继续向冰结的海面靠近,包着铁皮的船壳不断和浮冰发生碰撞,发出让人听了心惊胆颤的撞击声。

    寻常的木船若是和浮冰相撞,很容易被撞出破口,然后大量冰冷的海水会灌入船舱,这对于海船及船上人员来说很危险,即便船只包着铁皮,也不能肆无忌惮和浮冰硬磕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进入冰结海域,厚厚的冰面上却有人恭候多时,在这些人的指挥下,小船顺利靠泊在浮冰上,结束了一次有惊无险的旅程。

    这些候在浮冰上的人们,当然不是凭空变出来的,他们是前方大海岛驻军士兵,如今海岛周边海域封冻,冰层厚的地方超过一尺,所以他们可以踏冰而行,离开海岛,“走”在海面上。

    这座大海岛,因为岛上有桃树而得名“桃花岛”,位于辽东湾西侧,海岛距离西侧辽西海岸线大概二十余里,是辽东湾第一大岛。

    桃花岛有海湾,名为桃花浦,是辽东湾内航线上的重要中转港,因为桃花岛位置十分重要,故而朝廷为其正式命名,名为“觉华岛”。

    周国在觉华岛上修建城池、海港并设有驻军及水师,以此作为中转港,支撑对辽东的军事行动,也作为营州与辽东半岛以及莱州海路交通线上的重要港口。

    现在,觉华岛就要派上大用场了。

    觉华岛驻军早已经准备好了趸船,当冬天来临之时,将许多趸船通过铁锚固定在海岛东面海域,相互间又用铁链串起来,形成一长串“船链”。

    待得入冬之后海面冻结,这些趸船就成了冰面上的栈桥支点。

    此时,觉华岛驻军已经忙碌起来,他们以海岛为起点,将事先准备好的建材将一个个趸船连接起来,形成一个延伸向东面海域的栈桥。

    自辽东半岛南端旅顺起航的海船,将搭载着兵马渡海北上,在觉华岛海域停泊以做中转,伺机前往辽东湾东北部登陆,开始作战行动,在这个海面冰封的时节,给高句丽辽东驻军一个惊喜。

    在冰期从海路出击,这是一个大胆的战法,经过多年布局,不断的演练,如今经过多方努力终于顺利开展,觉华岛已经做好了准备,渡海而来的船队也开始了靠泊作业。

    海面上,又有小船沿着铁皮船的航迹而来,船尾拖曳着长绳,绳子上捆着一个个浮标,这些浮标串联在长绳上,各自插着红色小旗,在一片雪白的浮冰海域上分外显眼,勾勒出一条相对安全的航道。

    徘徊在外海的海船,陆续沿着这条临时划出来的航道靠近冰结的海面,最后顺利靠泊冰面,然后相互间用铁索、木板连接起来,变成一座简易的木制浮岛。

    自觉华岛而起的栈桥,慢慢向这座浮岛靠近,而南面海域,渐渐现出大量帆影,那是自旅顺启程的船队,直接横跨大海北上,即将抵达觉华岛海域。

    凛冽的北风中,无数硬帆海船逆风行驶,桨帆并用,走着之字形航迹向“浮岛”靠近,宛若过江之卿,密密麻麻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临近破晓,四处依旧黑暗,北风吹拂下,一望无际的海面,如今已冻结成冰,但这冰面并不平滑,一**冻结的海浪及浮冰不断叠加,使得冻结的海面到处都是起伏的冰堆,坑坑洼洼。

    喘息声中,一辆辆狗拉雪橇车正在冰结的海面上疾驰,一只只长毛狗拖着身后雪橇,在起伏不定的冰面左右腾挪,拖着身后雪橇车巧妙的绕过重重障碍,向着远处的海岸线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每一辆雪橇车上都坐着几名士兵,他们外穿厚厚的带帽棉帔风,内着用料十足、御寒效果颇佳的布面甲,身上携带弓箭、环首刀、冰镐等武器,驾驭着狗儿向前跑。

    辽东沿海地区的海面每到冬季就会冰结,要到来年二月才会渐渐解冻,而海对面的莱州海域亦是如此,所以隶属于北洋贸易公司的“髡军”,专门抽调人手编练“雪橇队”,练习如何借助狗拉雪橇在冰结海面上快速行动。

    每一只拉雪橇的狗,四肢脚掌都“穿上”了铁爪,所以能够在滑溜溜的冰面上从容奔跑,而拥有两条雪橇滑板的雪橇车,可以驮着数百斤重物在寻常冰面上移动,不会压裂冰面而坠入海中。

    多年的苦练,让这些特别的“髡兵”掌握了狗拉雪橇的驾驭技巧,执行一项十分重要的任务。

    他们身上穿着的布面甲,是全新的铠甲样式,这种铠甲是在一件厚厚的衣服内侧用铆钉铆上铁片,既能御寒,又能保证防御效果,专为在寒冷地区作战的军队设计。

    而“髡军”将士所戴兜鍪,也做了御寒设计,加上厚厚的戎服、御寒面罩及连帽帔风,即便他们此时是在一望无垠的冰面上疾驰,也全然不惧刺骨的寒风。

    几辆移动中的雪橇车,后部拖曳着长绳,每辆车上都有一人在车尾释放长绳,使得雪橇车带着一个长长的尾巴。

    长绳名为“爆破索”,其上串联着一个个竹筒大小的爆破筒,里面装着“猛炸药”,一旦引爆,一条“爆破索”就能将冰层炸出长长一道裂缝。

    这种爆破索造价昂贵,但破冰效果很好,经过精心布置的数条爆破索同时起爆之后,可以在冰结但冻得不是很结实的海面清理出一条航道,让大海船得以靠近结实的冻结冰面。

    其上兵马下船之后,就能踏着结实的冰面,向十余里外的海岸前进。

    那里,是辽水入海口附近海岸,为此次周国远征军的预设登陆地点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破晓之光从东方地平线上闪现,晨曦挥洒在冰水交错的海面上,照亮了无数帆影,那是途径觉华岛转航的船队,如今连夜侧风航行,顺利抵达预定海域。

    船上满载作为前锋的“髡军”及军需物资,磨刀霍霍向辽东。

    当船队渐渐靠向冻结的海面时,海面上忽然有爆炸声响起,宛若阵阵春雷,拨动着人们的心弦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