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九十一章 忧虑

    连日大雪终于停歇,柳城内再度热闹起来,百姓纷纷走出家门,开始清理积雪,屋顶上的积雪必须及时清理,否则堆积太多会压垮房屋,街道上的积雪同样要清扫,不然路都没法走。

    虽然是隆冬时节,但前来柳城互市的蕃族依旧络绎不绝,他们带着皮货、人参等方物,到柳城换取铁锅、布帛等中原产出,需求量很大,严寒挡都挡不住。

    随着边市的兴旺,柳城也变得越来越有人气,虽然这里冬天滴水成冰,但越来越热的人气仿佛驱散了寒气,雪后的街道上熙熙攘攘,城内居民没有缩在房里避寒,而是走出家门,感受着冬日的喧嚣。

    官署前,办完公务的职方郎中韦云起走出大门,没有回下榻的驿馆,而是向城内市集走去。

    地上积雪尚未清理干净,走上去有些滑,不过韦云起没有骑马,就这么走着。

    随从见状只能牵着马跟在后边慢慢走,韦云起边走边看,看着街道两旁的建筑,似乎要从一座座新建民房中间,看到当年龙城旧址的痕迹。

    然而这几年柳城大变样,原本的城池轮廓已经渐渐模糊。韦云起知道自己在城里怕是找不到太多当年燕国故都的痕迹来。

    营州柳城,当年曾为慕容燕国的国都龙城,又称“黄龙城”,那时慕容燕国初创,在此筑城,营建宗庙、宫阙,随后迁都于此。

    后来燕国迁都蓟以后,建留台于龙城。

    燕国复兴之后,复以龙城为都。

    到了冯氏的燕国,亦是以此为都。

    后来魏国灭燕,在龙城设镇,后改镇为州,是为营州。

    魏分东西,变成周、齐对峙,周国灭齐后,齐营州刺史高保宁拒绝了周国的劝降,又从突厥迎回宗室高绍义,拥立为帝,沿用齐国武平年号。

    高保宁的垂死挣扎只不过持续了几年便宣告失败,营州被周国纳入治下,却一直不太平。

    营州东面是高句丽,东北面为靺鞨各部,北偏西是契丹各部,西北面是奚族各部,再往西就是突厥的地盘,如此错综复杂的地理位置,让柳城成了边市的最佳地点,各蕃部到柳城开展互市,换取中原物产。

    然而买卖人和剪径强人是一体双面,同一拨人今天能以物易物做买卖,明天可能用布蒙了脸,杀人越货搞抢劫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营州可谓每年都不太平,一方面是边市买卖红火,好消息不断;一方面是狼烟骤起,边将告急不绝。

    营州局势越来越好还是逐渐恶化

    这问题弄得那些搞不清楚营州实际情况的人们一头雾水,韦云起自己倒是对此有了一个清醒的认识:机遇和风险并存。

    朝廷迟早要对辽东用兵,这是越来越明显的事实,所以对于辽西重镇柳城的建设,朝廷这几年一直都很上心,持续投入大量人力物力,增加驻军并改、扩建城池。

    柳城的变化,年年都不一样,韦云起在长安时,看过不少职方司汇总的柳城舆图和“风景素描”,虽然身在千里之外,却如同身临其境,“亲眼”见证了柳城的脱胎换骨。

    因为有靺鞨部落南下内附,在柳城旁定居,兵部便派出职方司官员到柳城巡视,看看具体情况如何。

    职方司,掌地图、城隍、镇戎,烽候、防人道路之远近及四夷归化事宜,所以管这种事实乃名正言顺。

    韦云起不是第一次来柳城,之前观军容使巡视幽燕时,韦云起就作为随员来过柳城,如今“故地重游”,见着愈发繁荣的柳城,他感慨之余,是深深的忧虑。

    一头猛虎长得膘肥体壮,百兽只会愈发敬畏;可若是牛羊长得膘肥体壮,那么只会引来饿狼围攻。

    如今的柳城,因为边市越来越兴旺,所以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蕃族前来互市,城内身份模糊的流动人口越来越多,管理起来很麻烦,也很危险。

    柳城外围有官军营寨,作为城池的屏障,驻扎营寨的官军会对接近柳城的蕃民进行盘查,以确保城池安全。

    这种做法很有必要,但实际上效果不怎么样,向着柳城前进的零星队伍,官军根本就不好确定其真实意图是什么。

    因为对方很有可能具备双重身份:老实本分的“狗”,狡诈凶残的“狼”。

    官军若不让这些队伍过去,边市受影响;让这些队伍过去,就怕变成引狼入室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不是不可能发生,韦云起觉得自己若是某个蕃族首领,可以联合几个部落一起,到柳城搞一次“大买卖”。

    先让部众分散成小股队伍,带着皮货以互市的名义陆续接近柳城,然后聚集起来,对城池发动袭击,抢人抢东西,然后远遁别处躲风头。

    待得风头过了,派几个使者到周国这边说说好话,送点不值钱的礼物以作赔罪,届时周国会发现派兵讨伐耗费太多,于是在有了面子的情况下,默认了“赔罪”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会不会发生

    韦云起觉得以当今天子的脾气,为了面子丢了里子的事情不会发生,但柳城遇袭是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,不光高句丽那边油动机,周边蕃部也可能户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虽然柳城的驻军经过数次增兵,如今兵力充足,不怕敌人正面来袭,却不一定防得住有人暗地里捅刀子。

    长年累月都有小股且分散的蕃族到柳城做买卖,官军将士的警惕性会慢慢消磨掉,遇到突发事件,很容易被人有心算无心。

    柳城里流动人口众多,鱼龙混杂,一旦出事,敌方细作很可能在城里搞鬼搞怪。

    韦云起对此很担心,当然这种忧虑不止他一个人有,柳城存在的隐患也不止他一个人看得出来。

    这几年柳城在扩建城池时,考虑到了安全问题,对于城内区域的划分做出了相应布局,尽可能避免出现被人内外夹击攻破城池的情况出现。

    先前高句丽大军来袭,营州军就很好的守住了柳城,城内未见有高句丽细作兴风作浪。

    但韦云起觉得光把注意力集中在东面、东北面还不行,北面、西北面的契丹、奚部落,同样是要提防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契丹各部,不能因为对方实力较弱而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韦云起经过不断地走访,和柳城当地胡汉百姓交谈,了解到契丹部落的一些具体情况,他觉得这些看上去弱小的部落,如果不小心提防很容易被对方咬上一口。

    契丹部落的生存方式和其他草原部落类似,面对强者卑躬屈膝,面对弱者则肆意欺凌。

    契丹部落在和其他部落争斗时,一旦获胜,会杀掉败者的成年男丁,掳走女人和牲畜。

    这是很直接的生存方式,俘虏中的成年男性无法安全利用,索性杀掉以绝后患,留下小孩作为奴隶以供驱使,而有了足够的女人,一个契丹男子可以繁衍出许多后代。

    契丹各部落数百年来能在屡次遭到重创后顽强活下来,让部落绵延至今,这样的生存方式起了很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他们依附强者,伺机趁火打劫来壮大自己,如今依附突厥,对周国的态度摇摆不定,今天可以笑眯眯和周人做买卖,明天就可以凶神恶煞拿刀砍人。

    所以一旦周国对东面的高句丽用兵,后方空虚,突厥极有可能趁虚而入,那么时常往来柳城互市的契丹各部,就有可能作为突厥帮凶,趁火打劫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韦云起看着城内服饰各异的人群,心中忧虑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新任营州总管杨济,对他提出的问题很重视,而韦云起提出的一些建议,新任总管也大多付诸实施。

    看着热闹的边市,韦云起只希望那些畏威而不怀德的各部首领脑子清醒点,不要为了些许蝇头小利,弄出祸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