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八十七章 发家致富

    御苑,一群羊正在吃草,杨济站在羊圈外,看着这些羊,心里觉得有些奇怪,面前这些羊看上去和常见的绵羊有些不一样,应该是外域羊种,而他对这些羊到底神奇在哪里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宇文温看着眼前这群羊,心情很不错,所以开始向杨济提问:草原上的部族,为何成日里喜欢南下打劫。

    杨济的回答很直接:草原生活不易,物产贫瘠,一有天灾,人畜伤亡无数,而中原富庶,草原上的部族日子过不下去了,自然就会南下抢劫。

    也就是日子过不下去的穷人,把心一横骑着马拿着长矛去抢富户。

    宇文温对这个答案很满意,又提出第二个问题:那么若是想办法让草原上的部族富起来,是不是千年以来的边患就能解决了?

    这个问题,杨济欲言又止,他想回答“是”,但又觉得不太现实,说“不是”,恐怕就会扫了天子的兴致。

    宇文温看着眼前的羊群,有些感慨:“朕为了收集这种毛用羊,不知花了多少工夫和时间。”

    杨济听了之后似有所悟,提问:“陛下,所谓‘毛用羊’,指的是这些羊很容易长毛而不是长。。。肉?”

    “是,朕收购了几种羊,都是来自波斯或拂国,相比中原的羊,这些羊的羊毛细且长,一只羊的羊毛产量也多些,名字么,鸟语不知所谓,朕直接取新名字。。。“

    “羊毛多,但取名‘多毛羊’不好听,所以朕认为这类羊称为‘细毛羊’比较贴切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说着说着,把话题转回来:“朕,希望让草原上的部族都饲养这种细毛羊,然后大力发展毛纺织业,让草原各部靠着养羊发家致富。”

    “各部有了不错的收入,就能买各种日常生活所需用品,丰衣足食,就不会成日里惦记着南下打劫,这才是治本的办法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呃。。。”杨济有些犹豫,他不确定宇文温是在下套还是真的征询意见,思来想去,决定实话实说:“陛下,养羊发家致富,听上去不错,但总没有抢劫来得划算、”

    杨济特地加重语气:“抢劫,做的是无本买卖,若是成功攻破一处村落,就能抢钱抢粮抢器皿抢女人,这要是折算成铜钱,那得养多少羊才能赚到?”

    宇文温闻言点点头:“没错,抢劫多方便,费那劲养羊做什么?”

    说完后摸着羊圈的栏杆,拿起一撮羊绒,揉了揉,放到嘴边轻轻吹了口气,将羊绒吹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杨济不动声色,听宇文温说下去:“毛纺织听上去很不错,但做起来很难,朕命人细细算过一笔账,这笔账说明一件事,即目前想要靠毛纺织发家致富,真的很难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与其靠着养羊赚点小钱,还真不如骑着马拿着长矛、弓箭去抢劫,但朕依旧大力发展毛纺织业,目的不是让别人发财,而是自己人发财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的思路,是靠着发展毛纺织业,让草原变成中原朝廷的“正资产”,让草原变得“有利可图”。

    草原嘛,草多,适合发展畜牧业,适合养羊,然后剪羊毛,发展毛纺织业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中原的各大“畜牧集团”,靠着毛纺织业赚取大量利润,于是有了在草原上大规模养羊的动力,为了确保牧场的安全,各“畜牧集团”及合作者的武装力量会自行“清除”草原上的不稳定因素。

    那么朝廷不需要在草原上维持庞大的驻军,就有民间团体“自备干粮”维持草原秩序,困扰中原千年的边患问题,就此得到圆满解决。

    理想很美好,现实很残酷,现实里的毛纺织业,承担不起如此之高的期盼。

    问题出在哪里?

    首先是毛纺织工艺。

    从羊身上剪下的羊毛,并不能直接使用,需要用水冲洗,洗去羊毛上的大量油脂,之后才能拿来制作最简单的羊毛制品:羊毛毡。

    毛毡不需要纺织,只需要将大量羊毛揉、压在一起即可,若想织羊毛毯,首先得将羊毛纺成毛线,这需要对羊毛进行进一步脱脂,光靠水洗脱脂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毛纺织业,首先消耗大量的水,故而水源很重要。

    其次,脱脂工艺好坏与否,决定了羊毛制品能否卖出好价钱。

    这两个问题,实际上不算大问题,水源可以因地制宜,而脱脂的最好办法就是用碱,只要能大批量制作便宜的碱,脱脂就不难。

    两个难题解决了,却依旧有难题:羊毛种类及产量。

    正如人与人有不同那样,羊和羊有不同,而羊毛和羊毛亦有不同。

    宇文温手中的那笔账,说明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:只有量大且质优的羊毛,才能撑起繁荣的毛纺织业。

    毛纺织工场有了更细更软更便宜的羊毛,才能以较低成本纺织出更精美的羊毛制品,不光毛毡、毛毯,还有羊毛面料的衣物,这种高价值的毛纺织品,才会给从业者带来丰厚利润。

    而只有丰厚的利润,才会让毛纺织工场主为此疯狂,疯狂到“羊吃人”成为现实。

    中原以及草原的“本土羊”,毛质大多较粗、硬,只适合做成毛毡、毛毯,想要制作更精美的纺织品很麻烦,成本居高不下。

    这是宇文温派人经过仔细调查之后得出的结论,所以他若是要大力发展毛纺织业,让草原变成中原朝廷的“正资产”,就得想办法引进“外来羊”。

    最出名的毛用羊,当然是大名鼎鼎的“美利奴”羊,然而这个时代有没有“美利奴”羊还不知道,所以宇文温只能退而求其次。

    他选择让“中间商赚差价”,向粟特商队“下订单”,重金收购产毛量高的“外来羊”。

    这种“外来羊”现在取名为“细毛羊”,来自极西之地的波斯和拂,眼下就有一群细毛羊在御苑里吃草,比起“本土羊”,这种细毛羊的产毛量明显有优势。

    而细毛羊的羊毛柔软纤细,能纺出质量更好的毛线,织出更精美、更柔软的织品,卖出更好的价钱,为从业者带来更高的利润。

    宇文温对自己的小小成就颇为满意,开始自吹自擂:“朕花费重金购得的这些细毛羊,如今已经顺利繁衍,陇右地区已经开始饲养,这几年来饲养规模渐渐扩大,而并朔地区亦开始饲养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,你要经营辽西,就带着这些细毛羊去,在当地大量养殖,争取饲养规模逐年递增,为发展辽西的毛纺织业打基础。”

    杨济看着这些细毛羊,对天子重金买羊发展民生的行为颇为感慨:“陛下的心意,微臣明白了,微臣谢陛下赐羊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闻言觉得莫名其妙:“赐羊?这里的羊是种羊,一只也不许带走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啊?朕只是让你来这里看看,认一认何为细毛羊,免得去提货时被人骗了。。。。”宇文温此时一脸防贼的表情,“你,拿着货单去商社领细毛羊,装作买,高调一点,让大家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杨济想不通这是何意,宇文温的思路过于跳脱,他跟不上,只能老实请示:“微臣愚钝,还请陛下明示。”

    “古有苏武北海牧羊以明志,今有杨总管辽西牧羊平众怒,看看,此举有没有一种。。。”宇文温抬起右手,在胸前握拳轻轻一挥:“有没有一种让人极其解恨的效果?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