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八十三章 本质

    长安造币厂,几座熔炉冒出滚滚浓烟,无数铜料在熔炉里熔成铜水,工匠随后加入适量金属锌,让这一炉铜变成铜锌合金(黄铜)。

    即将流通天下的“明德通宝”,就是用黄铜制成,这样的铜钱比一般的铜钱颜色更黄,看上去黄澄澄的,就像金币一样,平添一层“贵气”。

    被某有活力社会组织用来冒充黄金谋利的黄铜,是本不该出现于这个时代的合金,其冶炼技术经过十余年的发展,已经变得很成熟,成本也明显降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然,黄铜的冶炼技术仅限于新式造币厂掌握,对于民间来说,这样的铜合金,其冶炼技术依旧是秘密。

    即便有人想办法得知黄铜的大概制作工艺,却无法低成本来制作黄铜,而造币厂铸币所用黄铜,其具体配比又是秘密。

    造币厂熔制黄铜,需要进行精确的“配料”,配料结束之后,熔融的黄铜会流入已经制作好的浇铸模,变成条片。

    浇铸后的条片,经过碾片机轧制成铸币所需要的标准厚度,碾片机即轧片机或轧机,分粗轧和精轧,黄铜条片经过数道轧制工序后,长度大幅增加,而厚度明显变薄。

    轧制后的黄铜条片过长,需经剪机裁剪分段,后通过精轧工序,轧制到“明德通宝”钱所需的标准厚度。

    标准厚度的黄铜条片制作完成后,工匠将其放入冲模,冲下中间有方孔的圆形坯饼。

    这种水力驱动的冲床安装有钢模,每分钟可冲出铜币坯饼一百枚以上,省时省力。

    冲压出来的边屑退回熔炼炉,而铜币坯饼经人工拣选之后进入“滚光边”工序。

    将坯饼的边缘变得光滑是为“滚光边”,所用机器为光边机,又称轧边机,同样是水力驱动的机器。

    坯饼通过光边机的转盘和月牙形边板间的凹槽,使得坯饼边缘凸起,经过人工拣选之后,进入最关键的一道工序:压模成型。

    “明德通宝”四个字,经过压模机“压”到坯饼上,至此,一枚枚“明德通宝”制作完成,待得人工拣选、适当打磨毛边之后,就可以装箱出厂,开始流通。

    “明德通宝”的制作过程,和传统铜钱的制作完全不一样,传统铜钱实际上是铸造币,而“明德通宝”却是“机制币”,也就是机器制作出来的钱币。

    长安造币厂,和其他几个新式造币厂一样,安装有全新的造币设备,只要确保原料来源充足、工匠的熟练度合格,每日都能制作出大量机制币“明德通宝”。

    这样的机制币,其制作成本比传统的铸造币要低,但即便如此,“明德通宝”钱的制作,依旧是亏损的。

    “明德通宝”钱制作得越多,朝廷亏得越多。

    这不是道德问题,也不是制度问题,问题不出在工艺、管理、制度,而是币值。

    一枚“明德通宝”的面值是一文,而制币工艺无论再怎么改进,其制币成本都无法做到低于一文。

    用贵金属来制作货币,只要面值太低,就逃不掉如此结局。

    要解决这个问题,好像也不难。

    对于正在现场参观造币过程的太子宇文维城来说,他觉得只要规定一枚“明德通宝”的币值为两文,朝廷制币就不会亏,或者不会亏太多。

    对此,皇子宇文维翰和宇文维宁也持相同看法,兄弟仨心中如是想,却不敢开口,因为他们知道父亲肯定会想到这里点,却没有实施,一定是因为实施起来有问题。

    宇文温看得出儿子们所想,于是问了个问题:“钱币的本质是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不难回答,兄弟仨都答道:“是流通的通货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通货要流通起来,得有人用,还得方便人用,它才有流通的价值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化身“经济学教授”,开始向儿子们灌输基本的经济学常识,虽然他本人不怎么懂经济,但见识总归超越这个时代很多,所以他觉得很有必要将后世的一些常识,当做家传知识传授给儿子们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知道的,一文钱可以做很多事,譬如喝大碗茶,吃一碗素面,喝一勺‘亳州马尿酒’或者‘交州狼目’酒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一文钱,对于我们来说不算什么,但对于寻常百姓来说,一文钱却很重要,他们生活不易,能用一文钱买来些许欢乐,足以让自己产生一些勇气,直面惨淡的人生。”

    “用一文钱来消费,买来些许欢乐,对于家境拮据的人们来说,已经是一种很奢侈的行为,如果这样的消费最低从两文起,他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天下百姓,对钱币的需求就是面值一文,他们可能一辈子的积蓄都不到十贯钱,也奢侈不起来,所以五铢钱流行千年,币值一直都是一文。”

    “历朝历代不是没铸过‘当十’钱、‘当百’钱、“当千钱”,结果如何,你们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问题首先在于信用,推行大钱的朝廷,自己都不遵守自己做出的币值兑换规定,百姓自然也不会遵守,而大钱对于百姓来说,没有什么实用价值,所以这种钱币活不长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宇文温点出关键:“其次,许多百姓目不识丁,不会算数,买卖物品时若一文钱一文钱的算,他们靠数手指好歹算的过来,你让他们两文钱两文钱的算,又如何算得清?”

    “朝廷铸币、制币,首要之务是为了方便百姓,为了民生,而不是为了敛财,所以一枚铜钱面值一文,这是铁律,谁也改变不了。”

    兄弟仨听得父亲这么说,一个个恍然大悟,他们时常跟着父亲微服出宫,到市井中体验寻常百姓的生活,所以大概知道对于寻常百姓俩说,一文钱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他们从小锦衣玉食,本来对钱都没什么概念,却因为跟着父亲体察民情,知道一文钱可以做很多事,知道一个平民家庭,很可能一辈子的积蓄也就几贯钱。

    几贯钱,连一个月的暖气费都不够。

    宇文维城看着眼前的造币机器,只觉感触良多,制作钱币即越作越亏,也得咬牙扛着,这就是一国之君的责任,父亲说得对,权力越大,责任越大。

    不过。。。

    “父亲。”宇文维城看着宇文温,问道:“‘明德通宝‘钱是为了利民而制作的,那么‘金银陌’就是为了、为了。。。呃。。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直面疑问,答道:“没错,‘金银陌’是为了盈利而造,赚有钱人的钱,拿来弥补制作‘明德通宝’的亏空。”

    “两种钱币,一比一百的兑换值,但有本质上的不同。”

    君子耻于言利,结果一家子此时就在言利,仨兄弟有些放不开,说起话来结结巴巴:“呃。。。。那。。。那,那有钱人不是精得跟什么似的,又如何老老实实被朝廷用‘金银陌’赚钱?”

    宇文温的回答依旧很直接:“下套呗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