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八十二章 金银陌

    一枚漂亮的黄白双色币,白边黄芯,同时散发着黄金和白银的光芒,世间从无如此形制货币,一眼看去就知道成本不菲,那么问题来了:

    这样一枚大小和五铢钱无异的双色币,制作成本是多少?

    这是秘密,宇文温不会轻易外传;这又不是秘密,因为政事堂诸公知道黄白双色币的大概成本。

    之所以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,都是为了让新币制更好的推行,用政治术语比较浓厚的说法,宇文温作为最高统治者,有必要让统治集团知道双色币的秘密,以便更好的剥削被统治者。

    统治集团成员,不会也不屑于让被统治者知道这种秘密,所以某种程度上说,双色货币的成本,是半公开的秘密。

    黄白双色币,当然不是用黄金和白银做出来的钱币,双色币的黄色,来自于铜锌合金(黄铜),双色币的白色,来自于铜锡铅合金(白铜)。

    所以,双色货币是另一种形制的铜钱。

    一枚由新式“金银错”工艺制作出来的双色币,面值是“壹陌”,也就是“一陌”,所以这样的钱币,称为“金银陌”。

    一陌即一百文,一枚“金银陌”钱可以说是“一当百”的铜钱。

    千百年来的历史表明,若任何朝廷试图推行“一当十”、“一当百”甚至“一当千”的铜钱,这样的币制没多必然会崩坏,因为百姓不是傻瓜。

    统治者推出这种铜钱,本来就不怀好意,纯粹是为了敛财而想出来的手段,百姓拿着这种钱来“当十”、“当百”、“当千”,官府都不认,又如何让百姓认。

    宇文温当然知道这种情况,但他依旧计划推出“金银陌”钱,当然事出有因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铸币这种行为,从经济角度来说都是必然亏本的,因为要想铸造一百文分量十足的好钱,其成本不低于一百文。

    而这一百文制作精良的好钱流通到市面上,会被人拿去熔成铜锭,按铜料出售,扣去人工和火耗,此举获益依旧大于一百文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就有一个很尴尬的现实,那就是任何朝廷无论铸造多少铜钱,都不够用,而铜钱铸造得越多,朝廷亏得就越多。

    再加上“劣币驱逐良币”的规律,还有各地大户喜欢“窖藏”好钱的习惯,导致历朝历代朝廷无论铸造多少铜钱都不够用,而私铸劣币的情况永远也无法根治。

    这是经济规律造成的结果,不会因为任何人的意志而改变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要改变这一事实,纸币、纸钞什么的就不要提了,贵金属货币才是这个时代的必然选择,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遵循经济规律,必须做到两点:

    第一,铸币成本(包含运输成本)必须低于钱币的面值,否则免谈;

    第二,一枚钱币被还原(熔化)为贵金属时,售价比面值低。

    这两点,以“古代”的技术能力而言,根本无法做到,用铜来铸币,成本就摆在那里,若降低铜的成色,无异于饮鸩止渴,因为这会极大损害钱币的信用,造成惨烈的大贬值。

    然而这个问题对于“不正常人类”宇文温来说,不是没有解决的可能。

    双色币,就是他解决问题的办法。

    但为了得到这把解决问题的宝剑,他花了无数钱财,又花了多年时间才有底气说“大功告成”。

    十年前,黄铜(铜锌合金)和白铜(铜锡铅合金)做成的双色币,制作成本不下五百文一枚,为了让双色币有实用化的可能,宇文温希望制作成本低于一百文(一陌)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,足足花费了十年时间才实现,宇文温回想往事,回想自己为此花费的钱财,真有一种苦尽甘来的感觉。

    一枚闪烁着黄金、白银光芒的钱币,看上去就让人觉得制作成本不低,那么这种钱面值定为“一陌”,好像也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所以,寻常百姓见着这种货币,至少不会认为朝廷想钱想疯了,搞出“一当百”的铜钱来敛财。

    “金银陌”那令人匪夷所思的制作工艺,很容易让人认为实际价值抵得上面值,所以确保了这种钱币的初步信用,宇文温的新币制在此基础上,就有大发神威的可能。

    “明德通宝”钱,一枚(一文)重二铢四丝,一比一兑换历朝历代发行的五铢钱(一文钱重三到五铢不等);一枚“金银陌”,只兑换一百文“明德通宝”钱,不兑换任何五铢钱(官方)。

    看上去很正常的规定,实际上却大有玄机。

    在贵金属做货币的年代,一枚钱币的价值,取决于其贵金属含量也就是“成色”,一枚用料十足的五铢钱,其铜的重量可以认为是五铢(实际上三到五铢不等)。

    现在,一枚重量是二铢四丝的“明德通宝”钱,要一比一兑换五铢钱,实际上就是强行将二铢铜兑换百姓手里的五铢铜。

    从这个角度上来说,“明德通宝”实际上是一种“一当二”钱。

    然后,制作成本七十文左右的“金银陌”,兑换一百文“明德通宝”,实际上让“明德通宝”变成了“一当三”钱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宇文温靠着两种钱币玩了个手段,用一份铜就把市面上的三份铜给“兑”了。

    这种行为邪恶不邪恶?卑鄙不卑鄙?

    做这种事情,你还有良心么?你的良心不会痛么?

    宇文温此时扪心自问,却丝毫不觉得脸红,看着手中的双色币,两眼似乎绽放出精光。

    一个正常的国家,必须发行钱币,即便再亏都要发行,所以按照正常工艺铸造的“明德通宝”,即便铸得越多亏得雨多,宇文温都要咬牙撑下去。

    铸造正常铜钱造成的巨额亏空,他要靠“不正常”铜钱“金银陌”来填补。

    面值一陌(一百文)的“金银陌”钱,每制作一枚并流通到市面上,朝廷就赚了差不多三十文,这样的盈利和铸造“明德通宝”的亏损相抵,还略有盈余。

    所以,宇文温的新币制若能成功推行,那么铸钱对于朝廷来说,就是一门赚钱的买卖。

    年年财政盈余,收铸币税收到手软,从此以后也不用费尽心机开源赚钱了,只要拼命发行“金银陌”就行了。。。么?

    想得美,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差距很大,大到宇文温的构想实施起来效果要打个大大的折扣,“金银陌”钱未必能获得百姓接受,到时候无人问津的话,那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任何违反经济规律的行为,必然以失败而告终,宇文温为了新币制,绞尽脑汁想出了新花样,这新花样一旦实行。。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的良心真会痛得很厉害。

    ,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