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八十一章 动起来!

    翌日午后,寝殿,一场家庭暴力事件正在上演,板着脸的宇文温,对着淑妃尉迟明月发飙了:“道歉?道歉有用么?嗯!”

    “为夫说过多少次了,饮食要节制,要节制,不要吃那么多零食,吃多了就要锻炼减肥!”

    “你呢?都胖成什么样子了啊!看看,看看,这还叫‘只是胖了一点点’?”

    宇文温说着说着,伸手去掐尉迟明月的腰,吓得尉迟明月不住的躲。

    两人绕着书案追逐了几圈,尉迟明月见着夫君/姊夫动怒,可怜兮兮的求饶:“妾错了,妾错了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错了?嗯?”宇文温以‘迅雷不及掩耳盗铃’之势,一把掐住尉迟明月腰间小肉,说话音调都变了:“数月不见,你都胖成什么样了!”

    尉迟明月不住挣扎,但那里扯得过宇文温,被对方环腰抱住,一个劲掐肉,疼得眼泪水直流,实在受不了,于是使出绝招:“姊夫~~姊夫~~~疼啊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叫姊夫也没用!体重记录呢,拿来!”

    尉迟明月哪里敢让夫君知道自己如今的体重,一个劲求饶:“没有,妾没重多少。。。”

    眼见着宇文温不依不饶,尉迟明月正要使出最后的绝招,眼角余光瞥见姊姊冲进来,于是哭喊起来:“姊姊,姊姊救我!”

    宇文温见着尉迟炽繁赶来救场,用哀求的眼神看着自己,于是哼了一声,收了手。

    尉迟明月不敢跑到姊姊身后躲着,只能低头站在旁边,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,尉迟炽繁见着了不敢说什么,赶紧端来茶水,让宇文温消消气。

    宇文温出征归来,屡次点了尉迟明月,结果尉迟明月总说身体不适,宇文温对此产生怀疑,随后发现了事情真相:尉迟明月发胖了。

    虽然还没胖到腰间出现“游泳圈”的地步,但尉迟明月确实丰腴不少,之所以会这样,有两方面的原因。

    首先,去年尉迟明月为宇文温生下儿子,怀胎十月吃得多,所以胖了许多,这倒可以理解,宇文温等得尉迟明月坐完月子,便安排了健身计划,让尉迟明月锻炼减肥。

    本来减肥进行得很顺利,但宇文温御驾亲征后,尉迟明月便开始偷懒,又因为宫里各类美食实在太多,管不住嘴,于是减肥不成,身材反弹。

    现在宇文温回来了,尉迟明月惊觉自己依旧发胖,不敢让夫君知道事情真相,想着拖延一段时间,自己来个“突击减肥”,结果却瞒不过去。

    对此,宇文温的怒火蹭蹭蹭往上窜。

    他的审美很正常,不像李隆基那样喜欢肥婆,所以不能容忍自己后宫里出现一个‘胖美人’,平日里严格要求后宫佳丽,要求她们必须适当健身以保持体形。

    尉迟明月去年怀孕,本来就胖了一些,只有通过锻炼、管住嘴才能瘦下来,所以宇文温让尉迟炽繁这个当姊姊的多盯着些。

    而身为皇后的尉迟炽繁这段时间光顾着给监国太子鼓劲,一下子没管住贪吃的妹妹,导致妹妹身材反弹,如今不好辩解,见着宇文温板着脸,只能苦着脸认错。

    “认错?光认错有用么?”宇文温今日兴师问罪,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,“动起来,马上动起来!!”

    他不能忍受自己的爱妃变成圆盘脸、水桶腰、大象腿的肥婆,所以下了死命令:“明月马上锻炼,动起来,自己动起来!每日运动量必须够,不够不许睡觉!也不许吃零食!年前就得把体重减回去!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健身房里,“咯吱、咯吱”的声音中,一身运动装的尉迟明月踩着椭圆机(低端山寨版),挥汗如雨的锻炼着,头发扎成马尾辫,一甩一甩,宛若疾驰骏马的尾巴那样飘逸。

    机械式计数器不断转动着,显示尉迟明月已经完成的“次数”,而距离她要完成的锻炼量,还差三成。

    椭圆机旁,宇文温坐在胡床上,一边看奏章,一边监督尉迟明月锻炼,他已经制定了严格的健身计划,要亲自监督尉迟明月实行,如有违反,马上处罚。

    山寨版的椭圆机,已在军中推广多年,质量可靠,所以被宇文温引入自家健身房,为佳丽们保持身材出一份力。

    除了椭圆机,还有其他一些健身器械,可以充分消耗后妃们每日多摄取的热量,当然前提是佳丽们坚持锻炼,不偷懒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宇文温看着尉迟明月,只觉看见一只仓鼠在转轮里跑圈,一扭一扭的看上去似乎很萌。

    然而宇文温一点也不觉得萌,作为宠物的仓鼠越胖越可爱,但他的女人绝对不能胖得变形,一想到尉迟明月的小蛮腰有变成水桶腰的趋势,他的心就在滴血。

    绝色美人,自古以来都是稀缺资源,手握稀缺资源的宇文温觉得自己若不知道珍惜,那可是暴殄天物,是作孽。

    所以必须减肥,妥妥的!

    宇文温见尉迟明月努力锻炼,视线转到奏章上,他看的这份奏章内容很多,又有“附件”,都需要他亲自过目。

    附件之中有几枚新铸铜钱,形制是传统的外圆内方,因为是黄铜制成,所以黄澄澄的,一眼看去有点像金币,和一般的五铢钱色泽不一样。

    当然和五铢钱不一样,这种铜钱重量为二铢四丝,十枚在一起刚好一两重,是为“一两十钱”,是朝廷即将正式开铸的新铜钱。

    这铜钱名为“明德通宝”钱,作工精美,外廓分明,字迹清晰。

    新铜钱开始流通之后,自汉时起流通千年的五铢钱,以及历朝历代铸造的钱币,就要被“明德通宝”慢慢取代,而宇文温要以此整顿混乱的币制,为国富民强奠定坚实的基础。

    按照喜闻乐见的套路,他应该发行纸钞,然后靠着“铸币税”发大财,然而现实是纸钞绝对不会被普通百姓接受,甚至发行“一当十”的铜钱都不行。

    所以宇文温还是老老实实推出“一比一”的新币“明德通宝”钱,免得朝廷币制瞬间崩溃。

    至于源自黄州西阳的流通券,虽然发行量早已翻了不知多少倍,依旧只是作为“代金券”用于大宗货物买卖之中,“流通”范围局限在商业发达的城市及沿海港口,不可能作为真正的信用货币强制使用。

    看着手中的“明德通宝”,宇文温觉得有千言万语要说却不知说什么,这年头朝廷铸多少铜钱实际上都不够用,但不开铸又不行。

    而因为制造工艺、运输成本的问题,每铸一文钱的成本高过一文,所以铜钱铸得越多,亏得越多。

    但即便铸币亏损也得铸,只要朝廷有能力,都要咬牙铸币流通,不过宇文温现在有了另一个选择,也许能让铸币不再是亏本买卖。

    他又拿出一枚钱币,凑到窗边,在阳光的映照下,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钱币有黄白双色。

    十年磨一剑,雌雄同体的宝剑,终于磨出来了,宇文温看着手中的钱币,心中颇为期待。

    当这种奇特的钱币动起来时,财富的流动,就要转个方向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