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八十章 道歉?(续)

    夜,皇宫,沐浴更衣后的宇文温,躺在榻上想事情,他从塞外归来,花了数日时间处理朝政,好不容易理清楚,却依旧有很多事情要拿主意。

    而宇文温最关注的,是太子宇文维城的心理健康问题。

    他出征的这段时间,宇文维城很好的履行了监国职责,但能力还没锻炼出来,许多事情都是按着宇文温定下的规矩来办,算是“父规子循”,数月时间尚可维持,时间再长,就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当然,作为监国太子,也只能“父规子循”。

    自古太子最难做,表现出色了,必然引起父亲的猜忌,若表现差了,太子之位又不稳。

    而以太子之尊,不需要领兵出征,因为立了功不好办,打了败仗更不好办,太子也不便离开京城,以免父亲忽然去世,皇位出现变故。

    所以太子很容易里外不是人,既要面对父亲的猜忌,又要面临弟弟们的竞争,还得应对权臣们的挤兑,时间久了,必然心理变态。

    要么应对不当被废,要么铤而走险弑父,要么极度逆反,或者从此唯唯诺诺。

    再不然性格上有缺陷,因为严重的不安全感,在心理上极度迷恋体贴的“小姐姐”。

    这种例子,在明代就有几个,宇文温不希望宇文维城在极大的压力下出现心理变态,所以尽可能给儿子以宽松的环境,不会苛责太过。

    孩子要多夸,宇文温回来后就对太子的表现多有夸奖,没急着收回大权,以便让宇文维城做好“交接”工作。

    做一个父亲需要投入很大的精力去培养儿子,而作为一个皇帝,培养自己的接班人则更加辛苦。

    宇文温有很多儿女,儿女多是好事,但与此同时意味着责任更多,能不能对每个儿女履行好一个父亲的职责,他自己都没有底。

    只管生不管教,儿女迟早是祸害,但他自己要花费许多精力到别的地方,家教这一块,必然无法有效顾及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宇文温叹了口气,坐起身,发呆良久,忽然自嘲的笑笑。

    来日方长,他有的是时间培养儿子们,所以没必要整日里长吁短叹、忧心匆匆,老担心养出一窝败家子。

    注意力转回政务,宇文温想起今日看到的高句丽王高元所写请罪表,对方一上来就摆出了卑微的姿态,自称“辽东粪土臣元”,然后恳切的向他请罪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宇文温都被对方的诚恳态度感动了,然后来了个“十动然拒”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道歉有用的话,要警察做什么?

    什么请罪表,说的比唱的还好听,全都是一些外交辞令,听听就行了,谁信谁是傻瓜。

    宇文温不打算打肿脸充胖子,高句丽是一定要解决的,所以他拿起一张舆图,仔细琢磨起来。

    舆图上绘制的是高句丽西部沿海地区地形,虽然有些粗糙,却已经能够让他清楚了解到高句丽的海防情况如何。

    这是市舶司牺牲了许多情报人员之后,归纳出来的地形图,宇文温看着距离海岸不过百里的高句丽国都平壤,一时间有些意动。

    高句丽为了防备周军渡海而来,登陆后直接进攻平壤,在西海岸筑起了长墙,还挖掘了长壕,其间点缀许多堡垒,可谓戒备森严。

    但在火炮和苦味酸炸药面前,这所谓“固若金汤”的防线就是儿戏。

    宇文温可以选择来个一波流,派兵走海路直接登陆高句丽西海岸,然后直取平壤,让高句丽瞬间“脑死亡”。

    这样做的成功率不低,问题在于接下来要收拾烂摊子,必须花很多人力物力和精力。

    所以问题又绕回来了:如今周国的国力,不足以支撑两个主要战场的长期战争行为。

    国力的问题,短期内很难解决,但不是宇文温回避现实的理由。

    看着舆图,他的思路开始活跃,忽然间脑海里灵光一闪,似乎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是什么呢?

    宇文温继续想,想着想着眼睛忽然不由自主聚焦到一个女人的胸部,然后顺着迷人的曲线转移到臀部,思绪瞬间紊乱。

    定睛一看,美人原来是今晚侍寝的张丽华。

    衣着清凉的张丽华,薄纱外衣之下,是若隐若现的曲线,还有迷人的凹凸有致,似乎只要扯下腰间系带,一副冰清玉洁就会在眼前展现。

    宇文温收回思绪,放下舆图,问道:“四娘睡了么?”

    “睡了。。”张丽华说着说着,近前侍奉宇文温:“。妾为夫君沏茶。”

    宇文桂英,是张丽华为宇文温所生女儿,今年已有四岁多,排名第四,宇文温见着张丽华大晚上的给自己沏茶,于是闻弦歌而知雅意:给我喝茶提神?你今晚还想睡?

    张丽华已经是他的女人,所以宇文温不急,一边喝茶,一边看舆图,试图找回方才的“灵光一闪”。

    看了不知多久,毫无头绪的宇文温忽然抬头,看看座钟,有些疑惑:人呢,怎么还不来?

    思路是找不回来了,他放下舆图,看看面前的张丽华,板着脸说道:“话说,儿子呢?说好的儿子,怎么没见影啊?”

    张丽华闻言面颊泛红,低着头“认错”:“妾知道错了。。。“

    “道歉?有用的话,要警察做什么?”

    张丽华抬起头,看着宇文温,眼神开始迷离,对于宇文温的质问,继续认错:“妾会努力的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要努力,加倍努力才行。”宇文温说完张开双臂,张丽华随即将自己扔进他的怀抱。

    两人亲昵了一会,宇文温搂着佳人,变得正经起来:“怀孕这种事,还是急不得,顺其自然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。。”张丽华看着宇文温,媚眼如丝,呼吸渐渐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见着佳人已经准备就绪,宇文温努力保持着理智,又看了看座钟,心中再次疑惑:怎么还不来?

    此次宇文温返回长安,心情有些小郁闷,不过回到皇宫,回到家人身边,心情很快便好转了。

    他“按顺序”分别对美人们履行了义务,但淑妃尉迟明月却因为身体不适,无法侍寝。

    待得“第一回合”结束,“第二回合”开始,也就是到了“自由组合”时间,宇文温首先想到的是“姊妹组合”,结果尉迟明月依旧身体不适。

    今日,宇文温觉得张丽华肚子一直没有“二胎”的动静,于是;来了兴致,有想到了尉迟明月,便“点”了两人侍寝,张丽华已准备就绪,结果尉迟明月到现在都没来。

    宇文温回宫当日,听说尉迟明月身体不适,就亲自探视过对方,见着其面色红润,不像生病的样子,当时就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没一会,前去传召淑妃的宦官入内,向宇文温禀报说淑妃身体有恙,无法侍寝,宇文温听了之后,愈发觉得有问题。

    又想了想,一个惊悚的念头从心中冒起。

    不。。。不会吧!

    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