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十七章 髡军

    自南渡海而来的海船,劈波斩浪,耗时两日即将抵达目的地,船只的前方数里外是一处海湾,待得顺利入湾,旅程就可以平安结束了。

    一艘快船迎面驶来,靠向海船,有数名船员登船,作为领航,带着海船入港。

    海湾入口处横着一道长堤,宛若一道围墙,将汹涌而来的海浪拒之门外,船只想要进出海港,需要通过长堤边的缺口,所以需要熟悉航道的人来引导,这样的人便是领航员。

    海船缓缓通过入港航道进入海港,船上乘客随后看清了海湾内的情形:一片规模庞大的建筑群,展现在他们面前。

    一年不到的时光,旅顺已经大变样,大量的建筑拔地而起,而海边大段海岸已经被水泥砌成的码头取代。

    一排排整齐的骑楼建筑沿着码头一字排开,又有数条水泥栈桥从岸边码头延伸到海里。

    大量渡海而来的船只停泊栈桥末端,卸下许多货物,由马车拉着向码头而去。

    入港的海船顺利靠泊一处栈桥,待得长梯搭好,许多男女老少在下船之前,焦虑的看着栈桥上聚集的人群,不一会便纷纷找到接船亲友的身影。

    许多人挥舞着手臂,大声呼喊起来,然后兴奋的走下长梯,和迎上来的亲友拥抱在一起。

    一番嘘寒问暖之后,人们向着码头走去,又有便民的马车,免费搭载老幼及行李前往码头。

    浮海而来的旅客,其中多有晕船者,在船上大吐特吐,有的人吐得胆汁都出来了,不过看着眼前出于意料繁华的旅顺港,大家都很激动。

    这里的热闹程度,不比他们出发时暂住的莱州黄城差,见着码头上人来人往,见着码头上堆积如山的货物,大家都对接下来的生活充满了希望。

    自朝廷收复辽东半岛南部地区已近一年,在北洋贸易公司的组织下,许多青徐之地的百姓渡海而来,在海对面的新天地开垦荒地,有了自己的田产。

    第一年即将过去,开荒的百姓初步站稳脚跟,于是借助通畅的“邮政”呼朋唤友,召集更多的人过海,在这里安家落户,开垦更多的荒地。

    现在是夏末秋初,正是农忙的季节,新来的帮手们帮着收割庄稼,然后在旅顺度过第一个冬天,待到来年春暖花开,就可以立刻进行春耕,为新一年的好收成做准备。

    他们远离家乡,到海那边的辽东半岛居住,心中免不了忐忑,虽然亲友在来信里说了旅顺千般好,虽然他们被说动了心,启程前往旅顺,但心里总是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担心这边是不毛之地,官军又少,到处都是恶贼。

    如今抵达旅顺,看着眼前规模不小的港区,又看看远处那鳞次栉比的建筑群,大家都放下心来,好奇的看着这座崭新的城市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忽然发现一丝不对:码头上有些刚下船的髡人,都穿着对襟衣服、窄腿裤,背着奇怪的背包,列队走着。

    僧不像僧,兵不像兵,这些髡人什么来头?

    髡,指的是光头或者短发,据说古代有髡刑,就是把人的头剃光或者把头发剪短以做惩罚,髡人就是罪人。

    但随着佛教大兴,这年头“髡人”一词通常指的是僧人,或者还俗不久、头发颇短的人,如今在码头上出现的大量髡人,让刚抵达旅顺的旅客们觉得疑问多多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疑问,前来接船的亲友倒是见怪不怪:“这是髡军,许多兵都是短发,所以看上去像还俗的和尚一般。”

    有人听了觉得奇怪:“髡军?官府有这样的军队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官军,是公司。。哎,这么说吧,这算是北洋贸易公司请的护院,专门清理拦路抢劫的贼人,这你们懂了吧?”

    北洋贸易公司的大名,如今在青徐之地如雷贯耳,许多人似懂非懂的说道:“喔。。。”

    第一次见识到“髡军”的人们,看着这些光头或短发男子,觉得有些新奇,听着亲友慢慢道出其中真相,才大概明白内中缘由。

    他们在莱州时,听人到处说,说官军又在辽东哪里哪里打了胜仗,后来才渐渐知道,这些捷报里说的官军,实际上不是真正的官军。

    这些军队,一样上战场玩命,但却是北洋贸易公司的爪牙,公司花钱买下这些人的命,定了契约,所以这些人就得为公司卖命。

    因为士兵大多剃了光头,或者光头上长出头发成了短发,一个个都是“髡人”,所以为了和真正的官军进行区分,旁人都把这些士兵称为“髡兵”,将其组成的军队称为“髡军”。

    虽然这些军队都有正式的名号,但说起来太拗口,不好记,更多的人还是称呼这些军队为“髡军”,所以“髡军”二字就成了北洋贸易公司名下武装队伍的别称,成为越来越常用的代称。

    髡军虽然不是正经官军,但打起仗来一样不含糊,髡军的士兵之所以要剃发,主要是因为应募的人大多身上有跳蚤、虱子,藏在头发里很难清理干净,所以要剃光头,变成髡人。

    然后接受数月的训练,合格之后,贸易公司才会发放铠甲、武器,让这些变成“髡兵”的髡人上战场。

    上了战场,这些髡兵却大多保留短发或者光头的模样,道理也很简单,首先是打理方便。

    毕竟军旅生活没那么多讲究,数月不洗一次头也是常有的事,光头或者短发,就不会因为长期不洗头导致发臭、长跳蚤、虱子。

    其次,避免肉搏战时被敌人揪着头发割喉,所以许多髡兵选择留短发甚至光头。

    而一旦脑袋受了伤,短发或者光头比较方便处理、包扎伤口,正是因为种种原因,许多髡兵时不时就“理发”甚至“剃发”,保持髡人的发型。

    髡军不同于官军,但北洋贸易公司给予髡军的待遇不错,赏罚分明,对于兵员的要求也不是很苛刻,所以很多走投无路的破落户或者亡命之徒也投了髡军,要给贸易公司当爪牙,到辽东抢钱抢粮抢女人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接船的人们不忘交代亲友:“这些髡人都是给北洋贸易公司卖命的髡兵,打起仗来疯得很,比正经的官军要凶残,你们呐,平日里在路上碰到他们,不要以为人家是法师、化主,否则惹恼了人,那是要吃拳头的。。。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