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十六章 战利品

    清晨,鸭绿水畔,许多高句丽士兵正往一艘艘临时打造的木筏上放柴禾,用绳索扎紧,将其作成一艘艘火船备用,下游不远处,又有人往河里倾倒粪便,使得河水变得浑浊、腥臭起来。

    鸭绿水,因为河水泛绿,宛若公鸭脖子上的羽色那样而得名,如今河面上漂浮着大量粪便,使得河水颜色变成了屎绿色。

    这样的河水,人及牲畜喝了必然患病,所以高句丽士兵倾倒粪便的地方,是在己方大营以及饮马地的下游。

    他们这样做,是为了污染河水,让鸭绿水下游入海口处大行城内周寇没有干净的水喝。

    河水下游入海口前,西岸边上有一座城池,名为大行城,那是高句丽国的海防要地,也是前往辽东半岛的必经之处,原有军民数万,如今城池却被周寇攻占。

    城内数万军民,沦为俘虏。

    周寇海船还驶入入海口,沿着鸭绿水溯河而上,抵达百余里外泊灼城地区袭扰,沿途烧杀抢掠不说,还大肆破坏农田。

    周寇来势汹汹,鸭绿水沿岸高句丽城镇村落为之一撼动,为防泊灼城有变,各地援军纷纷赶来,周寇见着没有便宜可占,便收缩兵力,以大行城为据点,赖在鸭绿水入海口附近不走。

    对于高句丽来说,鸭绿水入海口处的大行城被周国所占,这意味着对方随时可以派遣战船沿着河流而上,攻占沿途城池,然后将高句丽国土一刀两断。

    鸭绿水东南,是以国都平壤所在的东部国土;鸭绿水以西,就是绵延大山,还有辽东,还有靺鞨人居住的山林,是高句丽的西部国土。

    一旦让周国达到如此目的,意味着高句丽周边局势极度恶化,因为若是丢了辽东,又被切断了和靺鞨各部的联系,仅以鸭绿水以东国土的实力,高句丽很难撑太久。

    西有周国,东有新罗、百济,在这样的东西夹击之中,高句丽迟早要亡国。

    所以,大行城失守的消息传来,高句丽国内震动,随即调集各地军队聚集鸭绿水,向着大行城进军,誓要赶在冬天到来之前,收复这处海防要地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周寇海船再次溯河而上、搭载兵马实行突击,高句丽军队在河边准备了大量火船,就等着周寇战船逼近,一把火烧个干净。

    又倾倒大量人畜粪便污染河水,为的是让下游大行城内周寇生病。

    而高句丽的前锋军队,已于昨**近到大行城外数里处扎营,有干净的山泉作为水源,不怕误饮变脏的河水。

    眼见着一切准备就绪,高句丽军队就等着时机成熟,全力攻城,赶在冬天来临之前,收复大行城。

    上游的高句丽军队在做准备,鸭绿水下游,大行城北高句丽大军营地升起袅袅炊烟,伙夫们正在忙着做饭,为大军提供朝食。

    全军上万人,加上战马,人吃马嚼的每日下来消耗很大,昨日扎营一时半会顾不上挖足够的灶台,如今伙夫们得继续挖坑取土,挖好足够数量的土灶。

    一名正在挖灶的伙夫,挖着挖着,在地里挖出一条奇怪的线缆,这线缆似乎很长,从宿营地延伸到外面不知何处,其他几人围上来,好奇的用力扯。

    却扯不动。

    有人拿刀来砍,砍破皮之后,发现竟然是一股铁缆。

    什么人在这里埋下铁缆这铁缆有何用途

    正百思不得其解间,大家忽然听到南面大行城方向传来号角声,抬头看去,似乎有兵马从城内涌出,向着大营而来。

    营地里随后响起鼓声、号角声,还未来得及吃朝食的高句丽将士们赶紧拿起武器备战,准备给来犯之敌以迎头痛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地面下传来惊天动地的雷鸣声,随后地面剧烈震动起来,许多高句丽士兵还没回过神,就被地底下迸发的火光和浓烟笼罩。

    周军预先埋在地下的大量轰天雷,经由线缆来了个“电起爆”,那一瞬间,大半高句丽军营被炸上天,浓烟滚滚之中,一朵模模糊糊的蘑菇云冲天而起,数里外都能看见。

    已经出城的周军兵马,见着敌军营地为烟雾笼罩,呼喊着奋力向前,痛打落水狗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翌日,大行城南门,大量马车出城,许多车上的箩筐里,装着大量血迹清晰可见的铁甲、兜鍪,又有大量钱粮布帛,被即将撤退的周军士兵运往城外码头。

    在那里,在临时搭建的栈桥末端,停泊着大量海船,这些海船即将搭载出击鸭绿水畔的将士返程,返回辽东半岛南端的旅顺。

    实际上,这些周军将士并不是正经官军,他们都是北洋贸易公司的武装人员,此次出击鸭绿水畔,目的是抢劫,所以没必要在这里和高句丽大军死磕。

    昨日,近万高句丽军队在“轰隆隆”之中土崩瓦解,乘势掩杀的北洋贸易公司队伍收获颇丰,但随后还有数万高句丽军队虎视眈眈,于是,撤退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一个个披头撒发的女子,蜷缩着坐在一辆辆出城的马车上,身上衣不遮体,裹着些许破布做遮掩之用,她们看着正在向海边行进的队伍,又看看海边大船,本已灰败的面孔,满是惊恐之色。

    她们本是大行城及鸭绿水河畔附近村落居民,如今作为战利品,被渡海而来的“恶贼”为所欲为。

    被人折腾了许久,如今一个个瘫软无力,只能蜷缩在车里,任由马车将她们带往码头,登上海船前往异国他乡。

    押送马车的士兵之中,张五郎满意的看着车上一名女子,看着女子那暗淡的眼神,又想起昨夜折腾对方时那美妙情景,不由得腹部发热。

    待得上了船,老子还要好好疼你!

    张五郎如是想,他虽然不知道这女人的名字,对方也不会说汉语,但无所谓,只要是女人、能生就行。

    天天搞,夜夜搞,张五郎就不信搞不大对方的肚子,到时候对方生下个大胖小子,老张家就有后了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张五郎憧憬起来,他卖命换来个媳妇,实在是太值了,不然若以家乡的情况,他这种家徒四壁的破落户,连请媒婆的钱都付不起,哪来的媳妇

    张五郎和青州各地许多度日艰难的人一样,给北洋贸易公司卖命,签了契约,接受训练,然后服从公司的安排,到辽东打仗,抢高句丽的钱、粮食和女人。

    许多人死了,但也有许多人靠卖命发了财。

    张五郎是运气最好的那一批人,此次随着船队出击高句丽的鸭绿水地区,靠着作战时的出色表现,获得了优先挑选战利品的资格。

    他毫不犹豫选了一个年轻、屁股大的女人,要给老张家传宗接代。

    又要了一些金银首饰,准备在公司的“员工住宅区”换一套“小户型”,努力和抢来的媳妇“困觉”,争取早日把媳妇的肚子搞大。

    张五郎的打算是这样,他的几个同伴也是这样打算,大家玩命换来挑战利品的资格,都不约而同选了女人,要给祖宗延续香火。

    此次公司攻破大行城,并不打算长期驻守,高句丽大军来势汹汹,公司不打算硬碰硬,所以昨日解决了一股高句丽兵马,打得对方退避三舍之后,大家就要撤了。

    登上大海船入海,高句丽大军人再多都追不上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张五郎和同伴们对未来充满信心,今年,他们靠着自己的努力获得了珍贵的战利品,来年,可得更加努力才行。

    渡海前的动员大会上,“掌柜的”说得不错,朝廷如今要对付突厥,没空管辽东高句丽小贼,所以大家去辽东抢劫。。。打仗,实际上就是为朝廷分忧。

    也是为至尊分忧!

    张五郎觉得自己的选择没错,与其在家乡饱一顿饥一顿打光棍等死,还不如去辽东玩命,抢钱抢粮抢女人!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