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十五章 口号

    

    夜幕下的建安城,有些许火光闪烁,山风轻轻吹拂,将城里的声音带到半山坡,正在半山坡潜伏着的高句丽士兵,听着风中那若有若无的哭喊声,一个个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建安城沦陷后,城中军民悉数被俘,敌寇必然百般蹂躏,所以现在才会有哭喊声传出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许多士兵恨得牙齿咯咯作响,恨不得马上潜入建安城,将那些可恶的敌寇碎尸万段。

    但现在入夜不久,敌寇的警惕性必然很高,此时他们贸然靠近,很容易被对方察觉,所以还得等。

    想着还得等,许多士兵强压着怒火,趴在草丛里琢磨着,想着一会要如何给敌人一个好看,以便报仇。

    当然要报仇,这将近一年来,周国在辽东干了许多事,就是不干人事,什么坏事都做尽了,一件两件、三件四件还有许多件事,大家都记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所以高句丽的军民都把来袭的周**队称为“周寇”。

    去年秋天,周寇攻占了半岛末端的卑沙城等要地,然后以此为据点,开始向半岛北部地区大肆袭扰,所幸冬天很快来临,周寇的侵袭很快消停。

    待到今年开春,周寇再度活跃起来,乘船北上,开始袭扰建安附近地区。

    一开始,这种海寇作风的袭扰,大家都没有真的往心里去,严密警戒的同时,只当对方是闻见肉腥的苍蝇。

    未曾料这些苍蝇越来越大胆,也越来越多,后来,在建安城西海岸上直接登陆的人竟然过万,还有许多骑兵。

    建安城的驻军不算多,仅能自保,所以在向北面的安市城派出求援使者后,军民便据城死守,等待援兵的到来。

    安市城、辽东城很快便派出援兵,在增援建安的同时,要将这股敌寇击退,结果一场大战之后,官军败北,那支敌军便愈发嚣张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围住建安城却没有攻打,而是在周边烧杀抢掠,又将许多田地里刚种下不久的庄稼损毁,然后北上,开始袭扰安市城。

    安市城守军与其野战交锋,接连吃了几次亏后闭门自守,周寇便毁坏城外农田以及水利设施,还拖着俘虏在城外驰骋。

    此举激得城中兵马出战,多次交锋,官军依旧吃了许多亏,于是只能眼睁睁看着敌人破坏农田却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这些周寇也不攻城,破坏完城外农田后便撤军,一番折腾下来,建安、安市地区的春耕完全被破坏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两地驻军组织城中百姓补种庄稼,却错过了最好的春耕时机,待到秋天时粮食产量必然大减。

    结果到了夏末,周军又乘着海船来了,依旧在建安附近登陆,击败出击的官军,四处烧杀抢掠,逼得百姓躲入建安城,然后这些周军又开始破坏农田。

    安市、辽东城派来的援军,兵力比上一次多了许多,却依旧在野战之中被周寇击败。

    周寇随后袭扰安市,将城外农田本就不多的庄稼损毁一空,此举可谓恶毒至极。

    周国这两次入寇,目的就是破坏农田、损毁庄稼,人为制造歉收、绝收,其手段之恶劣、用心之卑鄙、暴行之令人发指,让高句丽将士恨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而这次周国入寇,大家以为对方大肆破坏一番后就会撤退,结果建安城竟然被周寇攻破了。

    建安城陷落,意味着周寇的意图很危险:对方是要对辽东动手,而不是满足于抢劫、搞破坏。

    若把辽东半岛比喻成一只手臂,卑沙城就是手腕,而位于腋窝处的城池,东面是位于鸭绿水畔的大行城,西面就是位于海、河交汇处的建安城。

    一旦周军占据建安城并就此长期驻军,不仅威胁到建安北面的安市城,也会让高句丽完全失去收复辽东半岛的可能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是夏末,距离冬天不算太远,周国即便对辽东有想法,也不可能这个时候才开始大举进犯,但高句丽在辽东的傉萨们意识到不能任由周国为所欲为,于是调集大军南下,要收复建安。

    这支军队的兵马有数万之众,浩浩荡荡南下,沿途大张旗鼓,此举就是要让周军细作探得明白。

    而与此同时,又有小股精锐士兵先行出发,要趁着建安周寇以为官军尚有几日抵达之际,来个出其不意。

    如今夜色渐浓,已是深夜时分,准备良久的高句丽士兵,开始向山上建安城摸去。

    建安城筑在南北两条起伏的山脊上,周回十余里,城墙为土石筑成,呈不规则的长方形,西宽东窄,他们只要从“腰部”摸进城,很快就能将城内周寇一分为二。

    城内宛若洼地,东高西低,中间有一小山,顶部比较平坦,是全城的防御核心,在那上面可以很方便的指挥全城防守,想来会是敌人主帅扎营的地方。

    这就是高句丽精锐的主要进攻目标,只要趁夜摸进城,突击小山顶部营帐,就一定能将敌军主将抓获或者干掉,到时候周寇没了首领,必然大乱。

    去年,周寇趁着大雨摸了卑沙城,这次,他们要以牙还牙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清晨,阳光洒在血迹斑斑的地面上,已经凝固的血迹红里带黑,而倒在地上的士兵,身上兜鍪、铠甲都已经被剥下来,身上任何值钱的东西,也都被搜刮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一个个胸怀怒火的高句丽士兵,如今都已没了气息,光溜溜躺在冰冷的地上,宛若一只只被割喉、放血的野猪。

    战斗在半夜爆发,在凌晨时结束,猎人变成了猎物,猎物变成了猎人,战斗结果一边倒,没有什么悬念。

    高句丽大军南下,声势浩大,按其行军速度尚有数日才能抵达建安城外,一场恶战那时才会打响,然而对方很有可能派出小股精锐提前出发,乘着己方不备实行偷袭。

    这是周国将领们战前的预测,如今化为现实,半夜摸进城的高句丽精锐,被守株待兔的周军士兵轻易击溃,然后就是一边倒的“砍瓜切菜”。

    黑灯瞎火的抓俘虏麻烦,所以周军士兵下了死手,只要双肩没有绑着白布带作为标志的人,统统往死里射,待得天亮之后,建安城内外到处都是死去的高句丽士兵。

    也许有些许漏网之鱼逃了,但周军将士不在乎,至于杀掉跪地求饶的高句丽士兵,此举可能会被朝廷里的“有识之士”发难,但他们才不会管。

    杀俘太残暴,这只是对于官军将士而言,而如今建安城内的周军,实际上不是官军,他们是北洋贸易公司雇佣的武装人员,和保护商队的保镖差不多。

    既然不是官军,大家就不是正经军人,那些官军必须严格遵守的军纪,就没必要讲究太多。

    处置战俘是这样,处置其他战利品也是如此,北洋贸易公司,有自己的“规矩”。

    城内小山上响起钟声,那是主将发号施令,让大家赶紧收拾收拾,马上撤军,放弃建安城,带着战利品下山,到海边登船,打道回府。

    从建安城里搜刮的金银珠宝、钱粮布帛,如今都已装车,等待启运,而被胜利者分配并“享用”的女人们,如今头散发、双腿发软,被新主人们扛上车,蜷缩着身体,惊恐的看着四周。

    马车缓缓动起来,沿着小路下山,将她们带离建安,前往异国他乡。

    随行的武装人员,看着各种战利品,又看看一个个带着镣铐的俘虏,还有车上那低头哭泣的女人们,大家都觉得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公司有规定,能者多劳,多劳多得,大家靠本事抢来的战利品,想怎么处置,就怎么处置。

    北洋贸易公司对高句丽建安城发动的进攻,目的是“抢劫”,抢够了,队伍自然就撤了,没必要和高句丽大军死磕。

    大家给北洋贸易公司卖命,不是为了什么听不懂的“国家大义”,纯粹是为了北洋贸易公司许下的“买命钱”,还有那一句口号:

    “到辽东去,凭本事抢钱、抢粮、抢女人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