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十四章 活力

    雨后初晴,西阳城外草地上,十几个幼童骑着果下马在相互追逐,欢声笑语不时响起,随从们在一旁见着此情此景。心里既高兴又不敢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果下马很矮,幼童骑在马背上,即便不慎摔下来,也不会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但幼童之中有一人身份不一样,若是摔坏了,那可不得了。

    随从们仔细看着“目标人物”的身影,远处西阳城头,一名女子同样有些紧张的盯着那个幼童。

    已经“病逝”多年的太平公主(千金公主)宇文氏,如今一身便装,宛若寻常民妇,在对外开放的城头眺望城外景色,带着着面纱的胡姬阿涅斯陪伴身边,还有几名健妇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千金公主拿着千里镜,看着侄子骑马嬉戏的身影,视线一直不舍得离开,她就怕侄子一不留神坠马,若是这一摔把腿摔断了那可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然而见着侄子那兴高采烈的模样,千金公主又觉得很开心,小家伙如今过得很好,她这个做姑姑的当然也高兴。

    她的侄子禅让帝位后搬出皇宫,被新君降封为赵郡王,封国为河北赵州赵郡,食邑一万户,和当年赵国的封国襄国郡距离不是很远。

    因为逊帝年幼,所以新君安排他母子先到黄州西阳定居,在这里接受教育,至于之国一事,待到成年再说。

    赵郡王是郡王爵,而逊帝是故赵王宇文招唯一的孙子、先帝唯一的儿子,新君大概是考虑到这点,给了逊帝一个和“赵”字沾边的封爵。

    之所以不封为赵(国)王,还是要淡化逊帝的身份,二来也算是留了一分情谊,让太祖一脉香火绵阳下去。

    就不知这情谊能延续多久。

    数百年来,废帝(或逊帝)多没有好下场,即便是同宗之间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最近的一个例子,就是陈国的陈顼、陈伯宗叔侄,陈伯宗当了少年天子,却被自己的叔叔陈顼夺了皇位,废为临海(郡)王,没多久便“暴毙身亡”。

    此次周国皇位流转,同宗禅让,幼帝逊位,成为赵郡王,千金公主一直担心,担心自己的侄子会和陈伯宗那样,数月后暴毙身亡。

    但她侄子好好的活着,转眼已在黄州生活了四个年头。

    如今和伴当骑着果下马在草地上驰骋,高兴得大呼小叫,千金公主见着此情此景,感慨良多。

    新君仁厚,没有赶尽杀绝,放过了逊帝,让其与母亲生活,同时,新君也留了她一命。

    千金公主收起千里镜,看着西阳城外情景,许久后收回视线,沿着台阶向城下走去。

    宇文温留了她一命,没有把她流放边疆,也没有真正将她软禁在方寸之间,而是让她到西阳定居,时不时可以看见逊帝的日常生活情形。

    这有前提条件,就是不许姑侄见面,而太平公主早已“病逝”,世间再无此人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千金公主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,外人不知道她是逊帝的姑姑,而逊帝(赵郡王)也不知道姑姑还活着,也住在黄州西阳。

    千金公主实际上过着半软禁的生活,身边仆人都是天子安排的人手,吃穿用度都不需要千金公主费心,平日里可以到城内走走看看(不许出城),但不得离开随从的视线。

    更不得和赵郡王见面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陪伴千金公主的胡姬阿涅斯稍微自由些,平日里不仅可以在城内各处随意走动,还可以出城,当然,身边必须有人陪同。

    这是当今天子划定的底线,千金公主和阿内斯知道分寸,绝不敢逾越。

    千金公主不便到处行走,阿涅斯便为密友跑腿,时不时到街市逛街,购买胭脂水粉、珠宝首饰,或者买些小动物以及奇珍异宝。

    千金公主没有伴侣,也不需要出席什么公私场合,所以实际上不需要什么珠宝首饰、胭脂水粉,但阿涅斯一直坚持为千金公主简单打扮,否则她觉得这样的生活和在庙里出家没太多区别。

    两人相伴,衣食无忧,冬天有暖气御寒,夏天有冰块消暑,倒也过得不错。

    一行人走下城头,漫步街边,看着熙熙攘攘的来往人群,看着繁忙的有轨马车,千金公主和阿涅斯感受着西阳城的活力。

    这活力是如此充沛,连带着让本已心如老者的千金公主都“年轻”起来了。

    当年,弟弟遇害身亡,侄子朝夕不保,一心复仇的千金公主,却发现自己的行为让密友阿涅斯无辜受牵连,经历了一次大悲到大喜的磨难后,她唯一的念头,就是希望宇文温言而有信,放逊帝一条生路。

    如今,见着侄子活力四射,千金公主心中又燃起了新的希望:她想好好的活下去,就这么远远看着弟弟的儿子长大,看着弟弟的儿子成家,看着弟弟有了孙子、孙女。

    而她自己,和阿涅斯相伴后半生,算是弥补自己当初亏欠对方太多的人情。

    千金公主想要活下去的念头越来越强烈,而充满活力的西阳城,让她感受到“生机勃勃”,每当她漫步街头,看着一张张笑脸,看着一个个朝气蓬勃的身影,仿佛整个人都活力四射起来。

    每次远远看见侄子,她都能看见侄子的笑容,侄子过得开心,她也开心。

    阿涅斯在一旁,见着千金公主面色平静,心里颇为高兴,在黄州西阳生活的日子虽然有些束手束脚,但总体而言还是过得很不错的,她见着千金公主吃得下饭、睡得着觉,自己也放心许多。

    对于阿涅斯来说,她就只有千金公主这一个朋友兼亲人,能和对方相伴过完余生,是个不错的选择,

    熙熙攘攘的街道,人声鼎沸,背着挎包的报童,此时纷纷出现在街头,扬着手中的报纸,大声呼喊着:“捷报、捷报,辽东捷报!”

    “官军攻拔辽东建安城!官军攻拔辽东建安城!俘虏万人,缴获无算!!”

    呼喊声引来路人纷纷驻足,有人拿出一枚铜钱,买得一份报纸细细端详,千金公主见状正想说话,阿涅斯早已心领神会,招手示意报童近前。

    千金公主已经习惯通过看报纸了解天下大事,此时拿着刚买到的报纸看起来,阿涅斯凑过头去,瞥了一眼封面新闻,不由觉得奇怪:

    “咦?不是说官军么?怎么是北洋贸易公司的什么。。。武装队伍?”

    千金公主闻言点点头:“嗯,就是北洋贸易公司的武装队伍,朝廷还没有正式对高句丽宣战,当然不需要动用官军。”

    “那。。那这算什么?一个做买卖的商社,去。。。去辽东攻城略地?”

    阿涅斯还是无法接受这么一个奇怪的现实,千金公主收起报纸,笑道:“这算什么?算高句丽倒霉了呗!”

    宇文温曾经对她说过,要解决海外蛮夷,频繁动用官军会过度消耗国力,所以,需要“有活力的社会组织”来“调教调教”这些番邦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北洋贸易公司,就是那种“有活力的社会组织”。

    开始“调教”高句丽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