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十三章 蓝宝石

    黑云压城,暴雨倾盆,天地间白茫茫一片,然而西阳城内商业街依旧人声喧嚣,新式“骑楼”建筑,让人们“逛街”时不需要打伞,也一样能逛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身着便服的于仲文,一把拉住想要往前跑的儿子,看看外边瓢泼大雨,又看看廊道上熙熙攘攘的人流,只道骑楼的设计果然有用。

    骑楼,自古罕见的建筑结构,如今从黄州西阳兴起,渐渐在周边几个大城流行起来,回京述职的于仲文,中途路过洪州南昌时,就见识了什么是“骑楼”。

    骑楼是一种外廓式建筑,就是一排二层以上的建筑,在临街位置留出公共通道,然后二楼以上向前突出,有成排的柱子支撑,成为这个公共通道的挡雨棚。

    行人走在这个公共通道(廊道)上,不怕风吹日晒雨淋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骑楼有这种好处,所以无论天气情况如何,都不会影响人们“逛街”的兴致,商家对此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骑楼的一楼多为商铺,二层以上可以住人,这对于寸土寸金的黄州商业街来说,是不错的建筑选择,所以据说当初街道改造时,没有人反对。

    这一切,于仲文都是听接待的吏员说的,此时看着骑楼街景,又见着儿子一个劲要往前走,不得不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小于”看中的是前面一家出售“面人”的店铺,小家伙虽然不识字,但店前偌大的面人(纸制)招幌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来到店门前,看着左右玻璃橱窗里展示的各式各样面人,才四岁的“小于”看得目不转睛,几乎要贴在玻璃橱窗上,随后回头眼巴巴的看着于仲文:“阿耶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买,买,买。。。”

    于仲文刚说完,几乎是被儿子“拖”进面人店,店里已经有许多小客人及其父母,显得有些挤,所以于仲文的随从没有进店,但一名年轻女子还是跟了进去。

    女子面容姣好,年纪轻轻,和年过五旬的于仲文形成鲜明对比,若说两人是父女都没问题,然而女子为于仲文的妾。

    “小于”,是女子为于仲文生的儿子。

    是于仲文唯一的子嗣。

    年过五旬方得子的于仲文,对儿子凶不起来,只要“小于”的要求不是太过分,“老于”都不会拒绝。

    所以,即便不分良贱的“逛街”,不分良贱的和人挤在店里,于仲文都毫无怨言。

    看着儿子被样式繁多的面人弄得不知所措,看着侍妾陪着儿子选面人,看着这母子的身影,坐在一旁高脚坐具——椅子上的于仲文,有些失神。

    若是儿女们健在,他恐怕都已经有孙子、外孙了。

    将近二十年前,大象二年的那场变乱,于仲文遵循家族的立场,拒绝了尉迟迥的拉拢,突围时失去了妻儿,迥然一身逃回长安,从此和尉迟迥结仇。

    后来他继娶,也有了儿女,却因为隋国灭亡,家破人亡,只身逃往江南陈国。

    为了报仇,于仲文成了陈国佞臣孔范的马前卒,如愿击败尉迟迥的儿子尉迟佑耆,为尉迟家族的灭亡尽了一份力。

    尉迟家族灭亡,陈国灭亡,面对宇文天子,于仲文选择听天由命。

    于家已经为大象二年作出的选择付出了代价,那就是满门抄斩,只剩于仲文一人苟活,而杀他全族的仇人是尉迟氏,不是宇文氏。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这点,加上袭击尉迟佑耆一事,所以宇文天子网开一面,没有处决于仲文。

    于仲文赋闲在家,未得任用,每日看看书,或者游山玩水,倒也过得自由自在。

    没多久,天子崩、杞王薨、幼帝立、年轻的杞王辅政,他得以启用,到洪州总管府任职。

    没过几年,年轻的杞王薨,更年轻的豳王辅政。

    再过一年,豳王受禅称帝,改元明德,周国的权力格局,总算稳定起来。

    于仲文在任上平平安安,还喜得一子,如今奉命回京述职,带着家人去长安,途径黄州西阳,见时间充裕便小住几日,一家人在西阳走走看看,开开眼界。

    现在,看着年幼的儿子,想想已经遇害多年的儿女们,于仲文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他没想到自己年逾五旬还能有儿子,没想到于家的香火还能传下去。

    于仲文不打算续弦,免得老夫少妻家里生事,也免得自己的儿子变庶子然后被人欺凌,于是这些年就只有侍妾数名陪伴身边,日子过得倒也自在。

    见着儿子挑面人挑得眼都花了还拿不定主意,于仲文顾不得良贱之别,挤到展示柜前。

    先问儿子喜欢哪些面人,随后向店伙计说道:“这些面人,都要了!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某首饰店,厢房内,“小于”专心致志看自己的面人们,于仲文陪着小妾看首饰,虽然置办首饰要花不少钱,但妇人总得有些首饰才像话,于仲文小有积蓄,所以打算也让儿子的母亲开开心。

    西阳商业兴盛,胭脂水粉店、首饰店有很多,于仲文事前先让随从打听清楚,大概知道哪几家首饰店的首饰价格实惠,今日便直奔店铺,来个“有的放矢”。

    这家店,不仅有金银首饰、玉首饰,还有宝石首饰出售,这些首饰上的红、蓝宝石,据说都是产自遥远的狮子国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可能是冒充宝石的玻璃首饰。

    这不是于仲文胡思乱想,他在洪州总管府时,就经常听闻有不法奸商用玻璃首饰充作宝石首饰骗人的事情,不过今日他选的首饰店信誉很好,所以不存在这种问题。

    此时,店伙计正向两位客人介绍店里的宝石首饰,顺便把话题扯远一些,扯到中原宝石首饰的渊源。

    中原的宝石首饰,一直都不是很流行,不是大家不识货,是因为宝石产地少,加上宝石很硬,雕琢起来麻烦,所以自古中原多以金、银、玉首饰为主。

    直到魏晋之后佛教大兴,有一种名为“金刚石”的石头从天竺传入,这种石头能够雕琢宝石,而各类宝石首饰也随着胡商来到中原,宝石首饰才渐渐多起来。

    但宝石首饰的价格还是不菲,直到南洋贸易公司成立并大力发展海贸,和域外番商多有买卖,才从海外狮子国购入大量宝石。

    又向番邦工匠学习了宝石雕琢工艺,借助金刚石等工具对各类宝石进行“加工”,做成漂亮的首饰出售,加快了宝石首饰的流行,并明显降低了宝石首饰的价格。

    黄州西阳借着这股东风,成了新兴宝石首饰行业的发源地之一,大量宝石原石在西阳被珠宝匠们加工成各类首饰,然后大量销售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伙计把话绕回来,开始展示店内的宝石首饰。

    看着一件件漂亮的宝石首饰,“小于”的母亲只觉眼花缭乱,“小于”的父亲“老于”也不知该如何选择。

    宝石首饰的价格终究不便宜,于仲文还没财大气粗到“这些首饰都要了!”的地步,自己又不擅长挑首饰,只能默默等着小妾做决定。

    一旁的伙计见着这老夫少妻有些拿不定主意,于是按着“营销套路”,向客人推荐起来。

    所谓“营销套路”,就是既要让客人觉得推荐的首饰不错、买得起,又不会让客人认为店家觉得他们穷,所以推荐一些便宜货。

    这种套路有讲究,推销者察言观色的本领要强,但对于店伙计来说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一番套路过后,店伙计成功推销了一对红宝石耳坠、一件蓝宝石项链,还有一支宝石步摇。

    于仲文一日之内花掉许多流通券,钱袋瘪了许多,心疼是肯定的,但见着娘俩兴高采烈的样子,他觉得太值了。

    一家人,就该高高兴兴的,不是么?

    走出雅间,于仲文一家正要往大门走,另一雅间走出数名女子,当头一人带着面纱,看不清面容,却看得出是深目高鼻,棕色头发。

    如此模样,一看就知道是胡姬,身后数女走路带风,看样子是身手不错的健妇。

    于仲文看去,这胡姬有着一双湛蓝的眼睛,就像一对蓝宝石般漂亮。

    那名胡姬见着“小于”好奇的盯着自己,礼貌性的对着于仲文一家点点头,随后走向大门。

    西阳城里胡姬并不罕见,于仲文倒不觉得有什么稀奇的,见着外面雨势渐小,他抱起儿子问道:“一会想去哪里?”

    小家伙满怀期待的说道:“看。。。看皮影戏!!”

    “好,阿耶带你去看皮影戏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