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十三章 咔嚓、咔嚓(续)

    晋阳,行宫,天子宇文温在此宴请贵客、突厥突利可汗,方才前方有捷报传来,称官军于乞伏泊再次击败突厥都蓝可汗,俘获无算,于是主宾双方就这一好消息议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真是可惜,乞伏泊一战,让都蓝可汗跑了,而恒安一战,达头可汗亦逃脱,这真是让朕扼腕叹息。。。不然,朕马上就能派兵护送你回去,即大可汗位。”

    “天子恩宠,小臣受宠若惊,但愿为陛下牵马执鞭,不敢有非分之想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可汗严重了,可汗是草原上的雄鹰,自当展翅高飞,哪里能做一笼中鸟?朕若如此行事,天下百姓可都是要看笑话的。。。来来来,再饮一杯!”

    宇文温和突利可汗互相吹捧,主宾推杯换盏,葡萄美酒一杯接一杯的喝,烤牛羊肉一块接一块的吃,好不快活。

    周国和突厥正在打仗,两国将士如今正在各处战场上生死相搏,结果两国的头头在一起把酒言欢、其乐融融,这样和谐的场景和尸横遍野的战场比起来,实在是太讽刺了。

    若有多愁善感的诗人在场,怕是要悲愤欲绝:大周天子这样做,对得起为国捐躯的忠臣良将么?

    当然对得起,宇文温如今招待的突利可汗,并不是突厥国内的大可汗,仓皇逃入周国境内时,左右不过百余人,惶惶然宛若丧家犬。

    突利可汗阿史那·染干,虽然是正牌阿史那家族的男子,却已为家族所不容,仓皇出逃至此,宇文温招待这么个走投无路的突厥贵族,哪里能算是不尊重为国征战的将士。

    如今的突厥大可汗,东边(东突厥)是都蓝可汗,西边(西突厥)是达头可汗,突利可汗与都蓝可汗有隙,然后矛盾越来越大,以至于一山不容二虎。

    一番激战之后,突利可汗大败,投降只有死路一条,于是只能跑。

    东突厥毗邻周国并、朔之地,突利可汗本想来个“就近”,但怕到了周国被“咔嚓”,于是向西而去,要投奔达头可汗。

    逃亡之路走到一半,却听闻达头可汗已经和都蓝可汗联盟,走投无路的突利可汗在“老朋友”长孙晟的建议下,一咬牙跑到周国境内,寻求庇护。

    坐镇晋阳指挥军队作战的宇文温,大张旗鼓招待这位落难可汗,给予对方高规格的接待,虽然不至于谄媚,但也隆重至极,给足了突利可汗面子。

    大小筵席不断,各种新式烹饪技术做出来的佳肴,每次都不带重样的,各种美酒,各种吃喝玩乐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即便是皮演戏表演,旁白和台词用的都是突厥语,可谓体贴之至。

    宇文温还让忙着转运大军粮草的太子作陪,父子俩陪着突利可汗父子一起喝酒,算是提前培养下一代的“友谊”。

    在旁人看来,天子如此隆重接待突利可汗,若不是没有适婚的公主或宗室女,早就要来一场和亲。

    但宇文温可不是这么想,即便他真有待嫁的女儿或者宗室女,也不会搞和亲。

    和亲是这个时代司空见惯的政治、外交手段,不一定代表着屈辱,但宇文温始终过不了心里的那一道关,他不是有道德洁癖,而是觉得自己还未窘迫到如此地步。

    周国国力日盛,兵强马壮,靠“送女”才得以维持的短暂和平,还不如不要。

    宇文温这么卖力表演。。。。招待突利可汗,当然有所图,他想乘着都蓝可汗、达头可汗兵败如山倒的好机会,扶植突利可汗,以此挑动突厥内乱。

    扶持傀儡分裂敌国,这种手法古今中外各国都屡试不爽,宇文温能想到这点,他不认为突利可汗会不明白。

    正常来说,没有人愿意做傀儡,只是突利可汗如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,看上去人畜无害,但宇文温可不会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扶持傀儡,一不留神就会养虎为患,反受其害。

    历史上的无数例子已经证明了这点,所以宇文温心中一直不断提醒着自己,千万要小心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别无选择,他不会这么做,但以这个时代的现状来看,也只能如此行事。

    酒过数巡,宇文温再次举杯,笑眯眯的看着突利可汗,祝曰:“为了两国交好,来个一饮而尽!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咔嚓、咔嚓。。。”

    躺在榻上醒酒的宇文温,手里拿着一把没装填的转轮手枪,他不停扣动着扳机,让转轮手枪的击锤不停动作着,发出“咔嚓、咔嚓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声音很枯燥,但在宇文温听来很悦耳。

    他还是没能“发明”出雷汞,这意味着不会有底火,更别说真正意义上的子弹,那么纯粹的黑火药转轮手枪是无法推广的。

    这种很“原始”的转轮手枪,哑火率高,装填麻烦,操作不当还容易爆炸、走火,能做到三成三的发射率,宇文温觉得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他不惜花费血本给精锐骑兵配备这种武器,就是想增加周军作战时的胜算。

    转轮手枪的杀伤距离不过二十步,射程比不上骑弓,但在骑兵混战时有奇效,善骑射的突厥兵。其娴熟的马上作战技巧及个人勇武在转轮手枪面前变成了摆设。

    按照实际战果来看,转轮手枪的表现不错。

    就是太贵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宇文温叹了口气,把转轮手枪放好,坐起身,看看一旁的座钟。

    时间差不多到了,宇文温起身,换下沾着些许酒气的衣物,换上一身干爽的便服,然后洗了把脸。

    下午四点整,太子宇文维城、皇子宇文维翰、宇文维宁入见。

    此次宇文温带着全家来晋阳,一来是“旅游”,二来是让儿子们有锻炼的机会,如今宇文维城仨兄弟负责督办粮草转运等事宜,忙得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功课时间到,化身“教授”的宇文温,开始向“学生”提问:“为父出的题目,你们想来已经做好了,现在,太子先说,先说结论。”

    “是,父亲。”太子宇文维城答道,随后坐直身子,开始回答:“父亲,打仗太贵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官军如此规模对突厥作战,用不了几年,国库就要空了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