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十二章 咔嚓、咔嚓

    乞伏泊畔某无名小山边一片狼藉,到处都是倒毙的尸体,有死人,也有死马,空气里弥漫着硝烟和血腥味的混合气味,有些难闻。

    依山结阵据守的周军,接连打退了突厥军队的轮番进攻,此次太阳西沉,战事告一段落,突厥军队后撤,周军将士抓紧时间休整。

    行军总管薛世雄,绕山走了一圈,结束巡视后,看着不远处波光粼粼的水面,又看看外围若隐若现的敌军营地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十余日前,雄威军于族蠡山遭遇突厥主力军队,一场大战,轻易就将对方打崩,来迟一步的薛世雄所部骑兵,询问过俘虏之后,得知突厥的都蓝可汗败逃,顾不得休息赶紧追上去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追上了,薛世雄带兵突击对方营地,打得突厥兵马伤亡惨重,溃兵四处奔逃,但都蓝可汗却溜了。

    薛世雄领兵继续追击,一直追到这乞伏泊畔,一番厮杀之后,突厥人伤亡惨重,走投无路的都蓝可汗差点投湖自尽,结果正好一股突厥兵马经过,让都蓝可汗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突厥兵马众多,将追击至此的周军围了起来,但薛世雄和部下的战斗力很强,四千余人结阵自守,硬是让上万突厥军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双方在此僵持已过三日,薛世雄和部下依旧斗志满满,他琢磨着突厥军队强攻无法得手,迟早要撤军离开,故而觉得有些惋惜。

    都蓝可汗就在眼前,他却无法将其击杀或者活捉,如此天赐良机以后恐怕不会再有了。

    当然,突厥人也可能在等援军,待得又有兵马抵达,就要靠着人数优势将他们歼灭。

    对此,薛世雄丝毫不在乎,他对自己部下的战斗力有信心,加上箭矢充足,对方即便再来一万人,急切间也无法打败他们。

    更别说随后跟进的雄威军,应该也差不多该抵达这里,到时候真要再来一场大战,谁胜谁负还两说。

    薛世雄所部,是和雄威军一起出击、突入敌境,相互间配合、照应,所以薛世雄不是孤军深入,而雄威军的实力他很清楚,只要不是深入敌境太远,完全有能力安全撤回朔州。

    有这么一个强援在,薛世雄根本就不怕眼前这些突厥人,更别说他们自己战斗力也不差,全是骑兵不说,马匹也很多,带着的干粮也足。

    但就这么让都蓝可汗溜了,真是一大憾事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薛世雄从腰间掏出一把转轮手枪,拿在手里,看着看着,扣动扳机。

    “咔嚓、咔嚓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弹巢里没有装填“弹药”,所以打不响,薛世雄到现在都弄不清楚这玩意是怎么装填、怎么杀人,但他不关心,甚至有些排斥。

    一个黄口小儿,拿着这种武器,扣动扳机,就能杀掉一名孔武有力的大汉。

    即便这玩意的“射程”很近,即便弹巢内六发“弹药”通常只会有两发能射出来,但如此威力还是让薛世雄不爽。

    身备三仗,弓马娴熟,这是一个武人必备的素质,战场就该是武艺绝伦的武将们表演的舞台,如今搞不好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婆娘也能上战场,拿着转轮手枪大开杀戒。

    那么多武人苦练多年的武艺、练出来的一身力气,在这玩意面前,“砰”的一声什么都没有了!

    所以薛世雄本能的排斥转轮手枪,但也承认这玩意在混战时用来杀人确实不错,所幸这种武器太贵,装填起来麻烦不说还很危险,加上经常“哑火”,所以不可能大规模装备。

    他知道能装备这种武器的军队,都是精锐中的精锐,此次迎战突厥的几只骑兵队伍,都已经装备了转轮手枪,效果当然不错,打得突厥骑兵晕头转向。

    有如此利器在手,他可不怕眼前这些歪瓜裂枣,只盼着雄威军能按照事前约定行事,循着他留下的标记,一路跟过来。

    在这里,和突厥人再来一场大战!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“哟呵,居然哑火了,你运气不错嘛,再来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“嗯再来!”

    “呯!!”

    夜色下,一名突厥俘虏的脑袋被打得开了花,鲜血四溅,那俘虏哼都没来得及哼便倒在地上,手握转轮手枪的彪形大汉,用手抹去溅到脸上的鲜血,笑眯眯的看向旁边数人,用突厥语问道:

    “接下来,到谁了”

    那几名俘虏看着他手中拿着的恐怖武器,又看看脑浆都溅出来的倒霉同伴,惊恐万分的喊着:“啊啊啊,不要啊!”

    彪形大汉将已经打空的转轮手枪交给身边人,又从对方手上拿过一把装填好的手枪,再度看向这些俘虏:“没人举手么那好,我来选一个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。。。。。”他不怀好意的看着这几个人,目光最后停留在其中一人身上:“恭喜你!可以做个游戏了!”

    “不!不要啊!”

    那人哭喊着,不断挣扎,却被大汉如同拎小鸡一般抓过来,按在地上,然后用转轮枪顶住后脑勺。

    尿骚味扑鼻而来,那倒霉鬼已经吓得尿了裤子,大汉当做没看见,大声问道:“说!都蓝可汗往何处逃了!”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啊。。。”

    倒霉鬼声嘶力竭的喊着,没顾得上回答问题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那人的哭喊声戛然而止,逃过一劫的俘虏颤抖着喊起来:“我、我、我说,我说。。”

    “跑何处去了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往乞、乞、乞伏泊。。。。呜呜呜呜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早说不就完事了!”

    彪形大汉站起身,示意同伴将这人扶回去,又把手中的转轮手枪交给另一名同伴,然后向远处的一座篝火堆走去。

    篝火堆外围,有些许士兵在来回走动,只有一名独眼将军独坐火堆旁,就着火光,看着手里的转轮手枪,似乎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听得脚步声起,那人头也不抬,直接问道:“人在哪里”

    大汉躬身行礼,然后说道:“回郎主,据俘虏供述,族蠡山一战败北后,都蓝可汗似乎往乞伏泊一带逃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族蠡山。。。乞伏泊。。。这么说,距离雄威军不是很远。。。”杨素沉吟着,摆摆手,那彪形大汉见状告退。

    杨素看着手中的转轮手枪,觉得有些不是滋味,这玩意的威力他见识过,但不是很喜欢。

    新式武器的出现,让战争变得简单粗暴起来,一想到日后随便一个羸弱少年就能打死一名锐士,杨素就觉得有些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而这种武器,不但可以拿来打仗,还可以拿来行刺。。。

    杨素可不想哪天一不留神,被一个小泼皮“砰”的一声打死,不过这种武器的可靠性太差,太容易哑火,又容易走火、爆炸,拿来行刺根本就不合适。

    杨素放下手枪,将思绪收回,琢磨着部曲拷问出来的敌情,独眼散发着精光。

    此次突厥大举进犯,天子调兵遣将,聚集大军出击,不仅仅是为了保境安民,还要突厥对攻。

    突厥的进攻方向是并、朔地区,所以天子坐镇晋阳,居中指挥大军作战,而身为行军总管之一的杨素,却是从灵州附近出击。

    若以并、槊为两国交战战线的东端,以河西、陇右为战线的西端,那么灵州的位置就位于中间。

    如今突厥主力在东边,从灵州出击的杨素,就是在抄对方的后路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可能一头撞入对方的包围圈,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敌情不明,所以天子给杨素的命令,是见机行事“自由发挥”,仗怎么打,完全由他看实际情况而定。

    有了如此宽松的命令,杨素开始琢磨如何给突厥大军背后来一刀,而现在,机会就来了。

    他已经率领近四千骑兵北渡黄河,此时在阴山东麓,已进入突厥境内,今日俘虏了一些突厥溃兵,得知了一个重要的消息:

    都蓝可汗兵败族蠡山,可能往乞伏泊方向跑去了。

    现在,杨素所部兵马所处的位置,向东七百多里就是乞伏泊所在地区。

    杨素将转轮手枪交给随从,然后下令:“马上召集众将来这里议事!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