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十一章 勇武(续)

    周军本阵内,许多骑兵正在等待出击,将士们见着阵外突厥兵被己方骑兵追得狼奔猪突,不由得心痒难耐,然而未得军令,他们不能擅自出击。

    如今战局发展形势明显对周军有利,但胜负尚未分明,敌人随时有可能翻盘,所以周军必须留一支骑兵待命,随时应对变局。

    军阵一隅,头发花白的萧摩诃与部下待命,但他没有闲着登上望车后用千里镜观察战场情况,见着到处都是骑兵在追逐、厮杀,又见硝烟弥漫、浓烟滚滚,不由得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己方放出什么“热气球”在天上飘着,上面的士兵能够观察战场四周动静,但萧摩诃觉得一旦敌军骑兵调动,趁着周军骑兵主力出击然后对军阵来个反冲,那么留给己方的反应时间可不会多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萧摩诃放下千里镜看着周围正在整理军械的士兵,之前那几支出击的骑兵队伍,带着新式武骑“转轮枪”,他实在搞不懂其原理如何,而现在,他看着士兵正折腾的另一种武器,同样觉得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这种武器,实际上是一根前端装着个金属“头”的木棒,这金属头实际上是三根捆在一起的铁管,管长一尺,分量十足。

    铁管里装填着“火药”,然后又装上铅丸,据说使用时是要把木棒夹在腋下、让金属头对敌,然后扯动金属头尾部的“拉弦”,触发火药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“呯、呯、呯”三声响,面前二十步左右的敌人就会“中弹身亡”。

    这种奇怪的武器名为“三眼铳”,杀伤力据说还行,但真有那么厉害么?

    萧摩诃本是不相信的,他觉得这种武器头重脚轻,当做铁锤用于破甲也还勉强,若是用于骑战斗兵,不知有多少人能多舞几下。

    这玩意长不及矛,更不要说和槊比。

    灵活不比环首刀,若和铁锏、铁锤对撞,怕是撞不过,萧摩诃觉得“呯、呯、呯”三声响过后,这玩意就是个无用的铁疙瘩,还不好用。

    当然,他虽然岁数大了些,挥舞这玩意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萧摩诃有些唏嘘,陈国灭亡后,他们这些亡国文武官员在周国多有任用,不过许多老相识已经相继病故,他倒是一如既往身体硬朗。

    如今随军出征,和突厥军队正面决战,看着这北地战场,萧摩诃心中有一种场景错乱的感觉。

    萧摩诃也曾年轻气盛,也曾豪气万千,也曾想过将来有一日北伐成功,克复中原,然后讨伐突厥,封狼居胥。

    时光流逝,数十年过去,他已经年过六旬,而陈国已经灭亡,当年的梦想不可能实现,然而他是切切实实正在和突厥军队作战。

    “敌袭,敌袭!敌军骑兵来犯,五点钟方向!!”

    此起彼伏的呼喊声,打断了萧摩诃的沉思,他不太习惯周军形容方位的“某点钟方向”表述方式,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:敌军骑兵是从东南方向过来。

    举目望去,却见东南方向有大量骑兵冲来,看样子是迂回的敌骑,试图以强行冲阵的方式逼迫周军骑兵回援,以此挽回败局。

    在战场上追逐敌骑的周军骑兵,急切间无法聚集起来拦截这支敌军,所以,是本阵骑兵出击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号角声起,备战的骑兵纷纷上马,萧摩诃下了望车骑上战马,接过随从递来马槊,看着那些拿着“三眼铳”的骑兵,心中暗暗下定决心。

    邪门歪道,一会我让你们看看什么骑战正道!

    又一轮号角声起,周军骑兵出击,排开阵势,迎向汹涌而来的突厥兵马。

    在队伍最前排的除了弓骑,就是手持三眼铳的骑兵。

    双方距离快速接近,突厥弓骑率先射出两轮箭,但对人马俱甲的周军骑兵没什么效果,当双方距离不到三十步时,三眼铳发射了。

    “砰、砰、砰”声中,突厥骑兵人仰马翻,冲锋势头为之一凝,而发射完三眼铳的骑兵在旁边槊骑的掩护下,提着三眼铳和敌骑斗在一起。

    缠着小团牌的左臂隔开对方刺来长矛,右手抡着三眼铳砸向对方坐骑,只听“嘭”的一声,马头崩裂,随后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三眼铳如此简单粗暴的用法,让萧摩诃大开眼界,他握着马槊,带领部下撞入敌群之中,接连挑翻五人,一马当先冲在最前。

    战国名将廉颇要靠饭量来证明自己还能打,而他,此时就在战场上,要用赫赫战功,来证明自己勇武依旧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战场以北,突厥大军宿营地,此时此刻已经燃起大火,无数部民奔走呼号,有人想要灭火,却被策马疾驰的周军骑兵砍杀。

    更多的人争先恐后往外跑,而仓皇出逃的不止人,还有羊。

    突厥各部随着可汗出征,自然要带着大量羊群,以此作为食物,顺便放牧。

    如今一只只绵羊四散奔逃,许多部民心痛得不行,却无暇他顾,没时间去聚拢这些宝贵的财物。

    败逃至此的突厥达头可汗,见着大营如此凄凉模样,心惊胆战之余,明白局势已经无法挽回。

    他的精锐兵马在与周军交战中溃散,自己只好轻骑出逃,逃回大营收拢兵力再战,结果这里也乱成一团,自己只能继续北逃,以求甩掉追兵,脱离战场。

    没走多远,在营地里纵火的周军骑兵就发现了达头可汗一行人。

    这支周军队伍,原本从本阵东端出击,打崩了突厥骑兵之后在战场上扩大战果,待得一支突厥骑兵反冲军阵失败、突厥大军彻底崩盘,他们便趁势掩杀,要浑水摸鱼。

    摸着摸着,竟然摸到对方大营,成功将其点燃。

    如今远远见着一支突厥兵马往北败逃,正好经过这里,看样子里面好像有大人物,带队的李靖远远看见,不由得喜上眉梢。

    有道是穷寇勿追,李靖明白自己若直接挡在对方面前,对方恐怕要玩命,到时候己方伤亡过大可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于是他带着部下绕了个弯去赶羊。

    三下两下,就把一群惊慌失措的绵羊聚拢起来向前跑,正好挡在北逃的敌人面前。

    有许多逃亡骑兵避之不及,撞入羊群之后相继马失前蹄纷纷坠地,好不容易穿过羊群,速度放慢许多。

    又有一些人及时拐了个弯,分别从左右绕过羊群,队形却散乱不堪,正好被李靖候个正着,他带着部下径直向大人物所在位置冲去,接连放箭,射倒十余人。

    达头可汗亏得左右拼命护卫,好不容易突破拦截,正要夺路狂奔,却听得脑后生风。

    他暗道不妙,立刻向前趴下,忽然肩膀疼,肩胛中了一箭。

    虽然疼得厉害,但达头可汗忍着疼,继续策马狂奔。

    射中目标的李靖见着对方没有坠马,把弓一收,向左右喊道:“追,一定要追上这家伙!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