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十九章 援军

    云中远郊,恒安镇,这座周**镇已被突厥大军围得水泄不通,战斗持续了三日,恒安镇已经摇摇欲坠,快要撑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这支奉命前往长城一线的周军,抵达恒安镇当日,就得前线烽烟示警,得知突厥兵马已经突破长城南下,距离恒安没有多远。

    为了给云中争取时间备战,这支周军与恒安镇驻军一道据城御敌。

    他们打算先顶住敌军的攻势,等待云中方向的援兵,没想到来犯的突厥兵马越聚越多,把城池围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突厥大军刚围城就进攻,连续三昼夜不停息,如今城内周军伤亡不小,又不得好好休息,加上箭矢、轰天雷等军械消耗大半,想要坚守下去,难度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城北,一处垮塌的城墙边,周军士兵正在修补缺口,仓促间立起来的木栅加沙袋“补丁”,看上去好像牢固,但在突厥军队的强攻下能撑多久,谁也说不准。

    见着城外此起彼伏的营帐,将士们面色凝重。

    大将军李药王爬上木栅,用千里镜观察敌情,又看看几乎人人带伤的部下,面色同样凝重。

    此次突厥大举进犯,他奉命出击,虽然出发前心里早有准备,知道接下来的战斗必然激烈,只是没想到己方运气如此之好,竟然遭遇敌军主力。

    此次天子发兵迎战突厥,设行军总管数人,分别率军应战,李药王不是行军总管,所属军队虽然兵力不少,却不是出击的主力。

    他们的首要任务是稳固长城防线,次要目的是协助云中加强防御,至于寻找敌军主力并决战的重任,是由别的军队负责。

    结果自己倒是如愿以偿和突厥主力决战了。

    只是兵力悬殊太大,绝无可能以少胜多。

    连着三昼夜都在作战,将士们疲惫不堪,物资消耗颇多,又不知道援军何时抵达,李药王觉得若是平日,就该考虑突围了。

    突围,可能有大半将士会阵亡,尤其断后的部队基本上就是九死一生;可若不突围,大家就都全部完蛋。

    但现在不能突围,即便大家全都战死恒安,也不能擅自突围。

    他们至少要守够五日,不然即便突围,也要被军法从事。

    在云中一带遇敌,除非全军覆没,否则必须坚守五日,这是天子给李药王所属队伍下的死命令,全军将士没有谁敢违反。

    且不说军令如山,就说天子亲自下的命令要是敢不听,不光自己要倒霉,搞不好还会让家人遭殃,那还不如战死沙场,家人得抚恤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这点,即便恒安摇摇欲坠,周军将士依旧打算咬牙死守。

    更别说天子如今就坐镇晋阳,居中调度各地兵马,得知恒安被敌军主力围困,不会见死不救,一定会调集兵马来解围。

    或者亲自率领主力出击,来云中与突厥大军决战!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恒安镇城内的周军将士就激动不已,天子征战沙场十余载,战功赫赫、未尝败绩,如今算是御驾亲征,若得知突厥主力就在云中出现,必然来战。

    到时候,恒安周军就能作为策应,参加这一场规模浩大的决战,浴血奋战立下战功,封妻荫子。

    正是有了如此信念,才让将士们有了坚守下去的信心,而李药王也坚信这一点,鼓励士兵时,底气都足了许多。

    两日,只要坚持两日,援军必定会到!

    此时此刻,许多士兵趁着战斗间隙打盹,或者吃些干粮补充体力,抓紧时间养精蓄锐,迎接敌军下一轮的进攻。

    然而没过多久,城外号角如潮般响起,打破了短暂的宁静,突厥的新一轮进攻开始。

    李药王让随从吹响号角,集结士兵准备迎战。

    许多靠着墙壁打盹的士兵,被号角声惊醒,纷纷拿起武器,起身列队集合,然后登上城头,到各自防守的位置做准备。

    经历了三日的恶战,虽然将士们手中的轰天雷已经所剩无几,但仗并不是靠着轰天雷才能打的,箭矢用光了还有刀矛,刀矛断了还有石头。

    石头没了,还有拳头!

    眼见着城外敌军正在逼近,守城将士斗志高涨,就在这时,城南有了动静。

    似乎是有人在欢呼,声音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李药王听在耳边,心脏猛地一停:莫非是有人开门献城,突厥兵进来了

    这个念头让他只觉手脚冰凉,不一会有骑兵沿着街道疾驰而来,大老远就欢呼着:“援军!援军来了!!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季晟,那据说打仗很厉害的宇文皇帝,有什么话让你转达的”

    “可汗,陛下希望两国停战,太太平平过日子,做买卖就能解决的事情,何必打来打去的”

    “哈,我忘了,你们的宇文皇帝,不光会打仗,好像也很会做买卖。。。怎么,他还缺钱不成”

    “可汗说的哪里话,陛下不缺钱,只是觉得花钱就能解决的事情,何必打打杀杀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,是你替那宇文皇帝说的吧”

    大帐内,达头可汗阿史那玷厥正与来访的周国使者长孙晟交谈,两人对坐,而达头可汗的护卫都在帐外,只有一名随从站在数步之外,随时等着为两人服务饮食。

    长孙晟对于许多突厥贵族来说是老熟人,而大小可汗们对这位能一箭双雕的神箭手,是发自内心的佩服,当然他们认为长孙晟的人品也值得信赖。

    所以达头可汗对长孙晟颇为礼遇。

    即便两国正在交战,他也没把长孙晟当刺客提防。

    此次达头可汗和都蓝可汗联手,集结大军进攻周国,要给不识好歹的周国皇帝一个教训,顺便抢些战利品回去。

    达头可汗率军进攻云中,围了恒安,而周国的援军很快抵达,两军对峙之际,长孙晟作为周国使者来谈判,希望双方化干戈为玉帛。

    对于达头可汗来说,这是不可能的事情,如今箭在弦上,他不可能撤军,而即便周国真的嫁公主给都蓝可汗,两国迟早还要打仗。

    一个无法为狼群带来猎物的狼王,绝对活不长,突厥国内各部的利益诉求,决定了只有不断的战争、掠夺,才能喂饱这些大大小小的饿狼。

    富庶的中原,对于狼群来说是最好的猎场,狼王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两只漂亮的母羊,放过这一眼望不到头的羊群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达头可汗还想要一样东西,如今周国既然遣使谈判,他不介意开价:“鹅王,染干呢他被你们弄到哪里去了”

    长孙晟答道:“染干已经去了晋阳,如今大概正等着天子召见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们的宇文皇帝没来云中还在晋阳他要扶持染干做傀儡”

    长孙晟不介意让达头可汗知道天子的行踪,因为来时天子就交过底,他依旧语气平静的回答:“陛下是在晋阳,至于如何对待染干,不是我所能猜测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,一个懦弱无能的傀儡,有哪个部族会服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达头可汗激动起来:“都蓝可汗,恨不得拿染干的头颅当酒杯喝酒,你们的宇文皇帝要和谈可以,把染干交出来再说!”

    阿史那染干,即突利可汗,被已经结盟的都蓝可汗、达头可汗打得穷途末路,只能带着所剩无几的部众逃入周国境内寻求庇护。

    长孙晟不打算在这件事上承诺什么:“可汗,这我可办不到,想来陛下也不会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是回去复命吧,这场仗是肯定要打的,我不想为难你。”

    达头可汗起身送客,长孙晟见对方态度强硬,也不勉强,起身行礼,随后说道:“可汗,还是再考虑一下,毕竟,我军兵威正盛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”达头可汗闻言笑起来,拍了拍长孙晟的肩膀:“那我就要看看,你们的军队,有多厉害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