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十七章 雷鸣

    突厥士兵推着车,向周军军阵逼近,这些车的做工粗糙,许多车的轮子不规则,甚至只有一个轮子,虽然是仓促间赶制而成,但体却很坚固,可以有效抵挡轰天雷爆炸造成的伤害。

    突厥在与周国的战争中,渐渐适应了轰天雷这一武器,从一开始的惊慌失措,到后来的处之泰然,士兵们不再认为这东西是天神的神通。

    轰天雷爆炸时动静很大,但只要车质量过硬,就能护住后面的士兵,而即便轰天雷在人群中爆炸,距离远一些的人,除了耳朵被震得嗡嗡作响、身上受些伤,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周军用的另一种武器“一窝蜂”,实际上除了动静大些,根本就没什么好怕的,有了车作掩护,这种武器的杀伤效果更差。

    一窝蜂只是靠着刺耳的呼啸声、还有四处飞舞的火箭来惊吓马匹,但如今突厥的骑兵,已经在各种训练中渐渐适应了这种武器。

    周军的作战方式,对于突厥来说已经没有什么秘密,只要做好针对性的准备,突厥士兵们就能将对方的手段一一化解。

    所以此次为了吃掉困守族蠡山的周军,突厥军队合围之后没有急着进攻,耐着性子消耗对方的锐气,同时赶制大量车,为全力进攻做准备。

    如今一切准备就绪,于是如潮的进攻正式开始,在如潮的号角声中,突厥兵推着车从四面八方向周军军阵逼近,如同饿狼扑羊一般,急不可耐。

    面对来势汹汹的敌人,面对如潮的车,结车阵据守的周军必须予以迎头痛击,但靠轰天雷来退敌的话效果不是很好。

    因为轰天雷对车的破坏力有限,储量也有限,周军即便今日打退敌军进攻,接下来也顶不了多少天。

    于是一直深长不露的武器,终于露出了獠牙。

    雄威军此次出击准备充分,为了给敌人一个“惊喜”,自接敌之日起,这些武器一直“沉默寡言”,没有让敌人知道自己的存在,一直静静等着出手时机的到来。

    时机终于到了。

    准备就绪的野战火炮已经装填就绪,随着一声令下,炮手们纷纷点燃火捻。

    燃烧的火捻,引燃了炮膛内的火药,火药瞬间燃烧所产生的大量气体,向着唯一出路(炮口)涌去,堵在“路上”的球形炮弹被这股强大的力量推动,瞬间加速,然后呼啸着冲出炮口。

    原本冰冷的金属炮弹,被大量火焰加热,不顾一切向前冲刺,数息之后轻而易举撞裂木制车,然后在密集的人群里拉出一道血槽。

    沾上黄白之物的炮弹,穿过不知多少血肉之躯,速度略缓,高度下降,落在地面上,“嘭”的一声弹起,带着冲劲继续前进,再次撞入人群之中,残肢断臂四处飞溅。

    再次落在地面的炮弹,已经沾满血肉,再也无法弹起,只是滴溜溜向前滚。

    最后停在几个呆若木鸡的突厥士兵前,炮弹冒着热气,还带着难闻的血腥气味。

    炮弹的终点,距离起点已经超过一里。

    它的运动轨迹,在人海里留下一道隐隐约约的血路,这条路上,都是残肢断臂、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此起彼伏的雷鸣声中,一道道血路向四周发散,激起阵阵血雾,凶残的武器,让蜂拥向前的突厥士兵为之一愣。

    他们之中的许多人,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雷鸣声起时,只当是周军投掷的轰天雷爆炸所发出的动静,然而身边惨状让他们脑袋一片空白:

    同伴被什么东西打烂了?

    刚才呼啸而过的黑影,到底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雷鸣声消失后没多久,又有炸雷响起,绵延不绝,虽然动静相比之前小了一些,但威力一点不差。

    周军车阵上的“车载炮”,威力和射程比不上单独的野战炮,但对付近在咫尺的车不费吹灰之力,看似坚固的车,在不到三十步的距离上被“车载炮”轰成齑粉。

    其后的士兵被炮弹贯穿,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倒地身亡。

    没了车保护的突厥士兵,见着面前严阵以待的车阵,唯一的念头就是掉头逃窜,而随后响起的第三拨雷鸣声,让血肉之躯上绽放出朵朵血花。

    车载炮上发射的散弹,笼罩了人群,无数葡萄大小的铁蛋,肆意收割着生命,周军车阵四周,瞬间化作修罗地狱。

    当“热兵器”出现在战场上时,人海冲击已经没了昔日的威力,无数突厥士兵在阵阵硝烟之中伤亡惨重,如潮的攻势戛然而止,取而代之的是“退潮”。

    人的奔跑速度始终有限,更别说在人挤人的情况下根本就跑不起来,短短时间内能跑出的距离十分有限,前方溃败的士兵,和正在继续向前的士兵挤在一起,根本就无法拉开和周军车阵的距离。

    逃跑时间很快结束,训练有素的雄威军炮手们已经将各自火炮装填完毕,当雷鸣声再起时,腥风血雨降临。

    此起彼伏的惨叫声中,无数突厥士兵倒在地上,幸存者扔下武器掉头就跑,不顾一切的逃亡,想要尽快离开这个血腥之地。

    他们明白了,明白面前这支周军使用了很凶残的武器,这种武器前所未闻,比轰天雷和“一窝蜂”的威力大很多。

    不是血肉之躯可以抵挡的。

    如潮的人海,泛起阵阵涟漪,涟漪渐渐变大,变成浪潮向外褪去,各个方向上的突厥士兵,已经意识到危险近在咫尺,他们不顾一切的掉头逃跑,谁也阻挡不了。

    又过了很短的一段时间,雷鸣声再次响起,训练有素的雄威军炮手们,让大小火炮成功实现“爆发射速”,第三轮咆哮起来的杀人兵器,将车阵四周化作血沼。

    雷鸣声过后,如潮的号角声响起,披坚执锐的雄威军士兵们呼喊着翻过车阵,向着溃不成军的敌军冲击。

    车阵一角露出缺口,大量骑兵喷涌而出,向着远处突厥大军牙帐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身着新式骑兵甲的骑兵们,高声呼喊着,挥舞着手中兵器,策马疾驰在战场上,尽情践踏敌兵,横冲直撞,宛若一把利刃划过大块豆腐,势不可挡。

    决战刚一开始,就已经分出胜负,三千雄威军骑兵接下来要做的事情,就是让胜利来得更快一些。

    此时风力较弱,飘在半空中的侦查热气球里,侦察兵已经将战场四周敌情摸得一清二楚,而疑似敌军主帅所处的牙帐,就是雄威军骑兵的狩猎目标。

    就不知道敌军所在,是某个突厥小可汗,还是大名的鼎鼎都蓝可汗呢?

    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