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十五章 硝烟

    清晨,大雪过后的长安,银装素裹,本该一片诗情画意的雪后初晴美景,却被滚滚黑烟搞得一塌糊涂,陈叔宝看着窗外天空升起的一柱柱黑烟,只觉好不容易泛起的诗兴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鱼与熊掌不可兼得,在这天寒地冻之际,是要漂亮的雪景,还是要温暖如春的房间?

    陈叔宝不止一次问自己这个问题,每次都选择了后者。

    寒冬腊月,长安城里用暖气的人家越来越多,判断一家人是否在使用暖气,只要看其院内的烟囱有没有冒黑烟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所以冬日的长安,无论昼夜都可以看到城内四处冒起黑烟,仿佛失火一般。

    而黑烟越密集的地方,说明富贵人家越多。

    他将视线从玻璃窗外收回,看向窗台下的“暖气片”,这个神奇的装置能让室内变得暖和起来,唯一的不足之处就是要烧煤,从烟囱里冒出的滚滚浓烟大煞风景。

    向来怕冷的陈叔宝,如今已经离不开暖气,他认真的看了一会“暖气片”,随后用手握住所坐轮椅的左右车轮,准备“转身”。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沈婺华正要帮忙,陈叔宝看向对方,笑道:“不用,我自。。。己来,可。。。以的。。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缓缓转动轮椅车轮,熟练的让轮椅转了个方向,往书案而去。

    沈婺华紧随其后,拿起刚送到府的报纸,坐在一旁,轻声念起来。

    报纸的第一版,是朝廷的“新年贺词”,祝贺天下百姓在新的一年里平平安安,万事如意。

    今日是元日,新一年的第一天,陈叔宝坐直身子,拿起笔,一边听沈婺华念报纸上的“新闻”,一边在纸上写着字。

    虽然字迹歪歪扭扭,却也大概成形,至少能让人看出是什么字。

    自从陈国灭亡,身为亡国之君的陈叔宝就离开了建康,来到周国国都长安定居,当时的他全身瘫痪,但现在已经从那场“马上风”造成的瘫痪中恢复些许。

    这样的奇迹,多亏了沈婺华锲而不舍的努力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沈婺华的悉心照顾,陈叔宝不敢想象自己是否能恢复成现在的样子。

    虽然他大小便都需要人帮忙,虽然他腰部以下依旧没有知觉,但能坐起来,还能说话、动手,至少有活下去的勇气。

    虽然话说得不利索,总归能和人交谈,周天子又命能工巧匠打造了“轮椅”,让陈叔宝的活动范围有所增加,而不是终日卧榻。

    陈叔宝在周国得到还算不错的待遇,不仅有爵位,还有一官半职,虽然那是虚职,不可能真的任事,却因此获得不菲的俸禄,加上周天子时不时的赏赐,足以让陈叔宝夫妇维持一个体面的生活。

    有暖气的体面生活。

    陈叔宝放下笔,从沈婺华手中接过报纸,认真看起来,报纸上的文字大小适中,他看起来毫不费力,而报纸上刊登了许多消息,让他足不出户,就能知道长安城里近日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什么事情都有,大到朝廷诏令、官府公告,天下各地发生的大事,小到街头巷尾有哪家酒肆发生酗酒斗殴事件,什么消息在报纸上都能看到,而单日刊印的报纸,让陈叔宝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他作为亡国之君,没有了前呼后拥,没有了山呼万岁,昔日的逍遥天子,如今过上了平静的生活,住所平日里门庭冷清,很少有宾客上门、

    多亏有了报纸,才让他足不出户的陈叔宝,也能知天下事。

    因为有了报纸,陈叔宝知道了南洋、北洋贸易公司,知道了东海耽罗,知道了南中昆明,知道了神奇的叶宛运河,还知道了许多事情。

    他既是一个被软禁的阶下囚,又是一个游览天下的旅行者

    看了一会报纸,陈叔宝觉得有些累了,靠着靠背,闭目养神,沈婺华又拿起报纸,继续念报纸上的内容,看着夫君侧耳倾听的模样,她心里很高兴。

    他们夫妇是阶下囚,过着笼中鸟的生活,但衣食无忧,也没什么人来打扰,陈叔宝行动不便,基本上都是在府里活动,解闷的方式除了看书、看报纸,还时不时看皮影戏。

    沈婺华时不时会请皮影戏戏班到府里演戏,或者为陈叔宝抚琴一曲,曾经形如路人的夫妇,自从沦为阶下囚之后,关系反倒融洽了许多。

    不会再像当年,一年到头说不上几句话。

    虽然陈叔宝半身不遂,虽然说话磕磕巴巴,但对于沈婺华来说,能常伴陈叔宝左右,这样的现状也不错了。

    沈婺华出身吴兴沈氏,而陈国灭亡不久,在江南爆发的动乱,吴兴沈氏牵涉其中,后果就是沈氏子弟伤亡惨重,又有许多人被举家流放岭表交广,从此远离家乡。

    所以对于沈婺华来说,她的娘家、宗亲已经不存在了,能够相伴到老的人,就只有陈叔宝。

    陈叔宝能恢复成这样,已经是佛祖保佑,她不敢再奢望什么,只希望能陪着夫君过完余生。

    沈婺华正念着报纸,忽然有仆人来报,说爆竹的燃放时间就要到了。

    她闻言看向座钟,现在是早上七点五十分,按照官府的事前通知,到了八点整城内各处就会燃放新式爆竹,届时动静很大,宛若雷鸣。

    新式爆竹的威力,沈婺华今日凌晨就领教过了,午夜零点整,长安官府燃放焰火,无数朵绚烂的火花在长安上空绽放,持续将近十五分钟,让合家守夜的百姓们大饱眼福。

    随后燃放的新式爆竹,让整个长安城笼罩在雷鸣之中,气氛显得热闹异常。

    如今是新年第一天,官府再次于城内几处地方燃放爆竹,有个说法叫做“开门红”。

    沈婺华见着雪停了,让侍女为陈叔宝穿上大衣,然后推着陈叔宝来到院子里。

    八点整,雷鸣声在长安城各处准时响起,噼里啪啦的爆竹声震耳欲聋,给城内居民们带来了浓浓的年味。

    “真。。。好听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陈叔宝高兴的说着,因为太吵,沈婺华听不太清楚,以为夫君需要什么东西,于是在轮椅边蹲下,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真好听呀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爆竹声听起来真热闹。”

    沈婺华同样很高兴的回答着,夫妇俩的手紧紧握在一起,一同倾听绵延不绝的爆竹声。

    院外不远处,街道方向,升腾起一阵白烟,据说这就是新式爆竹燃烧时所产生的硝烟,味道有些刺鼻。

    白烟越来越大,翻腾着,仿佛有千军万马正在疾驰,即将冲破烟雾呼啸而来。

    北风阵阵,将白烟向南吹拂,见着呛人的硝烟即将来袭,沈婺华起身,推着陈叔宝往房里去。

    爆竹燃放结束,元日的长安城,为硝烟笼罩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