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十四章 东线、西线

    “都蓝可汗计划明年开春兴兵,已经拉拢了许多贵族,届时一道出击,至于兵力,不好估计。”

    “微臣的耳目不敢打听太多,怕引起突厥贵族的怀疑,所以无法确定都蓝可汗会重点进攻哪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但微臣可以确定的事,就是都蓝可汗必然兴兵,否则其国内就不稳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几年来,突厥国内不平静,许多小部落被压榨太过,多有不满及骚动,许多贵族也觉得可汗太‘软弱’,若都蓝可汗不能从外面捞些好处回来,迟早要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突厥国内诸部落的不满情绪,尤以铁勒各部的表现较为明显,微臣派出去的人,经常听到铁勒各部酋长抱怨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同州行宫里,安吐罗正在向天子汇报西域消息,他借助粟特商人的关系网,将东、西突厥国内的大概情况汇总起来上报,让天子能够对当前突厥国内的情况有所了解。

    今年夏秋之际,突厥遣使求婚,为宇文温所拒,虽然拒婚的原因是无公主可嫁,但宇文温和大臣们猜测突厥那边很可能以此为借口来犯。

    现在是冬天,真要打仗也得到来年开春,所以宇文温已经做出布置,调动兵马加强防御,准备迎接“客人”的到来。

    安吐罗所说,证实了宇文温的猜测,一想到真要打仗,他反倒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该来的迟早要来,晚打不如早打,早打早安心。

    突厥那边只有被打疼了才会老实,不如此不足以腾出手来解决辽东问题。

    以周国目前的国力,要同时对东西两个方向投入主力军团同时作战,是不可能的事情,更别说辽西营州位置特别,东西两个方向都是敌人,稍有不慎就会出事。

    辽西的东面是辽东,为高句丽所占;辽西的西面是东突厥的地盘,而高句丽与突厥多有来往,万一来个“联动”,会让营州地区腹背受敌。

    如果周国对辽东用兵时,突厥大举进犯,来个“围魏救赵”重点进攻幽燕地区,到时候也很麻烦。

    两线作战,兵家大忌,所以宇文温希望早点把突厥打吐血,稳住了西线,才能更好的对东线用兵。

    只有先解决东线,才能抽调军队,集中力量彻底对付西线之敌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宇文温忽然有些恍惚,仿佛自己成了德意志第二帝国皇帝威廉二世,正指挥德军同时对东西两线用兵。

    首先顶住西线的英法,集中兵力把东线的沙俄打崩,缔结合约,然后回师西进,兵临法国巴黎。。。

    宇文温干咳一声,将思绪收回来。

    安吐罗作为粟特人的代表,如今在太府寺任职,宇文温要通过重用安吐罗,拉拢一切可以拉拢的粟特人,最主要的目的倒不是做买卖发财,而是要利用粟特人的关系网,使其成为自己的一个消息来源。

    粟特人是商业民族,数百年来,无数粟特商队往返于东西万里商路上,和沿途各势力都能保持友好关系,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,粟特商人的消息十分灵通,正是宇文温所想要加以利用的资源。

    但要和奸商打交道可不容易,稍不留神就会上当受骗,以高价卖了别人的假冒伪劣商品还自以为得意,宇文温不想被人当做傻子忽悠。

    他只是把粟特人的关系网当做消息来源之一,自己也组建了情报机构,慢慢开展对突厥及西域各国的情报工作。

    将多方渠道所得消息加以相互印证,这样才能够去伪存真,有了正确的消息,才会做出正确的判断。

    今日安吐罗带给宇文温的消息,除了突厥国内的动向,还有关于其国内铁勒各部的情况,虽然如今的铁勒各部实力弱小,但种种迹象表明,这些部落可能成为突厥国内的不稳定因素。

    这是安吐罗的判断,宇文温对此深表同意,当然他的依据是来自“历史”。

    安吐罗打听到的消息,是铁勒各部大致分为九姓:回纥韦纥、仆固仆骨、同罗、拔野也古、思结、契苾、浑、拔悉蜜、葛逻禄。

    他认为周国要对付突厥,可以适当拉拢铁勒诸部,待得时机成熟,便以其做内应,内外夹击突厥,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
    这需要时间,也需要耐心。

    安吐罗的建议,宇文温觉得不错,但“历史”表明,这种拉一派打一派的做法,实际上治标不治本。

    当年草原上的霸主是柔然(蠕蠕),随后被其治下部落突厥推翻,突厥的威风一时无两,却在隋、唐的持续打击下走向末路。

    突厥完蛋了,但草原上的霸主之位不会空着,中原朝廷无奈的发现,西北方向的威胁永远都可能消失。

    取代突厥的草原霸主是薛延陀,然后是回鹘,你方唱罢我方登场,草原这个舞台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历史上,薛延陀为薛、延陀两个氏族的联合体,于隋初成形,因为无法忍受西突厥的苛政,于是举族迁移,当时铁勒诸部聚居之地未见其名。

    待得突厥国势大衰,接连受到唐军重创,铁勒各部纷纷起兵反抗,薛延陀部与回纥部联手,接连大败东突厥,随后取而代之,成为草原霸主。

    又成了中原朝廷的心腹大患。

    薛延陀被唐军击败,取而代之的是回纥,即后来的回鹘。

    草原上的敌人,一波接着一波,面对这种类似死循环的局面,中原朝廷根本就没办法解决,只能头痛医头、脚痛医脚,宇文温不想重蹈覆辙,但目前没什么好办法破局。

    他知道若扶持铁勒各部对抗突厥,日后必然养虎为患,但不拉拢、分化突厥国内部落,又如何能打败这个庞然大物。

    时代的局限性,让宇文温面临的选择就那么几个,不选还能如何?

    他也想建设万里铁路,让火车拉着军队去控制草原,但这不可能。

    他也想让草原爆发鼠疫,白骨露于野,千里无人烟,但鼠疫必然失控,蔓延开来,到时候中原死的人更多。

    安吐罗告退,宇文温独坐沉思,想着想着,自嘲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这个时代,没有沙俄在西边和中原国家来个东西夹击,所以草原霸主绝不会消失,他纠结这个问题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   人的寿命终究有限,身后事管不了那么多,所以想那么多做什么呢?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舆图,宇文温开始琢磨,他要判断突厥来年大举进犯时的重点进攻方向是哪里。

    对方是来抢劫的,目标当然是富庶之地,幽燕那种苦寒之地,不太可能是主攻方向。,

    所以,都蓝可汗的主攻方向是东线并、朔,还是西线陇右?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