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十二章 真香

    傍晚,可汗慕容伏允接见周国使者裴世矩,就周国皇帝赐予礼物一事表示感谢,然后重申吐谷浑愿与周国交好的愿望,希望两国边疆安宁,开展互市。

    当然,这纯粹是应景的场面话,昨日贵族们议事,决定先防备周国,待得冬去春来,看局势再决定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周国没有交好的诚意,所以吐谷浑的贵族及国人们倾向于浑水摸鱼。

    吐谷浑的使者抵达邺城,知道突厥的使者也抵达邺城,并向周国请求和亲,然后被拒,所以现在慕容伏允和贵族们边就想看看突厥是否会兴兵南犯,他们好趁机捞一把。

    但在那之前,先得和周国维持友好关系,顺便再多捞些好处,所以场面话总得说得漂亮些。

    慕容伏允装作对与周国做买卖很感兴趣,仔细问起两国间该如何互惠互利,而在座的王侯们也纷纷“饶有趣味”的提问,装出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。

    对此,裴世矩面上不动声色,向吐谷浑君臣们介绍起一个庞大的双边贸易计划来。

    他不清楚吐谷浑君臣的真实想法是什么,但看得出对方在逢场作戏,此次出使吐谷浑,裴世矩做了最坏的打算,但即便知道可能会徒劳无功,他也要把戏演下去。

    临行前,天子就向他交了底,说吐谷浑畏威而不怀德,如果不先教训一下对方,让对方知道不合作的后果,光是一味讲大道理,必然被对方当傻子糊弄。

    一上来就耀武扬威,这样不好,天朝上国讲究的是先礼后兵,所以出使吐谷浑的裴世矩,要先表现出诚意来。

    做买卖的好处,空口说终究太虚,他便用事实来向吐谷浑君臣讲解何为互惠互利。

    两国互市,就是互通有无,周国地大物博,吐谷浑相比起来就有些寒酸,但羊毛却能买上好价钱。

    周国的陇右织造司,有新式毛纺作坊,用的水力制毡机,以“针毡法”制作出质量明显高过传统毛毡的产品,所以新式羊毛毡的销路不错。

    这样的新式羊毛毡,吐谷浑君臣已经见识过了,质量确实比传统“湿毡法”做出来的毛毡要好些,而价格却便宜。

    陇右织造司又有新式毛纺织机,能够将羊毛纺成毛线,然后编制地毯或毛巾、毛衣,所以新式毛纺织品的销售量每年都在增加。

    却因为羊毛供应不足,毛纺的产能受影响,比起日益旺盛的需求,毛纺织品的生产能力增长速度太慢了。

    这都是原料供应不上的原因,所以吐谷浑这边若能大量供应羊毛,对两国都有好处。

    羊毛贸易是其一,其二是周国如今想和吐谷浑合作,在吐谷浑国内推广种植棉花。

    棉花即“吉贝”的新称呼,这种植物结的果实是絮状物,白花花的像花朵一般,以前都是被人当做观赏植物,但实际上这种絮状物却有大用处。

    棉絮和绵絮一样,可以当做衣物的填充物,具有保暖效果。

    填充着棉絮的衣服、被褥是为“棉衣”、“棉被”,御寒效果很好,而价格却比“绵衣”、“绵被”低很多。

    更别说棉絮可以纺成棉线、织成棉布,棉布的品质和吸汗效果要比麻布好许多,所以周国国内对棉布的需求逐年暴涨,各地正在推广棉花的种植。

    但因为中原从来没有种植棉花的传统,周国国内的梅花种植面积总体来说较小,陇右地区亦是如此。

    陇右织造司的棉纺织业、棉花种植业正处于起步阶段,棉花种植面积小,所以希望吐谷浑这边也种植棉花,然后出售给陇右织造司的纺织厂,互惠互利。

    吐谷浑的河煌之地,土地肥沃,正是种植棉花的好地方,又因为处于湟水、黄河的交汇处,所以水运便利,在当地采摘的棉花装船后顺流而下,可以很方便的运到周国。

    周国如今对如何种植棉花颇有心得,能提供棉种以及技术人员,教吐谷浑的百姓种植棉花,只要吐谷浑这边下定决心,不出三年,河湟之地必然成为棉花的重要产区。

    河湟之地变为棉花产区,不仅能为吐谷浑带来大笔收入,还能造福国内百姓,有了棉衣、棉被,漫长的冬天就不会那么难熬。

    甚至还可以向周边蛮部出售毛纺织品、棉纺织品,以此获利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慕容伏允颇为惊讶,他觉得如果周国只是想骗他,编出来的谎话也太逼真了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几位贵族,见着大家都不动声色的摇摇头,于是稳住心神,继续“认真”倾听,听周国使者为他描绘一幅美好的画面。

    除了毛纺织、棉纺织,周国还打算和吐谷浑合作,一起发展奶酪制品业,共同发财。

    奶酪制品,对于游牧民族来说并不陌生,羊奶、牛奶甚至马奶,都可以用来制作奶酪,而酪浆也是日常的饮料,对于吐谷浑各部来说,这没什么稀奇的。

    然而裴世矩所说的奶酪制品,却是一种用新工艺制作的奶制品,那就是以羊奶、牛奶或者马奶为原料,制作成美味的干酪。

    这种干酪近似于固体食物,耐存储,方便运输。

    裴世矩让随从将一块大如砧板的圆形奶酪带上来,切好之后请吐谷浑君臣品尝,又命人泡好茶叶,请吐谷浑君臣一起品茗,顺便解一解油腻。

    慕容伏允看着面前银盘里散发着奶香味的块状物体,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这种干酪散发着奶香味,确实是奶制品无误,但上面有许多洞眼,仿佛被老鼠咬过一般。

    吃下去真的没事万一周国使者在里面下毒,该如何是好

    慕容伏允如是想,有些迟疑,裴世矩见状也不说破,他看看帐外,见天色已晚,便提议观看一场精彩的焰火表演,感受一下周国睦邻友好的决心。

    吐谷浑君臣闻言不置可否,反正他们打定主意,不管裴世矩说得如何天花乱坠,就是不会上套。

    奶酪茶叶好吃、好喝又如何

    我们就是饿死、渴死,也不会稀罕你周国的什么臭奶酪、怪味水!

    主宾走出帐外,慕容伏允看着前方空地,那里有一些人围着几辆马车忙碌着,都是裴世矩的随从,是在为放“焰火”做准备。

    得裴世矩提醒,吐谷浑君臣知道这种“焰火”会发出声音,动静不小,但不会伤人,于是屏气息声,看看周国的“焰火”是如何的壮观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表演开始,随着一声锣响过后,那几辆马车忽然浓烟大作,随后有火光呼啸着向天空飞去,数息后在半空中绽放出漂亮的火花。

    被奇异景象震撼的慕容伏允目瞪口呆,闪烁火光照亮他渐渐苍白的面庞,其他王侯们的表情也和可汗一样,若不是裴世矩事前提醒,他们真以为这是神灵发怒了。

    雷鸣声中,一朵朵火花在伏俟城的上空绽放,色彩斑斓绚丽,引起城中大范围恐慌。

    许多马匹受惊,不住的嘶鸣、挣扎,想要挣脱缰绳往外跑,不明真相的百姓见状以为神灵发怒,无论男女老幼都吓得跪地磕头,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焰火释放完毕,久久未能回神的慕容伏允,看着裴世矩,惊叹道:“贵使这这焰火真是壮观啊!”

    通事转译后,裴世矩笑道:“可汗,这是大周天子的一点心意,还请可汗莫要见笑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这焰火,真是玄妙无比呀!”慕容伏允是真心赞叹,他从未见过如此奇观,只觉一辈子都难以忘怀,“在大周,是否时常可以看到焰火”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,焰火施放起来有些危险,不会经常放。”裴世矩笑眯眯的回答,“这焰火往天上去还好,若是对着人群窜去”

    “会如何”

    慕容伏允下意识的追问,贵族们侧耳倾听。

    裴世矩依旧笑容满面:“焰火若是对着人群窜去,那就是人仰马翻,伤亡惨重了。”

    待得通事转译,慕容伏允只觉后背发凉,其他得通事转译的贵族们,闻言面色大变,然后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威胁,这是周国使者**裸的威胁。

    意思是如果吐谷浑识相,大家就有焰火看,不识相的话,周军就拿着这玩意射过来

    到时候士兵们会崩溃的!

    想到这里,许多人汗流浃背,各自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慌,他们望向裴世矩的目光,全都带着敬畏。

    焰火的威力惊人,贵族们觉得不但人挡不住,恐怕马匹也受不了,周国使者这哪里是在表演,明明是在进行武力恐吓。

    当然也许这是变戏法,但对于吐谷浑君臣来说,可不敢冒险,所以之前他们打定的主意怕是要改了。

    焰火表演结束,主宾回到帐内,慕容伏允和贵族们满怀心事坐下,听裴世矩继续介绍两国合作的美好前景,慕容伏允忽然问道:

    “呃,贵使,方才所说毛纺织、棉纺织,不知可否再详细说一遍”

    听得可汗这么说,贵族们竖起耳朵,他们方才根本就没认真听,可现在,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如果周国是真的想互惠互利,那好像也不错,总比打仗好。

    吐谷浑君臣态度大变,裴世矩对此很满意,他依旧笑容满面,将已经说过的内容再次重复。

    这一次,慕容伏允和在座的吐谷浑贵族们都听得聚精会神。

    一边听,一边吃奶酪、喝茶,许多人忽然觉得这茶很好喝、奶酪真好吃。

    真香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