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十八章 是谁!(续)

    深夜,工业区,爆炸发生地灯火通明,现场外围已经拉起警戒线摆起拒马,有军队在戒备,任何人未经许可严禁接近,而邺城警察厅的警察们,此时正在勘查现场。

    天子遇刺,此事非同小可,必须赶紧捉住刺客,以便揪出幕后真凶,但刺客如今不知所踪,所以需要仔细勘察现场,以便尽快找到线索,追捕逆贼。

    负责侦办案件、缉拿疑凶的警察名为刑警,警察制度下的刑警,比起寻常官府吏员来要更加“专业”,相互间的差别,犹如猎犬和守户犬之间的差别一样。

    此刻指挥这些猎犬的人,则是警察们的上级——警察厅长。

    邺城警察厅长周法明,亲自坐镇案发现场,调动骨干力量,要在这片残垣断壁之中尽快找到刺客的蛛丝马迹,然后来个顺藤摸瓜。

    今日天子遇刺,那场大爆炸整个邺城都震动了,作为安全保障的第一责任人,周法明得天子恩准,要戴罪立功,为揪出幕后主使而努力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虽然没有在废墟里翻翻捡捡,却没闲着,在临时扎起来的帐篷办公室内,看着下属们整理的资料和口供,试图吹散此次刺杀事件上笼罩的迷雾。

    天子驾临邺城,安全是头等大事,周法明不敢掉以轻心,和属下一起精心拟定了一套“保卫方案”,以确保天子及家眷的安全出行。

    结果还是出事了,问题出在哪里?

    周法明实在想不通,因为他不认为天子在重重保卫之下还会遇刺。

    但不可能还是成为现实,焦头烂额的周法明,下定决心要尽快“破案”,将刺客缉拿归案,但现场一片狼藉,刺客不知所终,想要抓到嫌疑人,难度很大。

    找人难找,那就先找线索,要在一片废墟里找线索很难,不过周法明很快就找到了突破口:火药。

    这一场威力惊人的爆炸,刺客必然用了许多火药才能有如此威力,而火药是严格管制的违禁品,一般人不可能弄到,所以这是一个突破点。

    邺城军器监有火药作坊,平日里戒备森严,管理十分严格,周法明已经派人去作坊查各项记录,又派人去查工业区的车辆(马车、推车)进出记录,看看谁有“蚂蚁搬家”囤积火药的嫌疑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一点,就是对染坊相关人员进行筛查,开始绘制这些人近一个月来的“行动路线图”,当然,与其有过关联的人,也包括在内。

    这一切,在爆炸发生半个时辰内就开始进行,邺城警察厅的办事效率一如既往的高。

    在帐篷另一侧,技术员们正在整理染坊的人员档案,每个人原相应的“行动路线图”正在成形,周法明看着人员档案,眉头渐渐紧锁。

    根据现场勘查的初步结果判定,此次爆炸的爆炸点位于染坊内,所以染坊人员伤亡严重,活下来的人大多遍体鳞伤,如今在警察的监视下于医院接受治疗,也不知有多少人能挺过去。

    若刺客是染坊的工作人员,可能已经在爆炸中丧生。

    染坊里的坛坛罐罐很多,最适合装满火药的木桶混迹其间,刺客要动手,染坊是不错的地点,周法明事前就考虑到这点,特地派人在染坊检查过几遍。

    每一个角落,每一个坛坛罐罐都仔细检查,为了防止有人在染料桶里藏轰天雷,警察们把每一桶染料都打开,用木棍在里面仔细搅一搅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有人挖地道,警察们仔细检查过地面,各种可能存在的安全隐患,他们都考虑到了,几轮检查下来,没发现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待得今日天子到工业区巡视,在外围各街道维持秩序的警察,不会放行任何一辆马车进入工业区,而在工业区里的侍卫们,也不会允许街道上有任何马车停在路边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是为了防备自爆马车,结果大爆炸还是发生了,来自于染坊内。

    爆炸的威力极其惊人,虽然隔着一道坊墙,爆炸的冲击力依旧将天子乘坐的防爆马车打翻,而街道上的禁军、侍卫以及随行人员伤亡惨重,整个染坊可以说是被夷为平地。

    还好有一道坊墙挡着,街道上的人们虽然大多遍体鳞伤,当场被炸死的倒不算多,即便有人断手断脚或者破相,命总是能保住。

    但对于熟知轰天雷威力的周法明来说,如此恐怖的爆炸威力,恐怕所需要的火药不会少。

    所以这些逆贼到底用了何种手段,在染坊里预先设下大量轰天雷?

    周法明怎么都想不明白,这个问题着实让人费解。

    他猜测过,刺客并不是引爆预先放置在染坊内的轰天雷,而是用了抛射装置,从别处抛射轰天雷来袭击天子车驾。

    但根据现场幸存者们的口供,事发时并没有什么巨大的东西飞过来。

    周法明想着想着,有些焦急,起身走出帐篷,看着灯火通明的现场,不住的来回走动。

    邺城警察厅建立一年有余,虽然很“年轻”,但实力很强,很快就承担起了各项重任,以远超传统官府的办事效率,将邺城的治安梳理得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能有如此成绩,自然是因为有京畿警察厅这一优秀模范可以借鉴,而邺城警察队伍的骨干,都来自于京畿警察队伍,所以邺城才能迅速的建立起警察制度。

    由京畿警察厅警察分署署长任上升迁的周法明,带着精英骨干来到邺城,满怀雄心壮志要大干一场,大家努力了一年,成绩斐然。

    眼见着今年又能拿出一份让天子满意的成绩,结果却出了天大的纰漏。

    天子遇刺,此事非同小可,无论抓不抓得到刺客,作为首要责任人的周法明都要倒霉。

    但他此时不是在纠结仕途,而是在纠结抓不到“老鼠”,自己作为猫却有可能被老鼠戏弄,眼睁睁看着做了坏事的老鼠溜掉,这种羞辱他可受不了。

    被罢官夺爵流放,大不了去岭表啃甘蔗,反正周法明在岭表呆过几年,习惯了那里的气候,但对于他来说,被人嘲笑“无能”,就像男人被女人耻笑“不行”那样,是天大的耻辱。

    我不管你是谁,有多么深长不露,我一定要找到蛛丝马迹,然后把你揪出来!

    想着想着,周法明斗志满满,又喝了一杯茶提神,正要转回帐篷里研究资料,却见一名刑警跑过来:“厅长,我们发现了一些可疑的物品!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