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十七章 是谁!

    “说了许多次,坐车一定要系好安全带,结果你们总是嫌麻烦,老是偷懒,看看,看看!今日为夫若不是系了安全带,可就要鼻青脸肿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郎。。这都什么时候了,还说这些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,你看看,这是什么态度都有一个现成的例子摆在眼前,你还不信,我说你。。唉哟轻点!”

    “啊,妾不是故意的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寝室里,宇文温光着膀子坐在榻上,尉迟炽繁为他擦活血化瘀膏,今日宇文温遇袭,消息传来,尉迟炽繁可吓得不轻,其她几位妃嫔也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不过尉迟炽繁很镇静,根据“应急预案”,从容不迫的做好各项安排。

    所幸宇文温平安返回行宫,并无大碍,女眷们松了口气的同时,不由得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宇文温没有细说,她们也不好问到底发生何事,更何况她们看得出来宇文温心情不太好,便没有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现在,尉迟炽繁才大概问清楚当时发生了什么事,为那一场大爆炸的威力及造成的破坏感到震惊。

    宇文温从爆炸现场回来,憋了一肚子火,但为了安定人心,没有在面上表露出来,召见随行官员做出布置之后,陪着家眷说了会话,才回寝室擦药膏。

    他肩膀上的勒痕已经缓解许多,不过“安全带”的设计过于简单粗暴,在确保“安全性”的时候没能兼顾“舒适性”,所以勒得他的肩膀淤青。

    给马车装“安全带”,这种主意也只有宇文温才能想出来,但事实证明此举不是画蛇添足,“安全带”的作用还是很明显的。

    马车车厢再坚固再防爆,受到爆炸气浪的冲击依旧会倾覆、翻滚,在这种情况下,车上乘客如果没有装置帮忙固定身体,就会在车厢里翻滚。

    轻则鼻青脸肿,重则断手断脚、腰骨受损以致半身不遂,甚至会因为脖子折断而死。

    所以,宇文温要求家人乘车出行一定要系安全带,防袭击防“交通事故”以免防各种意外。

    即便只是座速度不快的马车,也得系安全带。

    如今就有了一正一反的例子,宇文温和许绍同乘一辆车,伴驾的许邵觉得系安全带有些失礼,于是未如宇文温那样获得安全设施保障,结果爆炸发生时,许绍碰得鼻青脸肿。

    也亏得宇文温眼疾手快按住许绍,不然许绍还会更惨一些,而不仅仅是狼狈不堪的模样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宇文温忽然停下,然后深呼吸一口气,把一股怒气吐出来。

    堂堂天子,光天化日之下,严密保护之中,居然被人用轰天雷来个“轰隆隆”,要不是安全措施到位,他说不定就会鼻青脸肿,丢人现眼。

    这十几年来,都是他以刺客的身份行刺,或者作为主谋策划行刺,没想到现在换了个位置。

    是报应,还是罪有应得

    或者是体制问题

    宇文温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遇刺之后,他很生气,不过当场没有发飙,而是让大家不要乱,让军警立刻行动起来抓逆贼。

    对于许绍的请罪,宇文温顾不上算账,让对方赶紧坐镇官署,控制局面,将他安然无恙的消息放出去。

    爆炸发生后没多久,邺城城门全部关闭,全城戒严,军警们开始搜查可疑人士,各坊的户籍警亦挨家挨户盘查,而豹捷军也参与城防,加强戒备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警察们对爆炸现场进行勘察,要找出刺客及其同党的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能否抓到刺客,宇文温对此不是很乐观。

    他不是对警察们的能力不信任,邺城警察厅虽然成立不过一年多,但警察队伍都是从长安那边抽调来的骨干组建而成,能力肯定有,但对于这次刺杀,想要破案恐怕很难。

    那些刺客在戒备森严的情况下,成功引发大爆炸,随后却没有现身“补刀”,这说明对方人数不多。

    或者说限于官府严密的安全措施,这些刺客无法实现第二次刺杀,所以无论爆炸过后目标人物情况如何,这些刺客都不会管,也管不了。

    那么,这些刺客要么已经躲藏起来,要么已经在爆炸中丧生。

    若是前一种情况,在这人口稠密的邺城,几个人躲起来后,想要找就宛若大海捞针。

    宇文温策划过多次秘密行动,所以对此深有体会,以这个时代低下的技术能力,刺客如果不是当场身亡或者被抓,之后要追查会很麻烦。

    除非运气好,有人对巨额悬赏动心,举报刺客的藏身之处,不然很可能这些刺客是生不见人、死不见尸。

    那么,幕后主使会是谁

    此次刺杀失败,接下来这个幕后主使会有什么进一步的动作

    这也是宇文温必须考虑的问题。

    他经常算计人,如今被人算计,滋味当然不好受,本来就有“被害妄想症”的宇文温,一想到有人正在暗中策划阴谋来对付自己,自然不敢大意,脑子飞速运转起来。

    自大象二年以来过了那么多年,宇文温的仇家已经不计其数,不过按照“谁受益谁就有犯罪动机”的逻辑来推断,他侄子、杞王宇文理的嫌疑不小。

    亦或是先帝余党在搞鬼,亦或是别有用心之人,试图浑水摸鱼。

    要不然,就是太子等不及,想要提前上。。。。

    宇文温猛地刹住思绪,因为自己胡思乱想太过了。

    这样可不好,长此以往必然落得众叛亲离的悲惨结局。

    心情平复后的宇文温继续琢磨,在没有确凿证据以前,他觉得自己若太过于胡思乱想、随便猜测是嫌疑人真的没意思,反倒容易自乱阵脚,给阴谋者以可乘之机。

    人,抓不到,爆炸现场一片狼藉,可能本来就不多的线索,消失在瓦砾之中,如此一来,还能找到证据么

    宇文温觉得肯定能找到。

    那一场大爆炸的威力十分惊人,刺客必然动用了大量火药,而他一直对火药的生产、运输、存储和使用监督得很严,所以,即便刺客不知所终,光是追查火药的来源,就足够顺藤摸瓜了。

    宇文温这三年来精心布置,对于朝野内外的掌握越来越牢固,所以,他不认为些许小人的阴谋诡计能得逞。

    幕后主使是谁,要以证据来指认,而不是靠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宇文温面色缓和许多,尉迟炽繁见着夫君面色变来变去,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她知道宇文温疑心病有些重,此次遇刺,绝不可能善罢甘休,虽然缉拿刺客是理所当然的事,但尉迟炽繁就怕宇文温暴怒之下,大开杀戒。

    这不是不可能,尉迟炽繁和宇文温做了多年夫妻,大概清楚对方的脾气。

    尉迟炽繁很清楚,别看宇文温平日里脾气很好,行事总会有些分寸,可一旦真的发飙,也许什么事都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她正要开口劝解,却见宇文温起身,边穿衣服边说:“时候不早了,三娘早些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二郎今夜不在妾这里。。。么”

    尉迟炽繁有些惊讶,她倒不是想争宠,只是觉得今日发生了这么凶险的事情,宇文温必定会有许多话要和她,然后交代些什么,以防万一,结果。。。

    宇文温捏了捏妻子的面颊,笑道:“昨夜三娘已经陪着为夫过夜,今晚,该到别人轮值了。”

    不等尉迟炽繁说话,他又道:“无妨,不过是一次未遂刺杀,不值得你我为此吓得抱在一起瑟瑟发抖,若真的如此,岂不显得为夫色厉内荏”

    “不管幕后主使是谁,待其束手就擒那一日,我会安排好三百六十五种死法让他来选!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