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十五章 快乐水

    天气炎热,在工业区里转了一圈的宇文温,已经汗流浃背,因为正好经过一处熟水(开水)铺,他便想喝一瓶“西阳汽水”。

    作为天子,宇文温出行身上都不带钱,但这不代表他吃东西不付钱,因为自有随从来付款。

    经营熟水铺的掌柜和伙计知道今日有大官来,但见着这大官前呼后拥的走过来,惊得手足无措,不过“西阳汽水”的调配倒是很方便,所以虽然掌柜的手有些颤抖,依旧很快便配好了“西阳汽水”。

    源自西阳的汽水,实际上就是小苏打水,将小苏打(碳酸氢钠)若干放入装着水的瓶子里,然后加入醋酸或者柠檬汁,盖上盖子摇晃一会,小苏打和酸发生反应产生二氧化碳,这汽水就成了。

    小苏打源自纯碱(碳酸钠),而纯碱是有天然矿的,位于荆州和豫州交界处的桐柏碱矿,矿脉很大,自古以来就有开采,如今作为重要的纯碱来源,桐柏矿的开采量逐年递增。

    正是基于丰富的纯碱来源,西阳汽水的推广速度很快,炎炎夏日喝上一杯冰镇西阳汽水,然后打上几个嗝,感觉热气都被带走了,凉快许多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让人痴迷,加上西阳汽水不贵、制作方便,所以深受广大平民百姓的欢迎。

    在经营熟水的熟水铺里,除了售卖熟水外,铺子通常兼营大碗茶、西阳汽水,西阳汽水在夏天是最好卖的饮料,为囊中羞涩的人们带来了些许快乐。

    所以西阳汽水又被称为“快乐水”。

    这个名字有些俗,却很好记,所以渐渐地流行起来,许多邺城百姓都把这种汽水叫做“快乐水”。

    宇文温惬意的喝着汽水,琢磨着这个诨号,又想起那个时代另一种“快乐水”(可口可乐),笑了笑。

    小苏打水当然比不上可口可乐,但对于这个时代来说,有小苏打水就已经足够了。

    科学技术应该造福百姓,如此才能具备强大的生命力,他这十几年来不断烧钱,摸索出来的各种科技,大多转化为实用技术,为改变这个时代而做出了不同的贡献。

    提供熟水的熟水铺,正是靠着兼营各种小玩意而顽强的生存下来,为城内居民提供干净的饮用水(烧开的水),降低因为水源不净而导致患病的风险。

    熟水铺和出售廉价麦酒的酒肆,成为城市居民可靠的干净饮用水来源之处,这就是宇文温为公共卫生做出的努力。

    如今各地的熟水铺和酒肆大多能够实现盈利,让越来越多的人喝上干净的水,却不需要官府来推行卫生的饮水习惯。

    而用高效率热水锅炉烧水的熟水铺,在为居民提供干净饮用水的同时,也能节省柴禾,不要小看这一点,各主要城市里遍布的熟水铺,累计省下的柴禾可不是个小数目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宇文温觉得成就感满满,和熟水铺掌柜聊起天来。

    对于掌柜来说,他只知道今日有大官来“工业区”巡视,如今见着这位大官很年轻,又好说话,于是不再那么拘束,和对方攀谈起来。

    一旁的许绍等官员,见着天子兴致勃勃体察民情,不好上前打断,只能在一旁等着。

    许绍掏出怀表看了看,随后问身边吏员:“染坊那边准备好了么?接待工作可不能出纰漏。”

    “使君请放心,染坊那边都已经准备妥当,地扫得干干净净,员工们也都做好准备,衣着符合安全生产规范。”

    “你,再去看一遍,尤其要叮嘱他们,女工都得戴帽子,把头发收到帽子里,记住了!”

    “是,是!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染坊,巡察至此的宇文温,正与技术员们座谈,座谈的位置就在染缸附近,人手一瓶“快乐水”,说着说着,话题就歪到黄州那边,现场气氛十分活跃。

    印染业和纺织业关系紧密,黄州的纺织业发展迅速,印染业同样发展迅速,如今邺城的纺织业进入飞速发展时期,来自黄州的印染业技术骨干,正在为新式染坊的投产而努力着。

    他们如今见着了天子,见着了当年的父母官,诚惶诚恐之下,倍感亲切。

    说起如今的黄州来,人人都滔滔不绝,而见着邺城这个大都市的模样越来越像西阳,身为黄州人,技术员们也十分自豪。

    当年,黄州不过是一个破败的小地方,不要说邺城,就连安陆都比不上。

    可如今,黄州西阳的名号已经传遍天南地北,西阳城的规模,虽然比不上长安、洛阳、邺城,但比其他城池强多了。

    一说到家乡,黄州人和“新黄州人”就自豪,而黄州能有今日的繁荣景象,多亏了当年的父母官、如今的天子。

    关于黄州的话题一开了头就收不住,同样和黄州有不解之缘的许绍不顾失礼强行插话,让话题回到正轨。

    因为硫酸、盐酸的出现,让化学工业有了雏形,各种新的化合物五彩斑斓,让黄州的印染业从业人员灵机一动:这些化合物,能不能拿来做染料?

    神奇的“化学”,让印染业发现了一个新世界,于是他们开始寻求硫酸、盐酸的帮助,试图找到新的染料以及新的染色工艺。

    当然,现在又多了硝酸这个帮手。

    印染业的技术人员,和五庄观的实验人员一道,不停地做实验,不断地用各种染料和三酸以及各种化合物“反应”,看看能不能有突破。

    经过无数次的实验,突破性的进展没有,不过染色工艺倒是有了明显进步。

    新的染色工艺,能让黄州各染坊染出的布更加耐洗而不容易脱色,这些新的染色工艺,为各染坊带来明显收益,又被定为“专利”,在各织造司采纳专利的同时,给技术人员带来不菲的收入。

    专利制度,是宇文温为促进科学发展而定下的制度,各行各业从中受益匪浅,极大的激励了技术人员去研究、改进新技术、新工艺。

    在化学的帮助下,染色工艺有了明显进步,但染料方面的进度相对就小了些。

    虽然经过无数次实验,技术人员依旧无法凭空变出“合成染料”来。

    染料,自古就是来自于植物或者矿物,所谓的“合成染料”,是技术人员希望通过化学反应,直接合成染料,而不需要再从植物、矿物里提取。

    在宇文温看来,这一想法没错,因为后世的染料,就以合成染料占主导地位,但合成染料都是有机染料,这涉及到有机化学。

    以目前低下的化学水平,合成染料这一设想根本就不可能在短期内实现、

    宇文温的化学知识,仅限于高中阶段,而且除了一些常识之外,已经忘得差不多了,他不可能为技术人员从事有机化学研究指出正确的方向。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染色工艺有进步是真的,而随着硫酸、盐酸工场的正式投产,新式染坊也将在邺城投产,为织造司纺织出来的布帛染上五彩斑斓的颜色。

    物美价廉又相对耐洗而不容易脱色的布帛,可以摧毁传统手工纺织业,让社会经济结构发生根本性的改变。

    所以宇文温对于印染业也寄予厚望,在染坊转了几圈,又和技术员们谈了许久,才在许绍的强烈要求下回行宫。

    因为宵禁的时间快到了。

    虽然天子可以例外,但宇文温一般不会这样做,作为规则的制定者,他一直都在带头遵守规则,宵禁,一般情况下当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喝完最后一瓶“快乐水”,宇文温走出染坊。

    马车已经准备就绪,侍卫们环绕四周,挡住一切刺客可能来袭的方向。

    宇文温登上马车,让许绍也同车伴驾,他倒不是有意突出许绍的不同之处,只是还有些事要抓紧时间和对方交代。

    “朕到河北。。。咳咳。。。”宇文温说着说着干咳几声,这句话让他觉得自己仿佛变成了某小胡子,于是赶紧换个说法:“朕东巡至此,也不知下次再来要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平地起惊雷,剧烈的爆炸声中,一股气浪冲来,宛若巨浪拍在小船上,马车为之倾覆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