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四十二章 三豪杰

    高大的设备,忙碌的工人,轰鸣的蒸汽抽水机,不断转动的水轮,铁轨上来回走动的马车,让工场的宇文温觉得自己来到了工业社会。

    和怡人的田园风光比起来,宇文温更喜欢浓烟滚滚的“工业风”,此时此刻,他头戴“安全帽”,站在一处设施前高台上,听人介绍工场的运行情况。

    主讲人是修炼化学之道的道士刘杨,刘杨如今已不是黄州五庄观的观主,而是作为化学产业的“总工”,带着技术班子到邺城开设化学工场。

    此刻,他指着面前一个个铅室,向天子介绍硫酸的生产过程。

    宇文温看着面前一个个设备,聚精会神的听着。

    硫酸,在炼丹术里,这种物质叫做“矾油”或者“绿矾油”,经过刘杨和无数炼丹道士的努力,他们终于可以批量生产这种强酸了。

    第一套硫酸生产设备出现在黄州西阳,制备工艺经过不断完善,已经可以实用化。

    在这基础上,于长安、广陵投产的两套硫酸生产设备,很快也正常运行起来,位于邺城的第四套生产设备,现在已经完成“试运行”,即将正式生产。

    为尚在襁褓中的化学工业,提供有力的支撑,首先受益的,就是印染行业,大量五颜六色的化合物,被染坊用来实验是否能用在布匹染色上。

    午后阳光明媚,宇文温边听讲解边看资料,又看着眼前壮观的生产设备,只觉得热血沸腾,大批量制备硫酸这一关键的技术,他终于掌握了。

    历十余年时间,累计耗资不下百万贯(折价),终于掌握了!

    看着面上带疤的刘杨,及其满面沧桑的“道友”们,宇文温觉得很感动,如果没有这些由炼丹术“转职”而来的土鳖化学家,他的梦想,不知还要多久才能实现。

    刘杨在一次化学实验中发生意外,脸上留下狰狞的伤疤,其他道士也多多少少在各式各样的实验事故里挂彩,但这丝毫影响不了大家的热情。

    炼出长生不老的仙丹,已经不是他们的目标,而化学之道让以刘杨为首的炼丹士们为之疯狂,无数个日夜,无数次试验,他们的发现越来越多,越来越有成就感。

    工业化生产硫酸,就是无数人心血所凝聚出来的结晶。

    炼丹术里,加热绿矾能得到绿矾油,这是一种有腐蚀性的液体,尝在嘴里有些酸,如果加以浓缩,腐蚀性更大,在宇文温的指点下,刘杨等道士知道这种绿矾油叫做“硫酸”,其腐蚀性(酸性)叫做“氧化性”。

    而生产硫酸的工艺,经过多次改良,已经不是靠加热绿矾制取硫酸。

    最初改良的制酸工艺,是将燃煤锅炉的“含硫”废气引入喷淋塔,由此得出“稀硫酸”,这样的“稀硫酸”浓度不高,杂质多。

    但产量大,比加热绿矾所得硫酸的量要多。

    刘杨根据宇文温提出的“铅室法”概念(宇文温只知道名字),经过不断地摸索,经过无数次失败,历经数年的摸索,终于摸到了门路。

    这种“铅室法”,是将硫磺和粪硝(火药业的土法堆硝所得结晶)放在一起加热,引其气体在铅室里“过水”,就能得到酸性很强的硫酸。

    “铅室法”不断地改良,成功实用化,当他们能够稳定制备大量硫酸时,“化学反应”变得美妙许多。

    如获至宝的道士们,用硫酸来与各种物质“反应”,新“反应式”和新化合物不断出现,让越来越多的道士们为之废寝忘食。

    他们发现,用浓硫酸溶解食盐,会产生一种刺激性气体,这种气体溶于水中,水同样具备酸性,很明显,这是另外一种酸。

    因为来自于盐,所以命名为“盐酸”。

    制备盐酸的工艺经过不断完善,耗费无数钱粮之后,终于实用化,能够大批量生产浓度不低的盐酸,而有了充足的盐酸,化学反应变得更加精彩起来。

    好消息不止这一个,当道士们干馏硝石或者粪硝时,发现干馏会产生刺激性气体,这种气体被水吸收之后,又是一种酸性物质。

    因为来源于硝石或粪硝,于是这种酸名为“硝酸”。

    但这样的工艺制备硝酸效率低,消耗大,杂质也很多。

    经过不断地实验,道士们发现用硫酸溶解硝石,同样可以制备硝酸,他们参照盐酸的制备工艺,改进了硝酸的制备工艺,终于将硝酸的制备工艺实用化。

    这是今年年初的事情,第一套实用化的硝酸生产设备,在黄州西阳投产,工场就在硫酸工场、盐酸工场隔壁。

    得知硝酸生产实用化消息的宇文温,当时就激动得失态,宛若小孩子一般,又跳又笑。

    硫酸、盐酸、硝酸,合称“三酸”,那可是化学工业的基础。

    虽然硝酸的制备工艺有些复杂,产量不是很高,而且纯度较低善,但这对于宇文温来说,就是天大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三酸有了,两碱还会远么?

    他烧钱烧了十几年,终于烧出结果来,怎能不高兴。

    为了庆祝这一历史性的突破,宇文温当晚就来了个“一挑三”,和三位“女中豪杰”鏖战一宿才消停。

    他如此激动,还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三酸的出现,代表着三个化学品的问世为期不远,这三个化学品可称得上“三豪杰”。

    其一,硝化纤维。

    硝化纤维是烈性炸药,威力比黑火药不知高到哪里去了,且不说用于战争,仅是用来开山修路或采石,就是一件利器。

    对于宇文温来说,硝化纤维的制备很简单,那就是将棉花浸泡到硝酸里,只要注意反应条件,就能批量生产硝化纤维。

    豪杰之二,硝化甘油。

    提炼自油脂里的甘油,用硝酸处理过后,同样可以获得“硝化甘油”这一烈性炸药。

    豪杰之三,就是雷汞。

    用酸去处理水银(汞),就会获得“雷酸汞”也就是雷汞,有了雷汞,就有了定装子弹,那么后装枪的出现就不再是梦想!

    激动万分的宇文温,当即下令五庄观的实验员们着手进行硝化纤维、硝化甘油、雷汞的研究,他要让这“三豪杰”为己所用。

    宇文温为此调拨大量钱财,以作实验事故伤亡人员的抚恤金。

    从那日起,他就满怀信心的等着好消息,等着硝化纤维、硝化甘油和雷汞的出现。

    但直到现在,他都没等到。

    五庄观的实验人员,在重重防护之下,用硝酸浸泡棉花,没产生什么特别的“硝化纤维”。

    他们用硝酸去浸泡从油脂里提炼出来的所谓“甘油”,也没产生什么特别的“硝化甘油”。

    他们还分别用三酸去和水银发生反应,同样没产生什么“脾气暴躁”的“雷汞”。

    问题出在哪里?

    以宇文温那所剩无几的化学知识,能想到的问题无非是硝酸不纯,浓度不够,所以“硝化”不成功。

    或者三酸的杂质太多,导致化学反应没能正常进行;亦或是所谓的“甘油”根本就不是甘油,即便是,也可能纯度不够、杂质太多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各种硝化反应、酸化反应需要第三种物质来“催化”,也就是需要找到正确的催化剂,协助三种反应正常进行。

    所以距离成功招揽“三豪杰”还很远,也许光是提纯硝酸,都要花上十年甚至二十年时间,宇文温被现实教做人,种种疯狂的念头不得不收起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宇文温看着刘杨等人,没有丝毫责怪之意,以当前时代的能力,能弄出三酸已经是奇迹,宇文温不会苛求什么。

    刘杨和道友们为他研究出来了三酸的制作工艺,他的回报很丰厚,足以让这些化学家们三代人衣食无忧。

    刘杨已经成亲,还有了儿子,其他几位同样如此,宇文温要以这些化学家为榜样,让世人看看,他是如何爱惜人才的。

    他烧钱烧出来的化学工业,虽然还很稚嫩,但对于这个时代来说,已经是一大突破,宇文温坚信只要自己继续投入人力物力,终有全面突破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宇文温看着隔壁的大型设备,扬了扬手中的资料,对刘杨说道:“走,去看看盐酸的生产线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