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十八章 钓鱼工程(续)

    “所以说,武陟地界的煤矿果然矿脉很大”

    “回陛下,确实如此,先前煤炭无人问津,故而此处矿脉从未引起注意,如今有了蒸汽抽水机,再加上永济渠的开挖,于是有人想到了挖煤销售盈利,才组织人手开采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相州官署议事厅里,宇文温拿着一叠资料,正和相州刺史许绍交谈,宇文温昨日刚到邺城,今日召见了相州官员及各方贤达之后,专门找许绍“问对”。

    不久前,出巡的宇文温路过洹水城,在那里得知了永济渠的一些问题,而治水官员们强烈请求为永济渠增加一项功能,那就是输水,宇文温当时有些意动,不过没有马上做出决定。

    有些问题他必须弄清楚,而永济渠附近是否有大型煤矿,这答案是他最想知道的。

    对此,许绍早已做好准备,天子的提问,都一一做了解答。

    位于黄河北岸的武陟,历来是黄河要地,源自太行山的沁水流经武陟,在其东南方向入黄河,而在武陟沁水河段,就是永济渠的入口。

    现在,在武陟西北方向数十里外,有一处规模不小的煤矿矿脉,自古以来都有煤矿在开采,只是规模不大。

    许绍就任相州刺史后,为永济渠的建设做准备,他知道煤对于推广蒸汽抽水机起着决定性的作用,于是注意到了武陟地界的那些煤矿,随即派吏员去现场勘查。

    勘查的结果振奋人心,那地方的煤炭矿脉不是一般的大,开采起来不能说很容易,但只要舍得投入,产煤量足以让永济渠沿岸地区用上蒸汽抽水机。

    为慎重起见,许绍没有急着上报,本打算再细细勘查,待确定无误之后再说,结果天子却先知道了,于是心急火燎来了解情况。

    宇文温当然想推广蒸汽抽水机,因为抽水浇灌站能够灌溉大量农田,确保农业丰收,若事情真如那些官员所说,武陟北面地区的那些煤矿有很大的潜力,那么让永济渠多承担一项输水的功能不是不行。

    但他就怕被人“钓鱼”,所以要仔细求证。

    许绍当然不会骗他,而许绍也不容易被人骗,所以宇文温看着许绍呈交的资料,渐渐入神。

    作为宇文温的元从,许绍的做事风格自然深得宇文温“真传”,一份介绍产煤区的资料,内容十分详实,连该地区的历史沿革都介绍了。

    宇文温看着看着,居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,那是一个大名鼎鼎的历史人物,名字如雷贯耳——河内司马懿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,是河内郡温县司马懿,晋朝的宣皇帝。

    而对于宇文温来说,司马懿还有另一个名头,那就是“焦作司马懿”。

    这是后世戏称,一如“常山赵子龙”变成“石家庄赵子龙”那样。

    而正是因为这一戏称,宇文温忽然大彻大悟了:许劭所说那片地区,说不定就是后世的煤城焦作所在地。

    不,应该就是了!

    宇文温越想越高兴,他之前没想起这座煤城,所以没以叶城平顶山煤矿和叶宛运河的先例,来组成焦作煤矿和永济渠这对“组合”。

    现在念头通达,他不再担心什么“钓鱼工程”,也不再犹豫了。

    宇文温随后沉吟着:“那地方,既然煤炭丰富,朝廷必然大力开发,还得筑城,这城总得取个名字。。。既然和煤有关,那就。。。取名‘焦作’吧。”

    许绍闻言一愣,随后反应过来:“是,微臣领命。”

    修建木制建筑或者木工相关行当,称为“木作”;建造石头建筑、制作或安装石头构件的行当,称为“石作”;和煤有关的行当,按说应该称为“煤作”,但这样不好听。

    许绍知道煤可以“炼焦”,焦煤可用来炼铁,所以觉得天子把和煤有关的地方命名为“焦作”倒也合适。

    宇文温拿定主意后,马上开始新一轮规划,虽然未来的焦作城所在地区,实际上不归相州管,但他还是先和许绍交底:

    “叶宛运河你是知道的,多亏了叶城平顶山煤矿撑起来,如今,永济渠要兼做输水渠,必然需要大量的煤炭作为蒸汽抽水机的燃料,所以焦作煤矿很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焦作矿务,朕自会安排人手去主持,你要提前做准备,在邺城把煤炭市场预热一下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许绍请示:“陛下,不知这‘预热’”

    宇文温放下资料,起身在厅内来回走动:“如今永济渠通了四分之一,焦作的煤,可以陆运到沁水边,用船载着入永济渠,然后走水路到邺城,一开始价格会高些,这不要紧,到了秋天,你赶紧把暖气弄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官署里要有,驿馆里也要有,还有你们几位主官、主要佐官,府邸里也得装上。”

    “多请人到家里坐坐,让河北的土豪们见识见识何为‘温暖如春’!”

    宇文温没有避自己的讳,说着说着思路渐渐发散:“不光达官贵人要斗富装暖气,寻常百姓也得有好处,你马上筹划一下,要在邺城推广蜂窝煤、新式煤炉,然后规划一块空地,作为煤场。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急不来,你不要急于求成,要让邺城百姓渐渐习惯上烧煤而不是烧柴。”

    许绍琢磨了一下,问道:“陛下,焦作煤矿扩大开采需要时间,要在邺城推广用煤,恐怕不是一两年就能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,所以还是要让那些富商斗富!斗富嘛,什么奢侈用什么,府里连暖气都没有,还好意思斗”宇文温一说起生意经,两眼就放光。

    “一开始,要注意分寸,不要让大家认为冬天用暖气是败家,所以推广手段要有技巧,就像钓鱼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先让他们在寝室装暖气,享受到了‘温暖如春’,必然想着在更多的房间装暖气,这样一来,花的钱越来越多。”

    “暖气是好东西,自己的居所要有,妻妾的居所要有,儿女的居所也得有,然后为了斗富,连仆人的居所也得有暖气。”

    “这帮有钱人为了摆排场,连仆人都穿着绫罗绸缎,如今顺带着给仆人的居所通暖气,有什么不行的”

    许绍见着宇文温侃侃而谈,不知该如何接话,天子向来擅长经营,若说起生意经,许绍知道自己不是天子的对手。

    宇文温见着许绍一副懵懵懂懂的模样,有些恨铁不成钢:“你怎么就想不通呢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,邺城里有钱人那么多,让这些人先用上暖气,那么对于煤炭的巨大需求不就有了”

    “有需求,才会有市场,有了市场就有利润,有了利润,就不怕焦作煤矿的煤没有。。。你有没有听着”

    有些走神的许绍闻言赶紧行礼道歉:“陛下恕罪!微臣忽然想到别的事情,所以。。”

    “君前失仪,君前失仪。。”宇文温有些促狭的看着许绍,“你想带兵去辽东打仗没门!”

    “老老实实在邺城守着,那也不许去,替朕看着河北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