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十四章 期待

    午后,烈日当空,万里无云,海风徐徐吹拂,黄城外海港,码头一隅的凉棚里,搬运货物的苦力们正在休息,喝着大碗茶,用脖子上搭着的针织巾擦着汗,听一名中年人说辽东半岛上的战事。

    “那日,暴雨倾盆,官军骁勇冒死攀爬大黑山,当晚就拿下卑沙城,次日消息传出,驰援卑沙城的高句丽援军掉头就跑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要往何处跑?当然是得利寺山城了,这帮鸟人就是从那来的,如今要跑,自然要往来处去。”

    “打仗,那是玩命的生计,哪里能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,眼见着这帮鸟人要跑,官军自然是不会答应的,战鼓一擂,将士们便奋力追击。”

    “一追一逃,那叫一个精彩,高句丽军丢盔卸甲,还扔下大量布帛,以当做买命钱,官军哪里会上当,往死里追,就像撵癞皮狗那般。”

    “追着追着,来到一处山坳,眼见着官军就要痛打癞皮狗,突然!!”

    中年人忽然抬高声调,吓得苦力们一个激灵:“然。。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然后?左右两侧山坡上树林里喊声大作,黑漫山遍野的伏兵杀出来了!”

    中年人又顿了顿,喝了一口茶之后,继续说道;“原来这伙高句丽兵马是诈败,于山坳处设下伏兵,引得官军追击至此,只听两边山林号角连绵,左右伏兵一并杀出!”

    在他的渲染之下,苦力们似乎亲历了一场大战,自己就是陷入绝境的官军将士。

    埋伏在山坳两侧山林的高句丽军,居高临下投掷大量滚木擂石,还有许多大车轮,浇有火油,点燃之后化作火轮,沿着山坡直冲而下。

    正追击敌军的官军将士,队伍一字排开,宛若长蛇,结果突然遭到左右夹击,而前方诈败的敌人调头来攻,己方一时间进退不得,情况十分危急。

    带兵将领临危不惧,分派精锐士兵迎战,这些士兵手持长矛去抵左右两侧山坡滚落的火轮,又有神箭手狙杀山坡上投掷滚木擂石的敌兵。

    而将领们身先士卒,与反杀回来的敌兵血战,让全军士气大振。

    正激战间,从左右两翼包抄的山地精锐“爬山虎”,在半山腰捅伏兵的后腰,战局骤变,设伏的高句丽军被打得昏头转向,没多久便溃不成军。

    这一败,可真是败了,行走山林如履平地的“爬山虎”,把高句丽军追得上天无路、入地无门,最后全都纷纷跪地求饶。

    一场惊心动魄的伏击和反伏击战,被中年人讲解得跌宕起伏,旁听的苦力们听完之后大呼痛快,为官军将士的骁勇善战感慨不已。

    “后来官军收了得利寺山城,算是在海对面站稳了脚跟,所以才不断有海船往那边运物资,俺们才这么忙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对当下形势下了结论,苦力们即便先前没有听懂,如今都不约而同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他们来自莱州以及青州总管府治下各州郡,在家乡没有地种,又没胆子出海,于是聚集到黄城,到需要大量人手的海港卖力气混口饭吃。

    虽然累是累了些,但好歹能自己养活自己,而现在官府对海那边用兵,大量船只往返大洋南北,不停运送各类物资,码头上堆积如山的货物需要装船,让苦力们这段时间以来忙得几乎脚不沾地。

    有活干,那就有工钱拿,许多人省吃俭用,已经攒了一些钱财,如今满怀期待的等着再干上几个月,年底置办年货带回家,和家人一起过个好年。

    现在是午后,日头太毒,所以工头给了半个时辰时间让大家喘气,苦力们聚集在树荫下、凉棚里,抓紧时间吃饭、喝水、出恭、休息。

    现在听得消息灵通人士说起海那边的情况,大家都知道官军站稳了脚跟,而且官府在那边真的是要生根发芽,不走了。

    青州总管府署已经在各州郡张榜通告,动员百姓到海对面那边拓荒、定居,朝廷会对开荒者免五年租调,还会给予大力支持,提供铁制农具、种子,租借耕牛,还会帮忙盖房子。

    这一消息,已经在各地引起广泛关注,而海港处的苦力们对此议论纷纷,许多人动了心,想要去海对面闯一闯,但也有人心存疑虑,觉得天底下没有这么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大家都在担心,担心官军日后在海对面待不住,到时候兵马撤回来,拓荒的人们就白忙活了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苦力们是切身体会到官府在海对面大兴土木的决心,无数的砖瓦、木材在海港装船,运往海的那一边,而每日都有大量煤炭装启运,据说要为海那边的几座新城过冬做准备。

    苦力们目不识丁,不懂什么大道理,但越来越繁忙的海港,让他们感受到官府好像没有骗人。

    如今是夏天,官军在海对面已经待了一个多月,于是许多人动了心,到官府那里登记,随后登上海船,前往海对面拼一拼,而大部分人依旧在码头上做苦力,再观望观望,想等到来年再说。

    钟声响起,上工的时间到了,苦力们喝完手中碗里的茶水,纷纷涌上码头,在工头的指挥下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人去茶凉的凉棚里,身着便服的杨玄感站起身,饶有趣味的看着码头,看着忙碌的苦力、堆积如山的煤炭、一箱箱的砖瓦、木材,看着一袋袋粮食、水泥,还有不计其数的物资。

    黄城,是莱州长广郡郡治,位于大海之滨,自古就是一处大港,如今是北洋贸易公司的一处重要贸易港、物资输出港,一年到头源源不断的向外输送煤炭和砖瓦、水泥。

    煤从哪里来?当然是黄城本地来,数年前,黄城郊外发现一处巨大的煤矿矿脉,北洋贸易公司随即组织人手进行大规模开采。

    黄城有了充足的煤,自然就有了蒸汽抽水机,冬天还有暖气,而以煤粉烧砖、瓦的砖瓦厂也陆续出现,最后,连水泥厂都有了。

    杨家和许多长安权贵一样,在北洋贸易公司有股份,算是股东之一,虽然他们不是大股东,但可以方便的知道北洋贸易公司的大概经营方略。

    所以知道黄城大兴实业,有许多煤矿、砖瓦厂、水泥厂,这都是为了日后大规模海外开发做准备。

    譬如为耽罗岛提供大量砖、瓦等建材以及燃料(煤炭),譬如为贸易据点海参崴的建设做支援,但北洋贸易公司的股东们,都觉得公司在黄城投入如此之大的人力物力搞开发不划算。

    做海贸的贸易公司,搞煤矿、砖瓦厂、水泥厂做什么?

    在海外野人的地盘上筑城,就地取材即可,有必要这么大费周章么?

    现在,杨玄感知道答案了,北洋贸易公司如此经营黄城,建设耽罗、海参崴只是其次,最主要的目的,就是为了协助朝廷经营辽东半岛。

    莱州和辽东半岛隔海相望,顺风时,海船走一个单程只需两日不到的时间,而“产能”充沛的黄城煤矿、砖瓦厂、水泥厂,现在就能为辽东半岛上的大兴土木提供强力支持。

    这不是杨玄感自己的臆测,他作为观军容使的佐官,和其他人员一道从辽西乘船横渡大海,半路就在旅顺靠泊,然后南渡莱州黄城,一路上的所见所闻,让他只叹天子布局之精妙。

    旅顺,晋时的马石津,如今变成一处巨大的工地,大量建筑拔地而起,而海港的规模也急剧扩大。

    来自黄城的砖瓦、水泥,让旅顺城快速“成长”,这距离北洋水师收复马石津,还不到两个月时间。

    如今的黄城港,就是一个巨大的物资启运港,输送着大量物资,支撑旅顺的快速建设,杨玄感亲自目睹了海面上千帆往返南北的壮观景象,心中震撼之余,不由得期待非常。

    朝廷如此精心策划,将来的辽东之役,准备充足的官军必然会势如破竹啊!

    收起感慨,杨玄感走出凉棚,沿着道路向南走,走了一会,转上路边的土丘,在那里,几个人正在忙着什么。

    身着便装的宇文维翰站立不动,露出灿烂的笑容,伸出剪刀手,以繁忙的黄城港为背景,让画师为他画素描。

    烈日下,宇文维翰额头上渗出汗珠,却宛若木头人那样巍然不动,以便画师将他画得“栩栩如生”。

    虽然他实际上没必要一直站立不动,毕竟画师这一路上画了不知多少副肖像画,早已将他的容貌铭记于心。

    杨玄感见着大周皇子摆出如此奇怪的姿势,已经见怪不怪,但看着那“剪刀手”,他还是觉得此举有些难以理喻:

    天子对皇子们的家教,到底有多奇怪?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