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十三章 腥风血雨

    暴雨倾盆,狂风大作,海面上巨浪滔天,拍到岸边礁石化作无数浪花,陆地上树木折倒,密雨成线,天地间白茫茫一片。

    大黑山上,一座庞大的石城在***之中巍然不动,由一颗颗质地坚硬的石块砌成的石墙,承受着雨水不断冲击,如同过往百余年那样,坚强的耸立着。

    卑沙城位于大黑山上,四面俱为陡坡,易守难攻,坚固的石墙,庇护着城中万余军民,而充足的粮草储备,足以让卑沙城独力支撑许久。

    撑到援军抵达。

    高句丽经营辽东,在辽东半岛上的重要据点就是卑沙城,自建城以来,卑沙城的规模不断扩大,百余年间,从未被人攻破,而如今强敌渡海而来,卑沙城军民早已做好了准备。

    暴风雨来临之前,来犯的周军已经攻占马石津,待得暴风雨过后,对方必然集结重兵攻打位于大黑山上的卑沙城,这是瞎子都能看出来的事实,所以卑沙城已经准备就绪。

    年初,高句丽王亲自率军攻打周国营州柳城,未能得手,周国随后必然兴兵报复,高句丽已经做出了相应的布置,辽东诸城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而因为周国水师十分活跃,与其国境隔海相望的辽东半岛必然首当其冲,而卑沙城,肯定是周国必定攻打的目标。

    作为高句丽半岛防线最南端的要地,卑沙城不容有失,得知马石津陷落,已经有数支援军自安市城、辽东城出发南下,不日便可抵达卑沙。

    届时他们和卑沙守军互为犄角,要把渡海来犯的周军挡在海边。

    即将到来的战事,得等暴风雨过后才会爆发,对于卑沙城守军来说,一切都要等这场暴风雨结束再说。

    正常来说,周军如果要来攻打卑沙城,届时必然乘船到大黑山南面海湾登陆,而现在海上巨浪滔天,不可能行船。

    如今虽然只是下午,但天上乌云密布,四处一片昏暗,加上大雨瓢泼,卑沙城头哨兵纷纷躲到房内避雨,透过小窗看向城外,除了摇曳的树影,什么也没看到。

    什么也看不清,什么也听不清,在这种鬼天气里,光是站在城头都站不稳,遑论做其他事情,哨兵们安心的烤着火,等待黑夜的到来。

    如果夜里雨停了,也许会有敌军精锐偷城,所以大家要趁现在养足精神,到晚上才好放哨警戒。

    西端城墙上,有些许不一样的声音响起,引起了附近正在躲雨哨兵的注意,他们披上蓑衣,带着斗笠,冒着大雨走上城头巡视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雨,莫不是年代久远的石墙受不住雨水冲刷而出现裂缝,所以哨兵们要仔细勘察,一旦发现险情就要及时抢险。

    免得石墙真的垮塌,己方修补不及,以至于让过几日必然进犯的敌军有机可乘。

    暴雨之中,城墙看上去一切正常,哨兵们不敢大意,猫着腰慢慢向前走,低头看着地面,时不时跺跺脚,看看石墙稳不稳。

    一声风声过后,一名哨兵捂着脖子倒地,同伴见状正要上前搀扶,却见其脖子上插着小箭,手指指缝里渗出鲜血。

    众人大惊,正要高声呼喊,却被相继而来的暗箭射倒,来不及发声。

    吹管吹出的吹箭,射程有限,但箭头淬毒,见血封喉的效果很好,冒雨攀爬的几名不速之客顺利登上墙头,而他们只是“先登”。

    暴雨之中,扒在石墙上的数十只大铁爪,其后连着一条条长绳,而每一条绳索上,都有大量士兵在向上攀爬。

    身着环锁铠的士兵,浑身湿透,一个个都佩戴着胸(腹)式上升器,戴着特制手套、穿着攀登鞋,手脚并用,宛若壁虎一般贴着陡坡向石墙接近。

    狂风阵阵,吹得长绳晃悠,士兵们如同长藤上的瓜果般不住随风摆动,仿佛只要一不留神,就会落得粉身碎骨的下场。

    但这丝毫阻挡不了他们向上移动的速度,越来越多的人攀上石墙,登上城头。

    精锐的山地作战队伍“爬山虎”,其成员源自战绩卓越的强悍捕奴队,历经十余年山林作战磨练,士兵们对于攀爬峭壁十分在行。

    又有了各种犀利的攀爬工具,以及长期的强化训练,对于南洋、北洋贸易公司来说,是十分趁手的“敲门砖”。

    ***,阻挡不了“爬山虎”的前进脚步,麻痹大意的卑沙山城,在他们看来如同不设防的平原村落,当己方登上城头,战斗刚开始,胜负就已经分晓了。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士兵登上城头,而城中军民很快便发现情况不对,号角声响起,反应过来的高句丽士兵呼喊着冲向西端城墙。

    大雨之中,双方距离渐渐接近,随后响起此起彼伏的爆炸声,火光在暴雨中闪烁,浓烟刚被狂风吹散,一个个矫健的身影,宛若豹子一般冲了上来,扑向颇为狼狈的高句丽士兵。

    双方距离不到三十步,“爬山虎”们投掷出短矛,将高句丽士兵的冲锋势头打断,随后投掷出短斧,将守军本就混乱的阵型打散。

    挥舞着各式武器的“爬山虎”,嚎叫着撞入敌群,他们虽然刚结束一次长距离的攀爬,但体力依旧充沛,而满是积水的地面,丝毫阻挡不了他们冲锋的步伐。

    锋利的刀刃,砍向对方没有防护的大腿,尖锐的铁刺,扎向对方的腋窝,而尖嘴的破甲锄,狠狠的锄向敌人戴着兜鍪的脑袋,大雨之中,朵朵血花绽放,四处飞溅的鲜血,将地面染红。

    白刃战瞬间爆发,很快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伤亡惨重的守军掉头就跑,和后续赶来的士兵挤在一起。

    追上来的“爬山虎”们,投掷出一枚枚火油弹,将拥挤的人群点燃,随后割下一颗颗人头。

    他们拎着血淋淋的人头,分成小队突击,冲向惊慌失措的高句丽士兵,先将人头扔进人群,然后直接撞了上去,宛若浑身鲜血的饿狼,冲入混乱的羊群。

    喧嚣声起,让卑沙城渐渐沸腾。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守军赶来,却被越来越多的火油弹点燃,遇水不灭的火油燃烧着,顺着水流四处流淌,倾盆暴雨之中,照亮无数慌乱的身影。

    此次偷袭卑沙城的“爬山虎”,兵力超过两千,人人都是精锐,擅长白刃战,而烧杀抢掠,是他们的拿手好戏。

    偷袭想要成功,秘诀就是不断进攻,绝不给敌人任何喘息的机会,要在对方反应过来前,杀掉一切胆敢反抗的人。

    跪地投降的俘虏,被他们抓来当做盾牌,押在前方逼近不知所措的守军,待得距离接近,将人质向前一推,趁着对方大乱,冲上去展开白刃战。

    战场上只有两种人,死人和活人,对于成日里刀头舔血的“爬山虎”们来说,只要能获胜,用什么手段无所谓。

    作为最凶残的猎犬,市舶司给予“爬山虎”的奖励,是卑沙城里的所有人,无论是军是民,无论男女老少,任由处置。

    老人杀掉,青壮卖掉,女人用来享受、繁衍后代,幼童抓回去做牛做马,扫荡无数蛮夷村寨的“爬山虎”,就是用这样简单直白的规则,激励着士兵奋勇杀敌。

    腥风血雨之中,地面的积水渐渐变红,卑沙城的防御彻底瓦解,随之而来的是哭喊声、惨叫声,回荡在山间,和淅沥沥的雨声一起,汇聚成奇妙的声乐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