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十二章 旅顺

    多云,海面风浪渐急,总总征兆表明,再过数日就要有一场风暴到来,此时此刻,海面上大量船只正在航行,向着前方海岸线接近。

    船只的前进目标,是前方海岸线上的一处海湾,海湾三面为群山环绕,唯独南面一口通往大海,口外礁岛耸立,宛若路旁一尊尊石像,恭候客人们的到来。

    海湾内,北岸上,一座城池闪烁着火光,许多浓烟腾空而起,飘向阴沉的天空,又有许多船只停泊在距离海岸一里左右的海面,大量小船往返于海岸和海船之间,运送着各类物资和人员。

    海岸边,数道栈桥已经成型,向着海面延伸而去,其中一道最长的栈桥,末端已经可以让大海船靠泊,船员直接卸下物资,装在推车上,直接运往陆地。

    又有许多士兵,从海船上趴着网梯下来,乘坐靠泊的小船向海岸前进,登岸后,越过一片狼藉的沙滩,向着城池前进。

    一片狼藉的城池,如今飘扬着周国旗帜,而众多旗帜之中,白蔷薇旗分外耀眼、

    城头上血迹斑斑,战殁者的遗体,被人抬下去集中处置,而城池的新主人们,正在对“新家”进行修修补补。

    暴风雨再过几日就要来临,留给登陆者的时间不多了,届时这里就会下起倾盆大雨,然后海面风高浪急,任何船只都无法在外海航行。

    北洋贸易公司的武装队伍,如期攻克高句丽的海滨城池,接下来,就要赶在暴风雨来临前,让这处海湾变成船只的避风港。

    辽东半岛,原为华夏故地,后来中原纷乱,偏居一隅的高句丽趁机蚕食辽东,于后燕末年,将辽东吞并,其中就包括辽东半岛。

    自那时起到现在,已经过了将近两百年,此次周军。。。北洋公司的武装队伍占据此处,就不会再离开了。

    都里,是这处地方现在的名字,而在汉时,中原朝廷于此处设沓县,为辽东的重要海港,故而港区又名沓渚或者沓津。

    后汉末年,位于江东的孙吴,派出船队北上,在这里登陆,和盘踞辽东的公孙氏联系。

    到了晋时,此处称为马石津,东渡建康的晋国朝廷同样靠海路和辽东的慕容燕国(前燕)联系,使者在建康登船,于广陵下游入海,一路北上,以马石津为重要落脚点,前往燕国国都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数百年来中原海船前往高句丽、百济、新罗、倭国,都是从莱州一带北渡,抵达马石津后折向东面航行,东海各国海船西行前往中原,大多经过马石津。

    如今,马石津故地为高句丽窃居将近两百年后,重回中原怀抱,按照朝廷的决定,这里将会改名“旅顺”,有“旅途一帆风顺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当然要一帆风顺,这里是贸易船队自莱州出航、渡海北上之后在辽东半岛的落脚点,在此得到“旅途一帆风顺”的祝福之后,才能平平安安前往辽东半岛左翼、右翼,开展“和平、友好”的贸易活动。

    至于沿途跳出来打劫的海寇,正义的北洋水师,有责任将其加以铲除。

    水师提督熊吉回想着自己在动员大会上的发言,只觉得有些好笑,这种话他自己都不信,可想而知听众们也不会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不过该说的话必须说,该表明的态度也得表明,此次军事行动,不是周国对高句丽宣战,而是本着“自由贸易”为宗旨的周国北洋贸易公司,因为海船在高句丽海域被劫,不得已采取的一次武装行动。

    没错,北洋贸易公司的商船“青字八十五号”,本来正常航行在莱州沿海地区,后来被风暴吹到辽东海域,遭到不明身份船只的袭击。

    总总迹象表明,这是高句丽水师冒充海寇出海打劫。

    “青字八十五号”好不容易摆脱了追击,返回莱州港,北洋贸易公司决定向高句丽方面要个说法,于是在市舶司的同意下,派出了北洋水师。

    北洋水师战船从莱州出发,沿着大谢岛、龟岛、乌胡岛等一系列海岛北上,不到两日时间就抵达马石津故地外海,向高句丽方面派遣使者,本着“维护两国友好关系”的宗旨,向要个说法。

    结果因为高句丽方面突然发难,于是双方爆发冲突,随后冲突升级。

    这不是打仗,真的,不是打仗,只是冲突而已。

    是利益受损的商社,派人求个公道、要个说法而已,结果事情演变成这样,谁也不想的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熊吉觉得都有些不好意思,这种说辞,当然是用来糊弄人的。

    首先是给朝廷一个明面上的交代,免得有清流嚼舌,说北洋贸易公司“擅开边衅”。

    如果真有人这么说,熊吉觉得这可真是冤枉了:你说我们一个做海贸的公司,一个个都是清清白白的买卖人,怎么就变成了一群“擅开边衅”的不法之徒呢?

    北洋贸易公司向来守法经营,本着睦邻友好的方针和东海各国开展贸易,怎么会一言不合就拔刀呢?

    再说了,朝廷真要对高句丽用兵,也轮不到北洋贸易公司这种商社上阵嘛。

    这样的说辞,拿来应付清流应该够了。

    而朝廷一向宽宏大量,对于高句丽入寇一事暂时不予追究,毕竟有可能是“误会”,也许是有人冒充高句丽军队,佯攻周国的营州柳城,借此挑起两国争端,借此渔翁得利。

    所以,朝廷在没有弄清楚事情真相以前,肯定不会贸然兴师问罪,北洋贸易公司的行动,纯属民间行为,是为了给股东们有个交代,和朝廷无关。

    将来若有高句丽的使者来求饶,朝廷是不会理的,因为两国之间根本就没有开战,何来停战一说呢?

    用这套说辞来对付清流,熊吉觉得效果应该不错,他看着一片忙碌的城池,看着一片忙碌的海湾,又看看风浪渐大的海面,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按照沿海气象观测站的报告,东南沿海地区已经出现暴风雨,暴风雨正在向西北方向“移动”,沿途州郡开始下大雨,最迟五日后,辽东半岛南端也会暴雨倾盆。

    届时,海船无法航行,旅顺需要独自面对***,以及此后高句丽军可能的反扑。

    但熊吉想了想己方的不知,觉得万事俱备,北洋贸易公司为了这一天,准备了很久,他就曾几次乘船抵达外海,远远的观察这里,如今顺利攻下城池,只要站稳了脚跟,接下来的仗,就好打了。

    不对,不是打仗,我们只是来要个说法而已!

    熊吉如是想,看向东北方向,试图将视线越过高山,看到东北方向的高句丽卑沙城,心中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面对朝野舆论,北洋贸易公司必然一口咬定此次武装行动不是擅开边衅,是派人来向高句丽边将要说法的,只要高句丽方面给出一个让人满意的答复,确保以后不再发生类似事件,北洋贸易公司的武装人员自然就会撤退了。

    真的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