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十九章 时代

    “都有火炮了,怎么就打不赢呢?”

    “骑兵啊,人家是骑兵,阴魂不散的跟着,我们只能且战且退。。。。多亏有了车阵,不然还得倒霉!”

    “哎哟,你说高句丽能有如此多的铁甲骑兵?这不能够啊!”

    “集中兵力嘛,高句丽那边就算骑兵总数不多,万把人总该凑出来的。。。。你莫要小看高句丽,人家能够盘踞辽东多年,总是有两下子。。。”

    壕沟里,几个军校生正在低声讨论,他们身着戎服,带着兜鍪,蜷缩在灰扑扑的沟里,讨论着昨日的那场兵棋推演。

    那场兵棋推演,他们“执黑先行”,手中多了一个兵棋,那就是“新军”。

    新军,是皇朝最新编练的新式军队,装备着威力巨大的兵器——火炮。

    火炮(野战炮)重数百斤,放在炮架上,由马拉着随军移动,虽然会拖累行军速度,但威力很大,发射的实心弹可以轻易击破壁垒,在结阵的步兵队伍里拉出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而发射散弹的火炮,可以将冲锋的骑兵瞬间撕碎。

    装备如此凶残武器的新军,按说天下无敌,拿到这一兵棋的优等生们,觉得自己稳操胜券,结果“辽东之役”还是败了。

    问题出在哪里?

    这是独孤平云和同学们想知道的答案,昨日输了之后半天都回不过神,一夜翻来覆去睡不好,今日大家继续探讨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大家思来想去,得出两个结论:首先,新军兵力不足。

    此次“辽东之役”,他们手头上的新军,兵力不过三千,战斗力很强,野战时只要不是被偷袭,根本就不怕骑兵,奈何兵力少,野战炮攻城效果差,于是用来“救火”。

    漫长的战线,总有薄弱之处,拿新军来当“救火队”,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
    设想是好的,但当战线上多处出现大火时,救火队哪里救得过来。

    独孤平云和几个同学,精心策划的辽东攻势,再次被敌军击溃,而己方防线崩溃的罪魁祸首,是被高句丽收买的靺鞨各部。

    兵败如山倒,三千兵力的新军在如此态势下,无力回天,不过多亏了这支劲旅背靠辽水和敌军死战,且战且走,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,周军主力才能顺利撤到辽口,渡海南撤。

    由此,学生们意识到一个问题:在尚未笼络靺鞨各部的情况下发动辽东之役,变数太大了。

    为了防备北面的粟末靺鞨各部,辽东周军必须分兵防御侧翼,如此一来,就会摊薄己方的兵力,当然,再从中原增兵也可以解决这个问题,但粮草供应就会很愈发紧张。

    大家觉得,高句丽长期占据辽东,周国在辽东毫无立足点,虽然有水师可以依仗,但是想要毕其功于一役,当年进攻、当年评定辽东的难度太大了。

    不是高句丽军队多能打,是远征的周军受到的掣肘太多,要在冬季到来前收复辽东,根本就不可能。

    所以,朝廷没有急着出兵,是基于长远考虑,陛下没有因怒发兵,完全是对的。

    这是学生们得出的结论,结论来自兵棋推演,他们虽然不是政事堂诸公,却对当前辽东局势有了深刻的认识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独孤平云觉得有些自豪。

    他的父亲独孤楷,如今任原州总管,防备突厥,而他的兄长独孤凌云领兵驻守并州,也是防备突厥,而他。。。。

    尚未入仕,本来该跟着父亲在原州历练,为正式从军做准备,如今却入了军校,通过另一种途径踏上沙场。

    “注意!注意!炮击即将开始!所有人做好准备!”

    教官们的呼喊,打断了独孤平云和同学的讨论,此时此刻,蹲在战壕里承受炮击的学生们有数十人,过了一会只听得尖锐的哨声响起,所有人都蜷缩着,等候着那一刻的到来。

    忽然间,四周似乎变得寂静,随后平地起惊雷,绵延不断,呼啸声起,由远而近,猛地砸在战壕边上沙袋垒起的胸墙,宛若一记记重锤隔空砸在军校生的心中。

    沉重的撞击声中尘土飞扬,蜷缩在战壕里的军校生,被飞溅的沙土弄得灰头土脸。

    摆在地面上的大量楯车,有许多在大量火炮(野战炮)的射击中化作残渣,飞上半空然后落下,木屑和砂石砸在军校生的兜鍪上,发出阵阵响声。

    哨声响起,教官们再次大声呼喊起来,军校生顾不得狼狈,手忙脚乱从战壕里爬起,越过支离破碎的沙袋胸墙,向着前方火炮阵地冲刺。

    在他们面前,五十步外,是另一道战壕,所有人都要在第二轮炮击开始前抵达壕沟,感受第二轮炮击。

    地面上,到处都是楯车的残骸,不过还有许多楯车依旧完好无损,这是因为没有被火炮集中的缘故。

    独孤平云见着如此情景,不由得感慨火炮威力之大。

    楯车可以有效掩护步兵,如果是正常的战斗,除非用火攻或者水攻,没有什么武器能够将坚固的楯车瞬间打得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即便是轰天雷,也只是能把坚固的楯车炸裂,面对拥有轰天雷的敌人,进攻方只要准备好足够的楯车,就能掩护己方士兵移动,逼近敌军战阵展开白刃战。

    但对方有了火炮,这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独孤平云和同学们奔跑着,看着前方远处那一字排开的火炮,他们心动不已,就像看着梦中情人那样,呼吸急促,心跳加速。

    每一门火炮边,都有数人在忙碌着,这是炮术科的学生正在操作火炮,准备进行下一轮炮击。

    军校的毕业生,将会进入新军成为骨干军官,而新军的战术,是围绕火炮(野战炮)展开的,要学会如何使用火炮,就得先感受火炮的威力。

    学生们会轮流进行实弹射击以及“被实弹射击”,便于更快掌握这种武器的使用方法。

    而每一次操作火炮,都让学生们激动万分。

    独孤平云跳入战壕,蜷缩着,等着第二轮炮击的开始,和其他人一样,期待着一会到自己后,要好好的“来一炮”。

    用火炮对着敌人“来一炮”,看着敌阵在火炮的设计下土崩瓦解,这是军人的浪漫,可比对着乐坊小娘子“来一炮”愉悦多了。

    他们是幸运儿,进入军校深造,可以接触到火炮,学习如何用火炮打仗,将来还要率领装备火炮的新军作战,想着形形色色的敌军在火炮面前被击垮,学生们就兴奋。

    天子设军校,军校有初等、中等、高等共三级,每一级收的学生,要求不一样,无论是平民、军人还是官宦子弟,都可以报名。

    只要达到报名要求并通过入学考核就能就读军校,经过严格的训练和学习,毕业后成为新军中、下级军官。

    像独孤平云这样的武勋子弟,因为基础好,弓马娴熟,能读会写,又不同程度有过军旅经验,所以一上来就能在高等学院就读。

    但那些就读于初等、中等军校的学生,依旧可以通过认真学习,晋升上一级军校继续深造,毕业后进入新军,踏入仕途。

    独孤平云之前没有想到,自己会是以这样的方式从军,而他们,必将走出一条和父辈们不同的道路,待到那时,老头子们的时代就要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炮击开始!所有人注意!!”

    听着教官的呼喊,听着火炮的轰鸣声,感受着实心炮弹击中地面时的震动,听着炮弹从头顶掠过时的呼啸声,独孤平云的心又砰砰跳起来。

    待得哨声响起,他和同学们起身,爬出战壕,继续向前方下一条战壕冲去。

    视线里,远处有几个飘在半空的热气球,这是用于战场侦察的热气球,此时是军校生在教官的指挥下学习如何收放,

    用热气球进行战场侦查,这同样属于新军战术的一部分,每个军校生,都要掌握这一侦查手段。

    新式军队,和现有军队相比,有脱胎换骨般的变化,而独孤平云及同学们是其中的参与者、见证者。

    再看着前方,那一门门火炮越来越近,他心中愉悦无比:未来的战争,是属于新军的,是属于我们年轻人的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