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十八章 变革

    林荫道上,宇文温边走边看,看着路边操场上的各种教学设施,看着自己的心血,心中充满了期待。

    新一轮兵棋推演已经开始,宇文温增加了“新兵种”——新军,学生们会如何使用这种棋子来获得胜利,宇文温不急着知道。

    他就想看看自己一手创建的军校,看看一座座教室,一座座操场,看着正在进行体能训练的学生,感受着蓬勃向上的精神气,畅想着美好的未来。

    未来是什么?

    双重军制下的周军,会有两种类型的军队,一种是兵源为征召兵的军队(府兵),一种是兵源为职业兵的军队(募兵)。

    府兵负责保家卫国,算是治安军,职业兵负责大规模对外作战,算是野战军。

    这是宇文温考虑到现实后,制定出的一个长期军事战略规划,要慢慢实行军事制度变革,在不透支国力的前提下,确保朝廷有足够的军队消除边患、开疆拓土。

    为中原争取到更加广阔的发展空间。

    国虽大,好战必亡、忘战必危,频繁发动大规模对外战争,必然导致国内民怨四起,可刀枪入库、马放南山,国家安全得不到保障,同样要完。

    如何做到鱼和熊掌兼得,是宇文温一直在琢磨的事情,“自古以来”,中原在疆域问题上有太多的遗憾,他想弥补这些遗憾,而不是每日醉生梦死、开海天盛筵。

    但不顾实际、不恤民力的大规模对外作战,很容易重蹈隋炀帝的覆辙,宇文温时刻提醒自己必须引以为戒。

    所以,他大胆规划、慎重实行,结合实际推行军事制度变革,确保自己的规划不是镜花水月。

    而军校,就是宇文温实现自己梦想的一个“工厂”,与之配套的兵棋推演,就是一个用来“攻玉”的“他山之石”。

    兵棋推演,是军事科学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必然出现的产物,但在这个时代,想要让兵棋推演具备“摧枯拉朽”的力量,根本不现实。

    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,宇文温觉得以这个时代低下的科技、生产力、孱弱的经济基础,在政治上不可能诞生君主立宪制,在军事上不可能诞生总参谋部制。

    现在就搞什么“总参谋部”,效果不会好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总参谋部,对战争进行规划和决策,以集体智慧取代个人智慧,战前进行备战工作,战时对战争进行战略指挥,平日负责拟制军事事务规划和法规,组织战备工作,确实是战争利器。

    按照喜闻乐见的套路,穿越者对“古代”军事制度进行变革时,军校、参谋部是必然选项,然后短短数年,自己的军事力量就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。

    在总参谋部的指挥下,以军校毕业生为骨干的百万新军,四处出击,横扫欧亚大陆,建立欧亚帝国。

    这个梦让人陶醉,宇文温不是没作过,但梦始终是梦,总是会醒过来的。

    横扫欧亚大陆的蒙古铁骑,可没有总参谋部和火炮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宇文温停下脚步,在道路边上的长椅坐下,随行侍卫在一旁静候,不敢打扰。

    长椅,是设在公共场合的高脚坐具,已经在军校大范围推广,正如胡床(马扎)那样,为军人(军校学生)带来方便的同时,不会引起舆论太多的“震惊”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于公众场合垂足而坐,是极其无礼的行为,但在军中却是例外,身着铠甲的将帅们,议事时坐胡床当然比较方便。

    宇文温坐在长椅上,靠着靠背,看着头顶树冠,想着自己的宏图伟略。

    天子,兵强马壮者为之,所以他时刻不忘牢牢抓住兵权。

    但作为一国之君,日理万机,不可能事无巨细去抓兵权,正如他必须依靠文官集团来协助自己治理国家那样,也得让依靠武官集团来协助他管理军队。

    为了预防叛乱,为了防止兵变,该有的制衡手段,宇文温都已经布置好了,从目前来说,至少从制度上堵住了类似“安史之乱”等主力官军叛乱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但他想要推行双重军制,就不能安于现状,所以当前的军事指挥、管理体系之外,又设置了新的小体系,作为种子,为将来的军事制度变革做准备。

    这个小体系,就是喜闻乐见的新军,包括一系列的配套制度,军校也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新军,关键在“新”字,宇文温的新军和现有官军的区别,就在于许多东西都是新的。

    军队编制、军职、军装(戎服),这都是皮毛,在这上面做文章没意思,新军的“新”,不是看上去“新颖”而已。

    宇文温可不会为了名号好听,把新军命名为“大周帝国皇家宇宙军”,然后编制是喜闻乐见的师、旅、团、营、连、排,军衔是什么上将、上校、上尉等等。

    他组建新军,是为了现实利益服务,需要一件趁手的工具,不是摆着好看的花瓶。

    既然费尽心思编练新军,那么新军当然会和现有军队有区别,宇文温希望自己的新军,和“旧式军队”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不一样在哪里?

    组织纪律,战斗核心,以及作战方式。

    严密的组织,严格的纪律,这是新军的第一个特点,主帅在将新军投入战场时,能够清楚的知道这支军队的实际人数,实际作战能力。

    知道新军能打硬仗,不会望风而逃;知道新军令行禁止,不会未得将令就擅自出击,也不会见着战局不妙,抛下中军掉头就跑。

    组织、纪律,简单的四个字,对于军队来说,要做到真的很难,但这就是新军的特点。

    而新军的战斗力核心,是热兵器——火炮,新军的战术,全都是围绕火炮(野战炮)而展开的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一点,那就是新军之中,各级别将领不会有部曲私兵随行,取而代之的是警卫队、勤务兵,其成员和将领只有上下级关系,没有人身依附关系。

    如果是别人提出如此建军要求,必然会贻笑大方,因为在这个时代,一支军队的战斗力,实际上来源于主将部曲的战斗力,一般士兵,不过是充数的“士兵甲、士兵乙”。

    一个将领,如果没有私兵部曲做帮手,不要说打胜仗,就连兵都带不好,各种士兵小团体、兵油子、兵痞,可以把孤家寡人的上级玩得欲仙欲死。

    将领打仗靠部曲,放到明代就是靠家丁,无论名称如何,在“古代”,将领如果没有自己的私人武装做助手,根本就无法带兵,遑论打胜仗。

    但宇文温有底气做出这样的要求,因为他的虎林军,就是各级将领没有部曲私兵的军队。

    虎林军十余年来的辉煌战绩证明,一支组织结构完整、纪律严明的军队,不需要依靠大小将领的部曲私兵,同样可以打硬仗,同样可以打胜仗。

    所以,宇文温的新军,实际上就是以虎林军为“范本”而扩建出来的,有现成的“作业”可以抄,有现成的教官可以用,建军速度很快。

    但代价不是没有,那就是“贵”。

    良好的待遇、饮食、训练、装备,这都要花费大量的钱粮,组建一支新军的价格之贵,让贵为天子的宇文温都觉得囊中羞涩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财政问题,组建中的新军,第一阶段数量只是三支而已。

    而新出现的军校,需要足够时间为新军培养合格的中下级军官,这些军校生毕业后,还得经过磨练,将理论和实际结合起来。

    正如学游泳那样,如果只是在陆地上练动作,即便动作再优美、理论说得再好听,不下水就是白练,若是失足落水,就会落得挣扎片刻最后溺毙的下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宇文温觉得面前的道路还很漫长,他要实现自己的抱负,可不是一朝一夕之间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那又如何呢?

    我还很年轻呀!

    军事制度变革,十年不行,二十年总该行了吧?

    看着林荫道,宇文温的思维渐渐发散,变得夸张起来:说不定等数十年后棘郎做了天子,届时的大周官军,是坐着火车进行战略机动,拿着后膛枪横扫天下呢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