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十七章 剪刀手(续)

    棋盘上的战争正在继续,宇文温饶有趣味的旁观,这种“兵棋推演”是他亲手制定的“模拟游戏”,相关规则经过十余年年的不断完善,已经具有很强的操作性。

    现在,他就看着优等生们指挥“周军”进行“辽东之役”。

    兵棋推演的战役背景,就是年初高句丽进犯辽西,于是朝廷派兵三十万,挥师东进,目标辽东,要给高句丽一个教训。

    战役目的,攻拔高句丽的辽东据点:建安城、安市城、辽东城,为今后周国经略辽东做准备。

    此时,周军水师自莱州出发,横渡大海北上,进攻对岸辽东半岛上的都里、卑沙城,凭借投石机和轰天雷,很快便攻占这两处要地。

    宇文温知道,都里、卑沙城,其位置就是后世的旅顺、大连地区,为辽东半岛要地。

    周军以此为粮草粮草中转地,借助水师输送大量粮草,支援从营州出发、轻装穿越辽泽的主力大军。

    又分一支水师,抵达高句丽西部海岸,展现出即将登陆并进攻其国都平壤的意图,以此牵制其精锐兵力,使得对方无法有效增援辽东。

    穿越辽泽的周军主力,分兵一部在辽水入海口附近筑辽口城(港),以此作为运粮船只的靠泊港,方便粮草转运。

    有了充足的粮草、物资供应,周军随即对高句丽的辽东据点进行强攻,高句丽军兵力不占优,于是据守城池,而周军的攻城武器,是投石机和轰天雷。

    高句丽的辽东据点,基本上都是依山而建的山城,易守难攻,如今虽然“准备充分”,但在周军的投石机和轰天雷面前,乌龟壳好像不是那么硬了。

    一切进展顺利,周军胜算很大,就在这时,辽水上游的靺鞨部落,“遣使求见”,希望“助战”,将功赎罪。

    这些靺鞨部落不久前刚和高句丽一起入寇辽西,结果铩羽而归,如今跑来“反正”,也许是真心,也许是诈降。

    靺鞨部落人数不少,如果得此助力,对于战事大有裨益,可万一对方心怀不轨,关键时候背后捅刀,怎么办?

    “周军主帅”的选择,是赠与这些部落一些布帛钱财,以作犒劳,至于参战助威,那就不用了。

    再分兵扼守辽水上游河段,护卫大军左翼(北翼),提防靺鞨各部有变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在场的学生们觉得战局十拿九稳,因为己方毫无破绽。

    高句丽被打得抱头困守,意向不明的靺鞨各部,就算搞偷袭,己方大军也早有防备,即便对方绕远路抄营州柳城,己方的粮道又不在辽西,而是在海上,所以没什么好怕的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“剪刀手”的诨号,这是因为对方喜欢分兵左右包抄,就像剪刀那样展开上下刀刃,随后猛的“咔嚓”一声,剪断目标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,己方左中右都稳如泰山,没有对方施展左右翼迂回包抄的余地,战局很稳。

    静静看推演的宇文温,也觉得学生们采取的战术不错,布局考虑得很周到,然而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一个破绽露出来了。

    观棋不语真君子,宇文温打了个哈欠,继续观战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流逝(兵棋回合),“如今”已是九月,东南沿海地区虽然刮起风暴(掷骰子掷出来的),但沿岸预警的“气象台”,为周国水师争取到了避风时间。

    而在辽东,中路的周军即将攻破辽东城,困守其他城池的高句丽军被周军压制,无力增援,就在这时,敌军主力骑兵实行中路突破。

    看上去无懈可击的周军战线,瞬间被对方打穿。

    以精锐骑兵突击的高句丽军,是从攻打辽东城的周军主力边缘出击,以狼奔豕突的无畏气势,向着辽水入海口处周军港口城池“辽口”进攻。

    这一幕,让身处讲武堂大厅的学生们看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按照兵棋推演规则,他们此时看的是“全局棋盘”,两军的形势一览无余,而对弈双方的棋盘,只是看见自己的棋子,以及“视野范围”内的敌军棋子。

    “视野范围”外,对于下棋的人来说是迷雾,看得到地形,却不知道对方的兵力调动情况,此即所谓“战争迷雾”。

    具体规则不复多言,有着“鸟瞰视角”的观众,都被忽然从中路突破的敌军骑兵吓了一跳,可想而知执黑先行的优等生们,面对“战争迷雾”里忽然窜出来的敌军精锐骑兵集群,会是何种心情。

    战局忽变,孤注一掷出击的高句丽军,以损失过半的代价,把囤积着无数粮草的辽口“烧了”。

    粮道一断,按照兵棋规则,各地周军开始士气下降,战斗力也开始下降。

    惨剧随后发生。

    看着一支支周军(黑棋)在辽东(棋盘)上溃败,学生们鸦雀无声,他们知道若是在现实战场上出现这种情况,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:

    兵败如山倒,伤亡无算。

    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,据说一支军队伤亡超过三成就会溃不成军,怎么这支高句丽骑兵伤亡过半了,还能破城?

    这不对啊!!

    “同学们请注意!同学们请注意!!”

    一名教员在向天子行礼后,走到棋盘边,大声说着:“一会兵棋复盘,请同学们注意观察,回去写一份心得,后日上课时交上来!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隔间,尚书左仆射杨素正在批阅公文,几名吏员在一旁忙碌,把他已经批阅好的大量公文搬走,然后又抬进来更多的公文,旁边墙壁上挂着的棋盘,几名军校的教员正在复盘。

    作为传闻中的“剪刀手”,杨素今日客串了一次高句丽主帅,以中路突破的方式,把一群乳臭未干的“周军将帅”打得抱头鼠窜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是他在批阅公文时顺便为之。

    轻松得很。

    作为尚书左仆射,杨素很忙,如果不是天子钦点让他来给军校学生“当头棒喝”,他才懒得浪费时间和小孩子玩打仗游戏。

    但公务实在繁忙,杨素于是在这里办公,顺便陪着学生们消遣一下。

    放下笔,他看向棋盘,今日这几个学生,表现比起之前要好很多,看来这种兵棋推演,效果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然而一个真正的将帅,还是得到战场上磨练,就像刀那样,不磨不锋利。

    这盘棋,以杨素看来,周军虽然来势汹汹,还搞出了海上粮道的手段,确实能有效缓解后勤问题,然而周军一方有两处隐患,处理不当,会成为最后败北的破绽。

    第一,辽东半岛的据点,譬如都里、卑沙城,需要时间经营,若当开战后才攻城,那么随后就得分兵把守,以确保海上粮道的安全。

    第二,辽水上游的靺鞨各部,需要时间去拉拢、分化,以便辽东之役开始时,确保大军有一个稳定的侧翼(北面),不然就得分兵防御。

    南边分兵,北边分兵,中路还得分兵攻城(攻城、阻援),这就意味着周军从南到北整条战线上的兵力被摊薄。

    那么高句丽的将领只要不是庸才,再果断些,许以重赏,让精锐骑兵来个中路突破,直扑辽水入海口处囤积大量粮草的“辽口城”,战局瞬间就逆转了。

    对于杨素来说,这种破绽太明显,自己要是看不出来,就白打那么多年仗了。

    他看着墙上那囊括了辽东、辽西以及青州、高句丽部分地区的棋盘,不由得想到了儿子杨玄感。

    杨玄感作为佐官,跟着观军容使去营州“观军容”,看似只是个随从,但其后的意义却不一般。

    朝廷必然是要对付高句丽的,而杨玄感作为观军容使的佐官去辽西,这意味着将来的辽东之役,杨玄感有份参加,能有这个机会立军功,可想而知仕途将来是一片光明。

    杨素看得出来,若辽东之役若真的有,天子必然让皇子维翰去刷功劳吃肉,那么杨玄感跟着去喝汤,总归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儿子有前途,做父亲的位高权重,杨家算是平安无事了。

    杨素对此放心不少,当年,他作为长安朝廷将领,击杀了宗室宇文胄,如今天子似乎在考虑为宇文胄续香火,杨素就怕对方翻旧账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是他多虑了,年轻的天子,似乎气度不错。

    那么杨素觉得自己奉命到这军校给学生们上课,自然该认真点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毛头小子,没资格让他真的认真。

    杨素对于军校教育是否能达到天子设想的效果,持怀疑态度,但看得出天子所图非小。

    那是将来的事情,他年纪大了,熬不到将来,将来会如何,是儿子杨玄感要考虑的问题。

    杨素正要继续批阅公文,忽见一名教员入内,说陛下有令,双方休息十五分钟之后,就要加赛一场。

    今日天子驾临军校,在讲武堂看兵棋推演,杨素当然知道此事,于是问:“不知下一场推演,陛下有何要求?”

    “回左仆射,陛下允许学生们使用新军。”教员说完,将一份资料献上:“左仆射,这是兵棋里新军的数值和特性,请过目。”

    杨素接过资料,看了看,随即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传闻中的新军?好,我倒要看看新军的成色如何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