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十二章 石牛粪金

    雨后的田野,一片碧绿,微风吹拂,带来泥土的清香,水田里,许多农民正在插秧,一道道绿苗横排成列,竖排成行,宛若列队完毕的士兵,等候将军们的检阅。

    策马行走在田间小路上的尉迟顺,看着这田园风光,一时间有些恍惚,似乎又看到了金戈铁马,又回到了中原。

    如今正是春暖花开之际,想来中原大地,也是一副欣欣向荣的情景,尉迟顺骑着马,继续向前走,身后紧跟数十骑,个个鞍边挂着猎物。

    有野兔,有鹿,还有其他一些飞禽走兽,加起来上百只,可以说是满载而归。

    数年时光过去,尉迟顺须发已经开始花白,但精神依旧不错,因为经常骑马射箭的缘故,身子硬朗,不亚当年。

    他看着正在插秧的农民,看着这些人背篓里一株株青苗,不由得放慢速度。

    前几年,这里的人种田用的可不是插秧法。

    又看看远处,看着一头耕牛在耕田,看着农民把着的曲辕铁犁,尉迟顺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北洋贸易公司教这里的人插秧法、曲辕犁耕田,到底是处于何种考虑?

    想着想着,尉迟顺想到了女婿,想到了女婿奸笑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的女婿宇文温,可不是省油的灯,从来都是无利不起早,没道理养虎为患。

    没道理让倭国做大。

    看看四周景色,山山水水、花花草草都和中原差不多,如果事前不知道的话,尉迟顺还真会以为自己是在中原某处,在山边田庄别院隐居。

    那年,尉迟顺和夫人及儿子被女婿派人送出中原,他原以为女婿是要送他去南方岭表交广某处隐居,然而乘坐大海船出海之后,没几日就到岸了。

    尉迟顺没出过海,不太清楚海船一日能走多少里,于是任由随员安排,在异乡住下。

    数月过去,入冬时,下雪了,雪很大,是鹅毛大雪,而不是柳絮般的小雪。

    岭表交广一带应该不会下雪,尉迟顺觉得自己不太可能在江南以南,但具体身在何处,别人不说,他也不问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多说无益,尉迟顺和夫人、儿子安安心心住下,女婿的安排很周到,吃穿用度一应俱全,一家人开始隐居。

    次年,尉迟顺一家换了个地方居住,就是如今的居住地,每日里骑马打猎,日子过得倒也惬意,而来每隔数月就会送来的家书以及“报纸”,让他了解到女婿一家的情况,黄州西阳的情况,以及中原的形势。

    杞王宇文亮薨,天子宇文乾铿崩,杞王宇文明薨,他的女婿执政。

    然后受禅称帝,成了大周天子,改元“明德”。

    尉迟顺的女儿尉迟炽繁成了皇后,小女儿尉迟明月成了淑妃。

    外孙宇文维城成了皇太子,国之储君,未来的天子。

    故蜀王尉迟迥的陵墓,依旧得到朝廷的保护。

    尉迟顺知道自己在未来某一天,能和儿子能正大光明回到中原,所以无比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。

    尉迟顺后来知道,自己一家所在的地方,是倭国筑紫大岛上某处,距离博多海港应该不会太远,而他女婿派出的心腹,隔一段时间就会来看他。

    带来尉迟炽繁、尉迟明月所写亲笔信,还有各种礼物、画册,并且向他谈起倭国,谈起海贸的大致情况。

    由此,尉迟顺知道市舶司、北洋贸易公司的存在,知道北洋贸易公司如今和倭国做买卖做得十分红火,也知道倭国经由北洋贸易公司,获得了大量中原产出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北洋贸易公司,给倭国带来了优良稻种,让倭人学会了插秧法,用曲辕犁耕田,学会了稻麦轮作。

    这种行为若是发生在别人身上,尉迟顺会认为此人愚蠢至极,因为倭国可以借此增强国力,养更多的兵,到时候起了野心,可就棘手了。

    如此行事,可谓养虎为患,但此事的主导者若是女婿宇文温,尉迟顺觉得就要为另一方担心了。

    女婿肯定是在憋坏水,具体有多坏,尉迟顺懒得费心去细想,不过他猜想女婿的目的,可能类似“石牛粪金”。

    石牛粪金是个典故,说的是战国时,益州之地有蜀国,十分富饶,而占据关中的秦国想要吞并蜀国壮大实力,却苦于入蜀道路崎岖,无法挥师大举进犯。

    得知蜀侯性格贪婪,于是秦人雕凿石牛,把金块放在牛后,说是石牛拉出来的“牛粪”,并把它送给蜀侯。

    蜀侯贪图宝物,立刻派人挖平山路填平谷地,派了五个大力士去迎接石牛,这条道路,名为“金牛道”,而秦国大军就是顺着这条路西进,攻灭蜀国。

    蜀侯因为贪婪和愚蠢,导致国破家亡,贪欲为人利用,自己开凿道路,为敌军进攻行了方便,实乃自取灭亡。

    尉迟顺知道这个典故,也知道周国和倭国之间是海路连接,不存在开路的问题,但一个富足的倭国,其军队依旧打不过周军。

    而对于周国来说,真要有哪日浮海东征,远征大军可以就地取粮,不需要靠中原运来。

    若真有那一日,如今倭国大举种田,怕就是方便他人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猜想,但尉迟疏觉得女婿若真要使坏,肯定打着这种主意。

    所以,他的真实身份,才会传到倭国权臣苏我马子耳里,对方随后毫不犹豫让侄女苏我氏给尉迟嘉德做妾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尉迟顺就想到了自己的小孙子,看着前方越来越近的庄园,不由得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庄园内,花园里,凉亭内,银丝渐露的王氏,手中拿着书信,还有一副“特写”,看着看着,不由得莞尔。

    那副特写,画的是王氏小外孙宇文维乾骑马冲锋的“雄姿”,因为用的是“写实”画法,所以人和马都画得栩栩如生,仿佛真人就在眼前一般。

    当然,小家伙不可能老老实实骑在马上,等画师花上一个时辰画画,这种写实,实际上还是靠画师的观察。

    骑马冲锋的宇文维乾,看上去威风凛凛,问题在于旁边有站立的一匹马做“对比”,一下子就让宇文维乾“现出原形”:小家伙骑的是矮马,马高三尺。

    强烈的反差,让宛若沙场猛将的宇文维乾,变成骑竹马的顽皮少年,强烈的反差,让王氏忍俊不俊。

    “祖母~~”

    稚嫩的童音响起,一个正在花园里骑果下马的幼童,兴奋的向王氏呼喊,一名身着锦衣的女子弯腰扶着他,小心翼翼的样子,仿佛在扶着一个易碎的宝贝。

    “驾、驾、驾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幼童骑着马,向着凉亭走来,王氏放下书信,走出凉亭,迎接自己的孙子“得胜归来”。

    见着孙子展开手臂喊着要抱,王氏一把抱起小家伙,问道:“小马好玩么?”

    “好玩!!”

    王氏抱着孙子,看着憨憨的果下马,觉得十分有趣,此次女儿派来的信使,不仅带来了书信、礼物,还带来了十余只果下马,真是让她孙子喜欢得不行。

    那名锦衣女子,来到王氏身边,轻声呼唤了一声“母亲”,带着些口音,正是尉迟嘉德的侍妾苏我氏。

    王氏点点头,示意苏我氏一起到凉亭休息,两人正说话间,却见院门处转出来数人。

    当先两人,其中一人正是满面春风的尉迟嘉德,,而他身旁另一人,服色发髻异于中原,却是倭国权臣苏我马子之子,名为苏我虾夷。

    或者苏我毛人。

    倭国把生活在东北境的夷人称为“毛人”或“虾夷”,两个词互通,王氏对于倭国贵族的取名不是很理解,不过身为客人,不便对主人家的事情说闲话。

    昨日刚抵达筑紫的苏我虾夷,方才带着礼物登门拜访,与堂妹夫尉迟嘉德寒暄了会,赶紧来拜见两位长辈,此时见着王氏刚好在,赶紧上前行礼:“老夫人,晚辈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带着口音,不过王氏好歹听得懂,双方寒暄一番,在凉亭里坐下。

    苏我虾夷本不会说汉语,也觉得没必要,但被父亲压着学,很快就学得像模像样,大概通晓中原的礼节,和贵客一家子能够进行正常的交流。

    当然是贵客,这可是中原天子的岳父、岳母和小舅子!

    苏我虾夷看着小外甥,心中高兴,他知道父亲对此也很高兴,苏我氏的女子,从来都是嫁给王室,方便家族控制王族,而如今,用掉一个宝贵的“名额”,也都是为了家族。

    能和中原天子攀上亲戚,还有了后代,苏我家族在国内,必然立于不败之地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