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二十一章 疑问

    耽罗岛,海风轻拂,海港内船只如云,桅杆如林,码头上熙熙攘攘,大量货物要么正在卸船,要么正在装船,无数青壮忙忙碌碌,靠着卖力气赚取辛苦钱。

    如今已是春天,东南风起,来自南方的海船会陆续抵达耽罗,船上装着大量香药、蔗糖、象牙等南洋特产,在耽罗等候已久的“分销商”们,会将这些货物抢购一空。

    然后装上自己的海船,分别运往百济、新罗的贸易港口,“赚差价”。

    经过数年的发展,耽罗作为贸易中转点,以及市舶司、南洋贸易公司的一个重要据点,常住外来人口已经超过五万户,使得昔日的撮尔小国变得欣欣向荣起来。

    码头一隅,许多人聚集在一艘五桅海船边,相互间交头接耳,议论着各自感兴趣的话题,可当一人出现在甲板上,向着码头走下来时,全场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身着便服的张鱼,浑身上下毫无特殊之处,因为常年在海上的缘故,皮肤黝黑,面容沧桑,看上去和寻常渔民没什么区别,如果默默走在码头上,丝毫不会引起旁人注意。

    但没有人敢看不起这个渔民模样的男子,见着他走下甲板,众人纷纷行礼。

    张鱼向着大家点点头,寒暄几句,昂首走向不远处的北洋贸易公司分号。

    人称“五桅船主”的张鱼,是东海洋面上的“大大船主”,手握大量武装船只,随时可以扼杀任何一个不守规矩的海商,一言定人生死,这可不是随便说说而已。

    当然,作为北洋贸易公司的理事,张鱼不会如此行事,按照公司的规矩是怎么样,他就照着来,不过张鱼说的话,比理事长还要管用。

    能有如此地位,当然和张鱼的努力分不开,市舶司初创时,是张鱼为首的开拓者,为市舶司开创了倭国、百济、新罗,琉球的贸易航线及据点。

    作为东海海贸的奠基者之一,张鱼当然有资格受到大家的敬仰,但最关键的一点,是因为他作为天子潜邸旧人,说的话没人敢不听。

    消息灵通的人们,都知道张鱼是天子在海贸方面的代言人,对海贸做出的决定,就代表着天子的态度,无论官、商,没人敢违抗。

    不过张鱼一般不会轻易表态,免得市舶司和贸易公司尴尬,或者引起不必要的猜想,参加理事会会议的时候,经常沉默寡言。

    但今天,张鱼必须对于某事发表自己的看法,以便让大家统一意见,集中力量做事,不要有顾虑。

    议事厅内,座无虚席,一副巨大的舆图挂在墙壁上,有人拿着长杆,在图上指指点点,向在场的与会人员,介绍起海参崴的筑城事宜。

    时间控制在十五分钟,所以言简意赅,时间还没到,已经介绍完毕。

    如今是三月,今年第一批抵达率宾海湾的船只,满载货物顺利返回耽罗,而船队在启程前,第二批北上的船只已经平安抵达率宾海湾。

    海参崴城的修筑工作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,但辽西忽然爆发的战事,让孤悬在外、与靺鞨部落为邻的海参崴有了意料之外的变数,张鱼需要表个态,以便让大小股东们放心。

    “二月初,高句丽王率兵西寇,纠集靺鞨部族为前驱,号称兵力十万,气势汹汹攻打营州,这件事,大家想来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张鱼略过开场白,直接切入主题:“所以,海参崴城,有可能面临周边靺鞨部族的袭扰,这倒没什么,因为这些靺鞨人攻不破驻军的防御。”

    “但问题是一旦周边靺鞨部落态度变差,买卖可就不好做了,公司花费大量人力物力筑海参崴城,那是不是都打了水漂”

    “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,公司在做决策时,就考虑到这个风险,所以,作为支点的海参崴,若暂时撬不动西面的率宾水地区,那就撬一下东面的虾夷地区。”

    墙上的舆图被人换下,又换上一张新舆图,这张图画的是海参崴以东、倭国北部的情形,有些粗糙,却能让人看出倭国北部的轮廓。

    “大家也许知道倭国的大概情况,他们学着中原,把国土本岛东境的未开化部族称为‘夷’,因为这些夷人毛长如虾,又称“毛人”或‘虾夷’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看看,倭国列岛的模样,就像一条长虫,头部在西,也就是筑紫岛,虫身在中,就是其本岛,而虫身后半截,还有虫尾那一大坨,是虾夷的地盘。”

    “再看这里。”张鱼亲自点着地图上倭国本岛末梢一个大岛,“这处大岛,和倭国本岛隔海而望,是虾夷的地盘,如今暂名虾夷岛,这岛就是公司新的聚宝盆。”

    “生口买卖,南洋贸易公司做得十分红火,而南中的生口买卖,大家也多有耳闻,如今朝廷在汉沔地区大开发,需要大量的生口,朝廷要经营辽西,同样需要大量的生口。”

    “辽西天寒地冷,耐不住冷的人在哪里可过不下去,但虾夷就不同了,大家注意,虾夷岛的位置,和海参崴的位置处于同一纬度上,也和辽西腹地处于相同的纬度上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人,到了辽西,同样能适应当地严寒气候,是不错的劳动力。”

    张鱼放下长棍,用颇有诱惑力的音调说道:“汉沔大开发,咱们离得太远,但将来,辽西、辽东的大开发,只要公司努力些,肉就烂在碗里。”

    这种内幕消息,不是随便什么人说出来就能让大家相信的,但从张鱼嘴里说出来,意义可不一样,与会人员听了之后,面露惊喜之色。

    虽然如今辽西正在打仗,虽然辽东为高句丽所占,但有心人能从这几年市舶司、北洋贸易公司的动静里看出端倪,那就是朝廷迟早会对高句丽动手。

    按着天子的惯用手法,一打仗,就是发大财的好时机。

    张鱼对于大家的表情很满意,继续说下去:“此事涉及军国机要,我不能多说,辽东一日不平靖,开发一日起不来,但生口买卖,依旧做得!”

    “月前,我刚到倭国国都走了一转,谈妥了许多事情,定了许多契约,现在,先向诸位提前打个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倭国一直想讨伐东境的虾夷,一来是扩地,二来是捕捉虾夷以作奴隶,奈何战事一直不是很顺利。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这就是商机,公司先和对方做生口买卖,一起合作捕奴。”

    “捕奴地,不是在倭国本岛东境,而是在虾夷大岛上。”

    “公司出船,倭国出人,组织捕奴队,在虾夷大岛西岸设立据点,和海参崴所在半岛隔海相望,捉到的生口,五五分账,待到秋末,放弃营地,倭人回国,我们的人,到海参崴过冬。”

    “这项买卖,今年就可开始,届时海参崴可会很热闹,再过几年,于虾夷岛设立长期据点,等到捕奴规模上来了,想来届时辽东也平靖了,时间刚刚好。“

    张鱼顿了顿,自己发问:“也许有人有疑问,觉得我们和倭国做买卖,又是卖稻种又是卖铁犁等铁制工具,如今又贩卖生口,方便对方开荒拓地,能养更多的兵,这样下去,会不会养虎为患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