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十九章 好消息、坏消息

    “啊哟!”

    一声惨叫,引得众人侧目,只见一人大呼小叫,不住喊痛,手上“吊”着只大螃蟹,扯也扯不掉,旁人想上前帮忙,却不知该如何下手。

    那螃蟹很大,身子足有海碗大小,腿又长,不住动着,看上去与其说是螃蟹,不如说是大蜘蛛。

    还是大厨反应快,拿着个厨剪上前,瞧个正着,对着蟹钳“咔嚓”一下,来个快刀斩乱麻。

    得救的厨子,吮吸着手指,苦着脸听大厨训斥:“耳朵呢长来有何用不是说过要小心么断了么没断的话,老子帮你剪断!”

    一旁,其他厨子们抬着一筐筐大海蟹,往灶台那边走,今日的“夕食”,可离不开这些当地海产,船队上下那么多人,今晚就等着啃海蟹了。

    厨子们捞起一个个螃蟹,对着肚子来一刀,然后斩成两截,随后砍下长腿、钳子,连着身子一起扔进沸水翻腾的锅里,不一会这螃蟹就煮熟了,外壳红彤彤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捞起来放到盘子里,等得不那么烫了,直接拿起来放嘴里放,用力一咬,壳就烂了,香喷喷的蟹肉吃在嘴里,不需要任何佐料,吃起来一样鲜美。

    一字排开的炉灶上,架着十余口大铁锅,一筐筐的大海蟹扔进去,一盆盆美味端出来,厨子们忙得团团转,外面排队用餐的人们,吃得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此次随着船队抵达海湾的人员当中,许多是青徐沿海的百姓,家中没有田地,只能靠着给船主做事养活自己,此次北洋贸易公司募集人手远航“拓荒“,他们就是应募者。

    虽说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,到这里来吃苦,可大家没想到抵达后的数日,伙食出乎意料的好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光是这大海蟹,数量很多,足够一人一个,胃口大的,还可以再要,数量不限,管饱。

    这可比在家乡喏忍饥挨饿好多了。

    许多人想到这里,不由得庆幸起来。

    出海,风险当然大,一不留神人就没了,但为了活下去,为了搏一搏,风险大也得去。

    如今的航海,比起以前要安全一些,虽然同样有风险,但沿海百姓见着许多人靠着出海赚了钱,明显改善了生活,不由得“见利忘命”。

    在市舶司的主持下,在北洋贸易公司的组织下,如今大海上平靖了许多,民间海船只要加入贸易船队,沿着几条固定的航线出航,在沿途都有可靠的靠泊处。

    走一圈回来,只要没沉船,获利都是很可观的。

    而繁忙的航线,意味着船只众多,那么自己所乘坐的海船若意外沉没,大家飘在海上,被过路船只救起的几率也大很多。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人出海,越来越多的人应募,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,乘船远航,来个富贵险中求。

    他们来到这远隔重洋的北地东海之滨筑城,实际上心里没底,担心生存条件恶劣,担心被当地野人抓去吃了,担心筑城失败,熬不过第一个冬天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一切都是想多了。

    “公司”的安排井井有条,筑城的准备很充分,已经和当地的野人。。。靺鞨人打好了关系,如今寨子已经顺利扎好,接下来就是按部就班,开始扩建。

    大家的住宿条件还算可以,饮食更不用说,寨子附近有淡水水源,而每顿都有海产吃,这段时间以来,吃大螃蟹吃得大家居然有些腻了。

    同样是靠海吃海,在家乡,哪能如此这般吃大螃蟹吃到腻!

    看着这片宛若世外桃源的海湾,看着正在扩大的寨子,看着忙碌的“公司员工”,还有满载各类当地特产而回的小船,许多人欢欣鼓舞。

    他们琢磨着先等一等,等到大家平安度过今年的寒冬,待到来年,就要写信回家乡,把好消息告诉亲朋好友,让不甘于饱一顿饿一顿的人来海参崴闯一闯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目不识丁,当然不会写信,不过“公司”有文书,可以免费为大家写信,然后船队返航时将信带回去,送到亲人手中。

    “公司”说了,欢迎大家踊跃参加拓荒,一起建设海参崴,在这片新天地闯荡,只要有手有脚,来到这里,就不愁养不活自己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就是重操旧业打渔,也比在家乡好,在海参崴做渔民,为定居的人们提供食物,是一举两得的好事。

    在这海湾里,除了有海参,还有海鱼、海蟹,捕鱼有“渔场”,捕蟹也有“蟹场”,具体的渔场、蟹场位置,外来者当然不知道,但有当地靺鞨渔民的引领,这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譬如捕蟹,如今捕蟹队能满载而归,正是有了当地渔民的帮助,而实际上捕蟹的最好季节是在秋天,那时的海蟹,又大又肥,蟹黄也够,味道最美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的海产,就更不用说了,许多人对于海参崴城的未来充满了信心,一边吃着大海蟹,一边看着海景,心情愈发好起来。

    海面上,停泊着数艘大海船,因为栈桥还没修好,所以吃水较深的海船无法靠岸,人员、物资往来只能靠小船“摆渡”。

    而现在,就有许多小船往来于大海船和岸边临时码头,宛若忙碌的蚂蚁,不停的搬运货物。

    又有数艘小船,从对面海岸驶来,横渡海湾,往这边而来,看样子,是暂住靺鞨人村落的几位驵主回来了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海参崴议事厅,酒劲未散的卢勿吉打量着四周,赞许的点点头,施工队的施工进度不错,让他很满意。

    见着谢文定正在看货单,卢勿吉笑道:“莫急,风信至少要后日才到。”

    “等到明日发现货单不对,那就晚了。”谢文定答道,视线不离货单。

    “嘿嘿,你就算是现在发现货单不对,也晚了,如今北风风信好不容易要来了,你总不能让船队在这里等补货吧”

    “理是这么个理,但态度要端正。。。。。老卢,你酒喝多了啊,这可不好,万一失足坠海呛水,可不是闹着玩的。”

    卢勿吉笑着摇摇头,坐在一旁:“放心,此次决计不会少了进货,毕竟我在去年秋天和对方约定的数量,如今对方可都是超额完成的。”

    “别的不说,一筐一筐的海参,运到长安,那得卖出什么价来。”

    “老卢,消息呢”谢文定忽然发问,卢勿吉闻言又笑:“消息那要听好消息还是坏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来了,这毛病可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老规矩嘛,消息分好坏,你想先听哪个”

    “坏消息。”谢文定答道。

    “坏消息。。。。那就是年初的时候,高句丽那边,召集各靺鞨部落出兵,至于接下来要对哪里用兵,这里的部落大人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召集靺鞨部落出兵。。。。”谢文定喃喃着,面色变得凝重起来:“高句丽要是打百济、新罗,犯不着让北地的靺鞨各部出兵助战,所以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脱口而出:“莫非高句丽要进犯辽西!”

    随后又道:“这算什么坏消息市舶司正愁没借口呢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