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三章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

    南宁州,州治味城,南宁州总管陈五弟正在城头巡视防务,焕然一新的味城,如今居住着大量官员、将士及百姓,又是南宁州总管府治所,安全不容有失。

    对此,陈五弟谨记在心,不敢有丝毫懈怠。

    看着城外一片片良田,看着远处一个个堡寨,又看看城内热闹的景象,他只觉责任很重。

    官军打赢了战争,但不代表着就能稳赢另一场战争,朝廷要想实控南中,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作为天子潜邸时的元从,虎林军的创军元老,陈五弟不仅有带兵经验,也当过刺史,有着治理地方的丰富经验,所以他知道治军和治民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南宁州,为南中要地,大姓爨氏以此起家,盘踞数百年,根深蒂固,虽然首领爨等人兵败被俘,爨氏实力大衰,但当地百姓依旧不会心向朝廷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百姓来说,爨氏才是他们的“天”,而遥远的长安朝廷很陌生。

    朝廷是什么?能吃么?

    中原纷乱数百年,南中随后逐渐与中原隔绝,对于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百姓来说,爨氏才是正统,虽然一时受挫,但迟早要卷土重来。

    那么之前和所谓长安朝廷合作的人,届时必然受到清算。

    种种原因,使得“朝廷”二字,在南宁州没有什么吸引力,而作为爨氏故地,南宁州居住着大量“爨人”(受爨氏统治的各部百姓),人数众多,随时都有爆发大规模叛乱的可能。

    陈五弟作为总管,知道南中现状不容乐观,看似平静的局势,实际上到处都是隐患。

    朝廷不可能在南中驻扎太多的兵马,首先是粮草供应不起,其次是容易激发兵变,因为南中气候异于中原,而即便是蜀地百姓,提到南中大多闻之色变。

    人们视入南中的五尺道为畏途,百姓如此,士兵们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在这种情况下,让大量外地士兵常驻南中,必然会导致军心不稳,这是人之常情,光说什么“忠君”、“大义”根本就无法稳定军心。

    困难是有的,还不小,但天子的决心也不小,并给出了解决方案。

    那就是以适量精兵镇守要地,辅以火炮,保证城池及城中官民的安全,确保几处要地以及交通要冲牢牢控制在官军手中,以之作为朝廷对南中地区布局的立足点。

    火炮,是一种威力巨大的兵器,陈五弟见识过这玩意的威力,血肉之躯根本就挡不住,而装备火炮的棱形要塞,只要火药还够,根本就不怕蚁附攻城。

    这种兵器,尚未正式推广,军中罕有,首先用于防御突厥,其次就是投入南中,以作防守利器,由此可见天子的决心有多大。

    朱提、味城、昆明,城防已经过强化,城墙高耸,外有棱形堡垒护城,又有火炮护垒,固若金汤。

    此时,陈五弟巡视的就是城西炮垒,这座炮垒装备大小火炮十八门,发射的炮弹和散弹,可以轻易撕裂车、冲车等攻城战具。

    味城外围有屯田堡寨十余座,扼守要道、保护各处新开垦梯田,这些堡寨均装备有发射散弹的小型火炮,真有敌军想要进犯,光是啃这些堡寨都会把牙齿啃崩。

    更别说味城外围还有炮垒环绕,加上壕沟、护城河,以及城内充足的粮草、火药储备,孤军守上一年,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而昆明、朱提还有驿道沿途的几个重要堡垒亦是如此,靠着火炮防御、扼守要道,可以有效弥补兵力不足的弱点。

    有了实力超强的军队,可以有效震慑各地大姓、夷帅,如此才能让当地百姓对“朝廷”有信心。

    朝廷为了运送这些火炮,可是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但比起派遣千军万马驻扎南中,靠火炮加强防守能省下许多钱粮。

    防守方面没问题,但驻军总不能困守据点,任由城外变成叛军横行之地,然而主动出击的话,很容易有损失,一旦中计遇伏,更是不妙。

    所以,朝廷想要控制南中,光有守据点的守军是不行的,还得有“野战军”来维持秩序,然而朝廷不需要征兵,只需要发放“捕奴许可”就行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五弟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天下熙熙皆为利来,让豪强大户出人平定叛乱,难上加难,可若是让这些豪强捕奴贩卖,有了巨额利润,那积极性蹭蹭蹭就上来了。

    从黄州时起发展出来的“套路”,用起来果然犀利!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总管府署,议事厅,总管长史刘文静,正在召集大小官员开会,如今是开春,为了秋天能有个好收成,府署正在积极组织百姓开展春耕。

    而刘文静要不断敲打大家,端正态度。

    朝廷刚刚恢复对南中各要地的控制,许多官吏都是新到任,基于各种原因,心态各不相同,所以“工作态度”也千差万别。

    刘文静不管这些官员心里怎么想,该说的话要说在前头,免得有人一时糊涂,酿成大错时后悔都没有用。

    “朝廷是要在南中重建秩序,各地驻防官军,是为了保境安民,不是来搞抄家灭族的!不要以为拿把刀在百姓面前晃,人家就服气了!”

    “府署编户齐民,那些已经登记户籍的百姓,就是良民,有矛盾,必须耐心沟通,不可以动辄打骂,不可以把人当做牛马随意驱使!”

    “不要见着人家妻女有姿色就威逼利诱,不要见着人家有奇珍异宝就巧取豪夺!”

    “南中和中原隔着千山万水,但不是法外之地!谁,敢贪张枉法、贪污受贿、盘剥百姓,本官定要将其绳之以法!”

    多年的历练,让年纪轻轻的刘文静有了官威,训话时威风凛凛,官员们个个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不是他虚张声势摆上官的架子,实在是事关重大,不能不敲打官员们。

    南中与中原隔绝百年,如今朝廷想要恢复对南中的控制,首要之务已经解决,那就是实现驻军,其次,就是要安抚百姓,收拢人心。

    安抚百姓,收拢人心,不能靠军队,而是要靠良吏。

    所以,经略南中,吏治是关键,这是天子定下的基调,刘文静认为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南中百姓,生活习俗、语言、信仰、文化和中原迥然不同,作为地方官,想要收拢民心,靠武力恐吓和讲大道理没有用。

    既然身为父母官,那就只有做到爱民如子,才能真的收拢民心。

    若是抱着捞一笔就走的心态当官,这样的地方官迟早会盘剥百姓、巧取豪夺、欺男霸女,以至于酿出民变。

    前年爨氏反叛,原因之一就是野心膨胀,另一个原因则是朝廷先前委任的地方官多行苛政,以至于***。

    如今爨氏势力大不如前,但吏治好坏与否,关系到南宁州总管府能否有效经略南中,天子反复强调这点,刘文静可不敢当耳边风。

    朝廷要经略南中,不是口头上说说而已,数百年来,中原历代朝廷因为鞭长莫及,对南中的管理实际上受限颇多,对于各地大姓、豪强、夷帅的管理,以相互牵制为主。

    让一群狼相互牵制,牵制到后面,就是养出一只凶残、狡诈的头狼。

    爨氏就是前车之鉴,所以官府绝不能重蹈覆辙,刘文静作为总管长史,要奉行朝廷定下的一个策略,那就是“以我为主,移民实边”。

    什么大姓、豪强、夷帅统统靠边站,朝廷要加强对南中的控制,靠的是自己:具备强悍武力的驻军,还有大规模进入南中定居的中原百姓。

    只有大幅改变南中的居民构成,让移民至此的中原百姓落地生根、安居乐业,让蛮部百姓接受官府有效管理,逐渐被同化,如此才能确保南中成为一块稳固的地盘,一如中原那样。

    具备强悍武力的驻军,这个目标已经达成,可大规模进入南中定居的百姓,这个目标要实现起来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没有多少人愿意背井离乡,到传说中烟瘴横行的南中之地安家落户,虽然官府已经做好了相关的防疫准备,准备了大量铁制工具以便开荒,但益州各地官府到处动员,都是应者寥寥。

    接下来该怎么办?

    这是刘文静及同僚们要解决的问题,南宁州总管府想要在南中站稳脚跟,这个问题必须解决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问题,刘文静有办法解决,因为他对此有经验,也正是因为如此,才得天子委任,到南中来当官。

    解决之道,不是很复杂,说来说去,都是套路。

    原则还是那句话: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