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九十六章 前夜

    傍晚,豳王府内灯火通明,各处院子里,仆人们进进出出,忙得团团转,人人脸上洋溢着笑容,憧憬着即将开始的新生活。

    先前,天子下诏,以豳州为豳国,诏许豳王于豳国建台置宫,置佐官,又进王妃尉迟氏为豳王后,世子宇文维城为豳国太子。

    接着,以豳王为相国,总百揆,去都督中外诸军事、丞相之号,赐九锡。

    豳王未受九锡之礼。

    然后,天子逊居别宫,遣使至豳王府,宣诏行禅让之礼。

    豳王辞让。

    接着,天子再遣使至豳王府,再宣诏行禅让之礼。

    豳王再让。

    前日,三禅,三让。

    所谓事不过三,天子还会遣使至王府,而这一次。。。

    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将近一年的铺垫,如今已到了瓜熟蒂落的时候,大家都在等着这一日的到来。

    届时,皇宫就要易主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仆人们都面带喜色,正所谓“一人得道鸡犬升天”,大王成了天子,那么大家虽然还是仆人,但地位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传说中的皇宫,气势恢宏,能住在里面,那可是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气。

    豳王、豳王后、豳王太子,还有一众家眷,不日就要搬入皇宫居住,按说要提前做好安排,将寝殿逐一打点妥当,将日常用具放好,更别说要提前把“暖气”接好,免得家眷们住不习惯。

    但这样做太露骨,毕竟天子一日未禅让,豳王就还是臣子,作为臣子,堂而皇之举家搬入皇宫,不好。

    所以,王府的仆人们要提前把用具准备好,待得那日到来,立刻入宫打前站,为王府家眷们入住各寝殿做好准备,争取尽快把寝殿布置好。

    凡事谋定而后动,才能事半功倍,为了确保那日到来时,一切进行得井井有条,王府管家李三九,如今正召集管事们,对于“搬家”的计划进行再一次确认。

    皇宫的微缩建筑模型上,每个寝殿都插着小旗,李三九拿着“方案”,和诸位管事一条条落实每个步骤。

    皇宫很大,对于王府仆人们来说很陌生,还有人数众多的宫女、宦官,以及侍卫、禁军,为了防止发生意外情况,一切都要按照方案来行事。

    王府的仆人、侍卫,进了皇宫后,无论男女,都必须结伴而行,免得出意外。

    所谓意外,包括迷路,或者因为不认得路、不认得宫殿,导致耽误事情,当然,还包括被人骗到僻静角落杀害,然后对方“取而代之”,接近大王或家眷。

    这是最危险的情况,不得不防,为此,有一套详细的应对方案。

    但再详细的方案,也得靠人来执行,若严格执行,当然不会出大问题,就怕有人麻痹大意,让各种措施形同虚设。

    李三九不敢掉以轻心,外面的事,大王自有安排,王府内的事,他必须提起十二分精神。

    看着在场的管事们,李三九敲着书案:“诸位,此事绝不许出纰漏!”

    “迷路也好,找不对宫殿也罢,所谓的不熟悉,不是出错的理由!”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姊姊!年号是什么说说嘛!”

    “明月,你一个做母亲的人了,为何如孩童一般”

    “姊姊~~~”

    “无可奉告!”

    “姊姊~~~”

    “哎呀你好烦呐!”

    “姊姊~~~”

    “唉。。。。。你莫要摇了,姊姊的手臂都快要被你摇散架了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寝室里,尉迟明月正缠着姊姊,要打听“内幕消息”,而尉迟炽繁一边应付妹妹,一边看着侍女展示出来的皇后服饰。

    皇后,母仪天下,服饰当然有讲究,不是寻常外命妇服饰能比的。

    当然,对于尉迟明月来说,这没什么稀奇,因为当年她就穿过,但那又如何

    大婚当日就被新郎抛弃,虽然成了皇后,却是在守活寡,后来成了太后,也就那回事,没有丝毫幸福可言。

    对于尉迟明月来说,除了陪伴父母左右,没有什么比常伴姊姊、姊夫身边更幸福的事情,如今她缠着姊姊,只是想多和姊姊说话。

    尉迟炽繁知道这点,所以不好真的发作,点了点妹妹的额头:“去,帮姊姊参详参详,看看这服饰还有哪里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这没什么好看的嘛!”尉迟明月嘟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尉迟炽繁见状加重语气:“明月~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看着面前这华美的衣裙,看着妹妹围着衣裙转来转去,这摸摸那摸摸,尉迟炽繁忽然觉得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她想起了当年,自己即将出嫁的前夜。

    那晚,嫁衣分外华美,她哭着和母亲说话,握着母亲的手不肯放,而年幼的妹妹,围着嫁衣不停地转,这摸摸那摸摸,不依不饶的闹着,闹着要穿嫁衣。

    那晚,她憧憬着美好的新生活,却对即将和父母、妹妹分离感到伤心欲绝。

    过了那一晚,她就要为人妇,有自己的家,将来还会有儿女,不能再常伴父母身边。

    而另一个人,就要走入她的生活,然后两人白头偕老。

    那个人,是皇朝宗室,地位高贵,定亲之前却从未谋面。

    婚姻大事,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,待嫁的尉迟炽繁,不知道新郎真正的人品如何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对方日后会对自己如何。

    后来,她知道了,知道夫君对她好,对儿女好,对父母好,对妹妹也好。

    这样就够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尉迟炽繁眼角一热,忍不住啜泣起来,正检查衣裙的尉迟明月见状慌了:“姊姊!姊姊怎么了”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姊姊是想父亲、母亲了么”尉迟明月问完,眼眶瞬间也红了。

    尉迟炽繁听得妹妹这么一说,想到了不知藏在何处的父母和弟弟,心中一酸,姊妹俩抱在一起,低声哭起来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“太后,这是西阳邸的模型,奴婢奉命为太后讲解。”

    “太后请放心,西阳邸已经准备就绪,所有用具一应俱全,暖气也无问题,届时太后和陛下,不会受严寒之苦。”

    烛光下,太后正看着一座模型,这模型所代表的府邸,就是她和儿子未来居住的地方,地点位于黄州西阳,距离她的家乡安陆,不是很远。

    一年的煎熬,就要有个结果,届时她就要带着儿子离开长安,前往黄州西阳。

    这是豳王的安排,她不敢有任何质疑,也不敢有任何怨言,唯一希望的事情,就是豳王信守承诺,让她母子俩平平安安的活下去。

    天子年幼,坐不了那个位置,让出来,对大家都好。

    这是许多官员的劝谏,她知道这道理没错,但禅位的天子,有多少能有好下场

    她不敢奢望什么,就想和儿子平平安安的活下去,不要锦衣玉食,不要风光排场,就想活下去。

    向来信用很好的豳王,向她承诺,天子禅让之后,将会在黄州西阳定居,在那里生活,在那里长大。

    黄州州学名声在外,届时,有州学的饱学之士来开蒙、教书,待得年纪合适,还可以入州学读书,不会如同一只猪那样,被人关在笼子里,一辈子不得出去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听着宫女一条条介绍西阳邸的情况,太后心中燃起一丝希望:如果豳王有意骗她,不至于做出如此详细布置。

    看看一旁已经熟睡的儿子,她在心中向佛祖祈祷,祈祷佛祖保佑她们母子,能平平安安过完余生。

    她只求豳王看在列祖列宗的份上,不要如此绝情。

    天子,不仅是先帝留在世上的唯一血脉,也是文帝唯一的曾孙,唯一的血脉啊!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