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九十五章 气氛突然....

    “百姓昭明,协和万邦。。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沉吟着,看着怀中已经睡着的女儿,又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夜色下,室外大雪纷飞,如今已是年底,隆冬时节,天寒地冻,而室内温暖如春。

    这多亏有了“暖气”,所以才有室内室外如此强烈的反差效果,宇文温怕女儿睡不熟,来回走动着,时不时轻轻摇动。

    只是嘴里念叨的不是童谣,而他的样子看上去有些纠结。

    候在一旁的张丽华,见着宇文温如此模样,觉得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今日,天子已经是第二次禅让了,宇文温自然是第二次辞让,然后接下来再来一次禅让和辞让,凑够三禅三让,就能。。。。

    新君继位,必然改元,那么多饱学之士可以出主意,给出几个年号备选,何苦自己在这里唉声叹气呢

    张丽华如是想,将女儿轻轻从宇文温怀中接过来,转给奶娘抱走,她随后接过侍女端来的鸡汤,放到书案上,见着宇文温依旧在纠结,轻声呼喊:“大王”

    “嗯”宇文温看看她,好一会才回过神:“哦,鸡汤啊,你先喝吧。”

    “妾已经喝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喝,补补身子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坐回位置,看着张丽华喝鸡汤,随后拿起书,继续琢磨。

    张丽华喝完鸡汤,轻轻放好,然后靠着宇文温,轻声问道:“大王是在想如何取年号么”

    “是啊,想来想去,想不出好词。”

    张丽华看着那本书,看到了用笔划了下划线的一句话:百姓昭明,协和万邦。

    “大王,妾能建言么”

    “嗯,你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如,取百姓昭明的‘昭’,再取协和万邦的‘和’,这样如何”

    刚说完,张丽华感受到宇文温身子忽然一紧,她心中大惊,还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,正惶惶然之际,却见宇文温摸了摸颌下小胡须:

    “你这么一说,怎么气氛突然昭和起来了”

    “呃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张丽华听得这莫名其妙的话,不知该怎么接下去,不过见着宇文温语气轻松,心知自己想多了,但她感觉得到对方刚才有些不对,似乎对“昭和”二字反应很大。

    “唉,好端端的一段话,取了这两个字,听着听着就觉得气氛不对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叹了口气,继续琢磨着这本,张丽华见了,试探着问:“大王,那协和二字如何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宇文温脑海里忽然响起十分魔性的声音:协和男科医院,为您解决难言之隐。。。

    我的年号怎么能是这样的!

    宇文温心中呐喊着,他筹划了大半年,终于万事俱备,文武官员的劝进表如雪般飞来,朝野上下就差齐呼“豳王不受禅、奈苍生何”。

    三禅三让就等着最后一禅一让,其他一切差不多准备就绪,如今还差定年号,但宇文温对之前拟定的备选年号都不满意。

    他想自己选,喜闻乐见的“共和”自然是不会用的,然后选了半年,宇文温最中意的一段话,还是“百姓昭明、协和万邦”,但想要以此取年号,却发现不合适。

    昭和,这个年号对于后世的国人来说,代表着血和泪,当然不能用。

    再说也太不吉利了,昭和,招核。。。。

    至于协和,实际上没问题,但对于宇文温来说太尴尬了。

    要不把协和“谐和”一下,变成“和谐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气氛突然和谐起来

    想到这里,宇文温笑了笑,年号对于他来说很重要,这年头的皇帝,隔几年就要改年号,但他觉得自己的年号只要一定下来,就不该改变。

    如果定年号为“和谐”,那日后史书不就会称呼他为“和谐帝”

    宇文温沉吟着,张丽华见夫君在纠结,鼓起勇气继续为对方献计献策,

    宇文温这几个月来和卯上了,她觉得宇文温应该是真喜欢书上的内容,想要从中为年号取字,那么,她就小小的邀宠一下。

    :日若稽古,帝尧日放勋,钦明文思安安,允恭克让,光被四表,格于上下。克明俊德,以亲九族。九族既睦,平章百姓,百姓昭明,协和万邦,黎民于变时雍。

    张丽华才思敏捷,琢磨着这段内容,建议:“大王,钦明文思安安,钦明如何”

    钦明,敬肃明察,是对帝王的称赞词,张丽华觉得宇文温肯定觉得满意。

    “钦明,清。。。明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加重了“清”的读音,张丽华闻言有些尴尬:“是妾唐突了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,她又建议:“百姓昭明,不如。。。呃,妾还是唐突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,所以为夫就是在纠结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叹了口气,示意张丽华坐好,给他当膝枕,然后舒舒服服枕着。

    定年号,有讲究,最好不要“重复”,就是不要用前代帝王用过的年号,当然,实际上年号重复的情况还是有的,但宇文温不希望自己的年号和别人重复。

    昭明二字,有光明的意思,宇文温觉得这两个字作为年号很合适。

    但问题在于,这两个字有人用过了。

    南梁的第一任太子萧统,先其父萧衍而去,得谥号“昭明”,即“昭明太子”,萧统生前曾主持编撰一部诗文总集,此集故而又称。

    后来侯景乱梁,立宗室、萧统之孙萧栋为傀儡皇帝,追尊萧统为“昭明皇帝”。

    再后来,魏国扶持南梁宗室、萧统之子萧詧为西梁皇帝,萧詧亦追尊父亲萧统为“昭明皇帝”。

    所以,“昭明”虽然没有作为正式的年号使用,但已作为谥号以及追尊的帝号使用过,如果宇文温用了,算是用二手货。

    这倒是其次,关键是昭明太子萧统,为萧九娘的曾祖父,萧九娘为宇文温生的儿子宇文维宁,是昭明太子的玄外孙。

    萧九娘的祖父萧詧,被魏国扶持为梁国皇帝,帝位历三代,终结于萧九娘的兄长萧琮。

    宇文温若是定年号“昭明”,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在表态:要立萧九娘生的儿子宇文维宁为太子,以便实现南北融合。

    梁国已经没了,但以文学闻名的兰陵萧氏,依旧对江南士人颇有号召力,宇文温若立有萧梁血统的宇文维宁为太子,似乎是很不错的选择。

    然而他并没有这样的想法,而这样的想法在外必然引起政局暗流,在内弄得家宅不宁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风波,宇文温不好选“昭明”,但他真是中意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最近,佐官们又提出过很多备选方案,但他都觉得不合适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他可以“借鉴”,借鉴原本时代里在这时间段之后出现的中原王朝年号,但宇文温觉得这样太偷懒,某人会认为他很无聊。

    譬如定年号为“洪武”。

    想想届时杨济的表情,宇文温觉得还是不要开这种玩笑。

    又想了想,宇文温忽然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渐渐地念头通达,他不再纠结,随后注意到视野里的张丽华。

    张丽华低头看着宇文温,见着对方看着自己,心中有些期盼,房内气氛突然变得暧昧起来。

    “为夫忽然想起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说完,抬手轻轻捏了捏张丽华的下巴:“这几年过去,儿子呢怎么没见给为夫添个儿子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