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九十二章 利好

    殿门打开,十余名官员陆续走出殿外,他们刚结束了讨论,要把讨论结果付诸实施,而殿内,此时不过是“中场休息时间”,丞相、豳王宇文温待会还要继续“接客”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接客,他在宫里处理政务,每天都很忙,官员们进进出出,可以说是川流不息。

    宇文温虽然贵为丞相,但每天“接客”比乐坊的小娘子都忙,平均每日接见官员的人次,长安城里没有一个乐坊小娘子能比得上。

    宇文温的时间表安排得满满当当,前一拨官员告退,休息十分钟,然后就是下一拨。

    十分钟时间里,喝水、上厕所,时间相当紧凑,宇文温不是天生工作狂,奈何事情太多,即便已有各府官员具体处理事务,他也得时不时过问一下。

    白日里“上班”殚精竭虑,晚上回到王府,还得加班来个“漏夜鏖战”,如此持续了一段时间,宇文温觉得有些吃不消了。

    但男人不能说“不行”,而怠政、沉迷酒色的后果,就是李隆基的下场。

    一想到马嵬坡,宇文温就精神抖擞,他可不想落得仓皇出逃、被禁军逼着将尉迟炽繁以及几位美人赐死的下场,于是腰也不酸了,腿也不软了,精神好得很。

    所以,时间到,下一位。

    入见的官员,是奉命入京述职的市舶副使王頍,实际上王頍履行着市舶使的职责,最近一段时间也是忙的不行。

    王頍昨日才抵达长安,今日便要向宇文温汇报市舶司诸多事务,故而昨晚熬夜写纲要,此时一脸倦容。

    他见着宇文温同样一脸倦容,开场白就是:“丞相日夜操劳,还请保重身体,适当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嗯,寡人知道,忙过这阵子,就好了。”宇文温说完喝了一口茶,示意王頍:“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王頍要汇报的事情有很多,头一件事,就是南洋贸易公司公开募股的情况汇报。

    从市舶司分出去的南洋贸易公司,其公开募股的事情一度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,经过一系列的操办,募股工作如今已经圆满结束,具体结果会写成奏章上报朝廷。

    但王頍要先把情况向宇文温汇报:此次公开募股,合计募集钱财六百余万贯(包含实物折价)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惊人的金额,从侧面反映出南洋贸易公司是如何被大家看好,宇文温把这只下金蛋的金鸡放出去,果然吸引了众多豪商的一掷千金。

    随之而来的还有等价的“押金”,同样是六百余万贯(包含实物折价),朝廷有了这笔资金,什么财政问题都不是问题了。

    当然,押金一年后是要全额退还的,但不要紧,明年还有北洋贸易公司公开募股,到时候财政问题也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对于募股的结果,宇文温很满意,但他知道,风险依旧存在,所以不忘敲打王頍:“这么多人入股,是好事,南洋公司多了六百万贯本金,做起买卖如虎添翼,问题是万一买卖搞砸了,你知道后果的。”

    王頍点头称是:“丞相说得是,买卖绝对不能搞砸,航线的安全,各贸易据点的安全,绝不容许出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出问题不要紧,你们一个两个,把人头借寡人一用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的话带着杀气,他不是开玩笑,王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:那么多豪商,以及其后的靠山,如此踊跃入股南洋贸易公司,可不是为了捧个场。

    大家愿意入股,又额外缴纳等价押金,就是为了往家里带回一只能下金蛋的鸡。

    如果这只鸡不能下金蛋,花了大价钱买鸡的买家,情绪失控之下那可是会杀人的。

    价值六百万贯的钱财,外带六百余万贯的押金,真的让人激动不已,可一旦出问题,其积累的怨气不止能让南洋贸易公司信誉扫地,届时恐怕连宇文温都扛不住。

    其实不需要宇文温敲打,王頍和同僚们都知道事情背后的风险有多大,虽然南洋贸易公司有自己的一套人马维持运营,但市舶司对于海贸的发展,肩负着直接责任。

    清剿海寇,规范船只管理,一旦哪个海外番邦不配合,或者把南洋贸易公司的船队当肥猪来宰,市舶司必须及时出来“主持公道”。

    市舶司要尽一切可能,保证年底时,南洋贸易公司这只金鸡能给股东们生下大量的金蛋。

    届时不止股东,还有债权人,同样要获得利润。

    所谓债权人,就是最近涌现的几家柜坊,财力雄厚,吸纳了大量钱财,就等着放贷,而借贷者,是经南洋贸易公司,以及尚处于市舶司监管的北洋贸易公司。

    这是海贸行业继南洋贸易公司募股之后,又一轮吸纳资金的行为,也让那些无法通过认购股券分红的人们,有了另一个获利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几家柜坊,包括日兴昌柜坊在内,已经获得市署许可,在东西市开展账户往来业务,暂时还看不出效果的好坏,但由此带来的“利好消息”,起了大作用。

    合并或者注资而成的几家柜坊,已经吸纳了大量资金,就等着向市舶司放贷,然后等着年底获利。

    而王頍此次入京,也肩负着主持此次借贷的任务,总总迹象表明,此次能够借入的贷款,怎么也能有将近两百万贯(含实物折价)。

    如此来,加上南洋贸易公司募股所得钱财,可以说做海贸的本金空前充足,承载了无数人发家致富的希望。

    进而变相的制造了一个“利好”的氛围,那就是大家对未来前景看好:希望豳王能够稳稳执政下去,当然,是以丞相的身份执政,还是以另一个身份执政,都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宇文温希望兜售的“众望所归”,所以,绝不能出意外。

    王頍知道这一点,所以不敢怠慢,要是事情搞砸了,第一个发难的不是别人,而是宇文温。

    王頍知道宇文温正在精心做准备,为跨出那一步打好铺垫,这种时候若是有人搞出大篓子,肯定要完蛋。

    宇文温怕王頍想太多以至于畏手畏脚,出言宽慰:“你呢,也不要太紧张,海贸,本身风险就大,尤其夏秋季节,沿海多风暴,莫要为了赶进度轻易冒险。”

    “从番禹到中原的贸易路线,又不止海路这一条,走陆路北上,经大庾岭入洪州,这条路的运费、成本高些,但旱涝保收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有大量货物运入洪州,大家看在眼里,自然对南洋贸易公司以及市舶司有信心。”

    “实在不行,你们把账做得漂亮点,糊弄一下也就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听得宇文温如此谈“生意经”,王頍有些哭笑不得,随后宇文温又道:“你可知‘屡败屡战’和‘屡战屡败’的区别?’

    “呃。。。。”王頍沉吟片刻,随后想到了答案:“丞相,莫非一个是态度问题,一个是能力问题?”

    “对,所以,真要倒霉亏了本,也得斟酌用词,把业绩报告弄得漂亮些,让大家觉得盈利前景依旧利好,如此才不会群情激奋。”

    “良心这种东西,有时候适当收起来一下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说完,喝了杯茶,再问:“东海那边,高句丽国内的详细情况如何?你们摸清楚了么?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