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八十五章 阳谋

    夜,西市,某已经打烊的邸店内,店主彭烨记完了账,将笔墨、账本、算盘放好,然后掏出钥匙,打开柜子从抽屉里拿出几本厚若砖头的书来,小心放到案上。

    昏暗的灯光下,封面几个大字跃入眼帘:南洋贸易公司募股说明书。

    彭宇摩挲着装订精美的书籍,又摩挲着封面上的这几个字,随后翻开书,仔细看起来。

    他是商人,自然逐利,而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有一种买卖是暴利,那就是海贸,别的不说,朝廷的市舶司为国库带来的钱财,每年都在递增。

    市舶司的名头,也越来越来越响亮。

    然而一开始的时候,市舶司的设置不是为了做海贸,而是为了管理海商并收取舶税。

    这样的一个管理机构,经过数年的发展,变成了一个贸易机构,真是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市舶司,名义上归天官府管辖,身具管理、收税、经营的三重职能,在开设的头几年,这是必要的,但随着海贸的兴旺,一个即管理贸易自己又参与贸易的机构,有些不合适了。

    这和让商人自己查自己的税,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所以,朝廷要对市舶司进行再次改制。

    那就是将市舶司的经营职能脱离出来,按照海域的南北划分,成立“南洋贸易公司”、“北洋贸易公司”,简称“南洋公司”、“北洋公司”。

    “公司”二字,之前未见于典籍,这个词汇指的是是比商会还要严密的商贸组织,而南洋、北洋海域的划分,以东海之上的夷洲为界。

    南洋公司在南洋海域开展海上贸易,总号设在广州番禹,北洋公司在北洋海域开展海上贸易,总号设在淮口。

    两个贸易公司,有朝廷授权,可以对海外番邦进行外交诸般事宜。

    朝廷又将市舶司的收税职能脱离出来,成立“海关总署”,下辖各海关署,负责征收市舶税等贸易税,海关署设在各贸易港口。

    市舶司保留管理职能,治所设在扬州广陵,协调南洋公司、北洋公司以及海关总署之间的业务往来,暂时主导南北两洋贸易公司的借贷、还贷事宜,与此同时,强化一项职能,那就是武力。

    朝廷将会把市舶司下辖水师分拆,成立北洋水师、南洋水师,武装保卫贸易航线。

    市舶司要如何武装保卫贸易航线,不是彭烨想了解的,他和其他许多商人一样,就想知道贸易公司要如何募集股券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想“入股”,做梦都想。

    而这套《南洋贸易公司募股说明书》,会告诉他们,南洋公司将如何募股。

    至于北洋公司,大概会是在明年开始公开募股,届时,又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。

    收起思绪,彭烨继续看下去,他花了几日的空闲时间才粗略浏览一遍,现在,要仔细读一读,

    这淘说明书,对南洋公司的具体情况进行了介绍,介绍内容十分详细。

    组织结构,管理、监督方式,船队规模、注册船只数量,合作商会、商家,贸易商品总目录,贸易港口名录,海外诸番国的风土人情及产出。

    市舶司这几年来在南洋海域开展贸易的情况介绍,近期(未来五年)贸易计划、中期(未来五到十年)贸易计划,以及长期(未来十到二十年)贸易计划。

    现有每一条海上贸易航线,包括其中的每一个贸易据点;现有内河贸易航线(岭表地区),同样包括沿途每一个贸易据点。

    这些内容让人看了只觉眼花缭乱、呼吸急促。

    只要大概看过这套资料,就会知道南洋贸易公司的募股是真心实意,而不是为了骗钱而糊弄了事,因为对方真的把各种内部情况抖了出来。

    南洋贸易公司,是一个官督商办的贸易商会,官督,官府就真的只是监督,因为朝廷是其中的大股东,只是不参与管理。

    而公司的管理和运行,全都是“商”(民)来进行。

    只要购买了南洋贸易公司的股券,就能成为公司的股东(根据股份大小,分为大小股东)。然后按照“股份”,每年根据公司的盈利情况“分红”。

    而一纸股券,会成为传家的“金鸡”,每年都会下“金蛋”,子子孙孙都会获益,有谁不想要?

    所以,彭烨想要入股的心情愈发急切起来,他买这套说明书而花掉的二十贯钱,丝毫不觉得心痛。

    一套说明书共十本,每本售价两贯,合计二十贯,抵得上一个殷实之家一年的收入。

    但即便如此,在长安公开发售的上千套《南洋贸易公司募股说明书》,短短半日时间内就被人抢购一空。

    长安是这样,那么在洛阳、穰城、江陵、西阳,南昌,小黄、琅琊、广陵,肯定也是如此,如果消息不灵通,就算有钱都买不到。

    彭烨是其中的一名幸运儿,他觉得所有看过这套说明书的人,肯定都想购买股券入股。

    做甲级股东,入理事会。

    按说明书所说,理事会,是南洋贸易公司的管理机构,就像人的头颅,有理事长,每隔一定年限就要重新推选,而理事长,就是南洋贸易公司的“主官”,理事会其他成员为理事,为“副官”。

    理事,同样每隔一定年限就要进行推选,从甲级股东里推选。

    所以只要有机会,谁都想入理事会,但在那之前,首先得成为甲级股东。

    此次募股,有甲级股券,但要想成为甲级股东,首先要符合特定的条件,然后要有巨额的资金,彭烨知道自己没那实力,即便和好友一起集资,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所以,他的目标,是购买股券,入股做乙级股东。

    乙级股东,有权利分红,却没有权力参与管理公司。

    他若能成为乙级股东,就要争取入监事会,向上爬。

    南洋公司设监事会,监督公司的运行,监事长和监事,可以作为旁听,参加理事会的所有会议,地位也不低。

    监事会还负责第二套账本的编制,宛若官府里监督官员的监察官那样,所以,入监事会,是乙级股东向上爬的必经之路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彭烨颇为感慨,南洋公司为了取信股东,实行三套账本对账制,让大小股东们,能够了解公司每一年的真实盈利情况。

    第一套账本,是公司自己的账,第二套账本,是监事会记的账,第三套账,是天官府司会主持核准的账,其中包括海关总署的统计账目。

    如此设置,确实能够保证大小股东的利益,由此可以看出来,入股南洋贸易公司,分红有很大的保障。

    彭烨想着想着,心情激动,久久难以平静,他作为安陆人,当黄州快速发展时错过了几次良机,所以这一次,绝对不能再错过了。

    其实早在去年秋天,就有成立南洋贸易公司并择机公开募股的消息传出来,据说公开募股的日期,会是在今年下半年,彭烨对此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但大家没想到,时间竟然提前到了上半年。

    原因,据说是朝廷财政开支紧张,于是丞相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将公开募股提前了。

    丞相,是市舶司的创建者,也是海贸规则的制定者,丞相说提前,那就必然能提前,而只要募股顺利进行,朝廷的财政开支紧张的状况,必然得到解决。

    彭烨看着说明书,不由得佩服起丞相的手段。

    南洋贸易公司公开募股,按说和解决朝廷财政问题没太大关系,但丞相还就让这二者之间有了关系。

    购买股券的人,必须另外支付相同数额的钱(或等价实物),作为押金交给南洋公司,押金会在一年后全额退还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如果南洋贸易公司此次募股,出售了价值两百万贯(可以是实物折价)的股券,那么还会收到额外的两百万贯的押金,可想而知,这笔押金,会被朝廷用来救急。

    于是,什么财政紧张,根本就不算事。

    明年,北洋贸易公司公开幕股,又来一次,朝廷还怕手头紧?

    缓过这两年,朝廷也该缓过来了,丞相,轻轻松松就解决了财政紧张的问题。

    把钱放到别人手里一年,一年后退还时连利息都没有,若是在平日,没多少人愿意吃这个亏,但不吃这点小亏,就买不了南洋贸易公司的股券。

    若这点小亏都不吃,活该发不了大财!

    彭烨觉得就连自己都能想通的道理,那些豪商们没道理想不通,大家都能猜到丞相要以此解决财政问题,但大家都心甘情愿。

    首先,丞相的信用很好,市舶司的信用也很好;其次,能入股南洋贸易公司参与海贸,这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机会,谁不会珍惜?

    所以,即便大家知道这是丞相的阳谋,都会毫不犹豫的“入套”。

    合上书,彭烨取出香,点燃后插入香炉,然后向着室内供奉着的佛像跪拜。

    “弟子诚心祷告,请佛祖保佑弟子,保佑弟子认购股券成功。。。“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