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八十三章 软硬兼施

    “让柜坊低息放贷,丞相这是疯。。。。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叔,莫要急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急!谁不急?不让人高息放贷生利,丞相莫非以为大家靠着那点俸禄就能养家了?”

    “叔,日兴昌不放高息贷,不一样赚得盆满钵满?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说日兴昌,天底下就一个日兴昌啊!”

    灞桥驿,即将前往山南上任的杨约,正和前来送行的侄子杨玄感抱怨着,而杨约抱怨的事情,就是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“打击高利贷”。

    据说再过一段时间,长安城里的柜坊会大规模放低息贷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传出来后,许多人义愤填膺,杨约就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放贷生利,这是许多官宦之家盈利的重要手段,甚至是唯一手段,如今,财路却要被人断了。

    据说朝廷要打击高利贷,强制规定登记在册的柜坊经营放贷业务,利率有限制,如此一来,想借钱的人必然去柜坊借贷,高息放贷者的收益锐减。

    杨约觉得此举可称得上恶政,因为大家都靠着放贷生利,维持家中的巨大开支,虽然许多官员有俸禄有食禄(虚封食邑的收入),但若没了额外收入,那可如何是好?

    日常开支要钱财,维持体面的排场要钱财,迎来送往要钱财,如此巨大的开支,没了放贷生息带来的大笔收入,该如何维持下去?

    杨约知道,许多官员听说这一消息后,虽然面上不说,但暗地里抱怨不已,眼见着渐有汹汹物议,丞相却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也不知丞相是真不知道,还是装作不知道。

    杨玄感见着叔叔情绪激动,觉得有些奇怪:“叔,不是有消息说,市舶司、织造司会向柜坊借贷么?把钱财存到柜坊生息,或者去办‘理财’,也是可以的嘛!”

    “这不能比啊!海贸能赚几个钱?哪里比得上高息放贷!”

    杨约抱怨着,给侄子算账:“你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!你可知,放贷的收益是多少么?嗯?”

    “一百贯本金放出去,过数月连本带利回来,少说都有三百多贯!两倍的收益,这还是欠债的能及时还,若是只能还利,那么每月都有不菲的收入!”

    “现在呢?你让叔叔存钱到柜坊吃利息?二分利了不起吧?一百贯存一年,连本带息,不过一百二十贯!”

    “理财,投市舶司的理财?了不起么?有高息放贷赚钱么?”

    “呃。。。。”杨玄感愈发觉得奇怪了,“叔,做海贸是暴利,利润至少十倍起。”

    杨约闻言反问:“这不是骗人的么?”

    “呃。。。。”杨玄感看着叔叔,真想说‘夏虫不可语冰’,但这不能说出口,只能无奈道:“叔,你这想法不对。”

    “海贸若不是暴利,市舶司运回来的各种海外奇珍,总不是纸糊的吧?在长安能卖出何种价钱,叔叔总该听说过吧?”

    “海贸若不是暴利,丞相何苦憋着劲给市舶司扩大编制?”

    杨约听着听着,有些将信将疑:“海贸果真暴利?那些海外野人,哪来那么多香药换市舶司运去的布帛、丝绸?”

    “叔,海外野人,就是有那么多香药,中原的产出,不要说丝绸,就是冬天到处都有的冰,运到日南以南,都能换许多香药。”

    杨玄感开始给叔叔讲解海贸为何如此暴利,虽然他也是根据道听途说总结出来的道理。

    海贸暴利,为国库带来大量收入,时值朝廷开支剧增之际,真可谓久旱逢甘露,所以,市舶司正在想尽一切办法吸收资金,以此作为本金,扩大海贸,增加收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官府准备整顿东西市,增加税收,并且打击高利贷,一时间物议汹汹,因为这断了很多官员的财路。

    杨玄感听了很多小道消息,自己总结之后得出一个判断,那就是丞相为了安抚民心(官心),在打击高利贷的同时,放开了另一条财路。

    那就是海贸。

    对于关中人来说,大海太遥远了,即便想参与海贸,也不得其门而入,只有靠着在日兴昌投资“理财”,才能和海贸沾上边。

    如今,如果传闻属实,那就意味着市舶司会敞开大门,让有闲钱或者想赚钱的人们,通过柜坊来大量参与海贸,以此弥补因为无法高息放贷而损失的收入。

    打一棍,给一颗甜枣,这就是丞相的手段,软硬兼施。

    简单又有效。

    侄子所说的道理,杨约不是不知道,但他一直怀疑做海贸是否真的暴利,现在听得侄子说了一些“行情”,不再那么激动。

    叔侄正交谈间,南面官道上,一支长长的队伍正在灞桥驿这边行进,看样子,是刚从武关道出来。

    远远看去,这支队伍马车众多,护卫不少,也不知来历如何。

    。。。。。。

    街道上,刚从小酒肆出来的宇文温缓缓走着,感受着春风,心里想着事情,方才他喝了许多“亳州马尿”,话变得多起来,思路也有些扩散,该收一收了。

    王越陪在一旁,默不作声,两人身着便服,看上去就是很普通的一主一仆,而其他侍卫分散前后,尽量不引起行人的注意,因为宇文温强调过,今日要“低调”。

    边走边想事情的宇文温,看着街道上过往匆匆的行人,忽然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天下熙熙皆为利来,天下攘攘皆为利往。

    他要打击高利贷,出发点当然是好的,但随之而来的负面影响,也是很严重的。

    因为放高利贷生利,古往今来都是最有效的敛财方式之一,不仅一般的大户、商贾放高利贷,就是满朝公卿、文武官员,也多有放高利贷的行为。

    他,打击高利贷,断了大家(官员们)的财路,这仇,可是结下了。

    是这些人道德败坏么?那倒不一定,因为许多官员靠着俸禄或者食禄(虚封食邑收入),根本就应付不了日常开支。

    日常开支,不仅仅有柴米油盐,还有迎来送往,还有接济宗亲、同乡、故友,打点上级、和同僚往来搞好关系,以及各种社交,这都要钱。

    更别说各种排场、享受,都需要花费大量的钱财。

    所以,稍微有些能力的官宦人家,会想办法做买卖,譬如把家乡特产带到城里出售,赚些小钱。

    有些本钱和门路的人,会经营邸店做买卖,靠着经商盈利补贴家用。

    再往上些,就会想办法放高息贷生利,而对于权贵来说,府里既有邸店做买卖,又有邸店放贷,这才是常态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大小官员办产业放贷、做买卖,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    现在,宇文温整顿东西市,又扶持柜坊行业打击高利贷,严重影响了官员们的两条财路。

    征税,导致邸店收入被砍掉一部分,虽然不算多,但总是一块肉。

    这倒还能忍,但打击高利贷,会让许多人忍无可忍。

    忍无可忍也得忍,因为宇文温有凶残的武力,谁也不敢当面和他叫板,但暗地里使坏,却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各种阳奉阴违、各种歪嘴和尚念经,各种装疯卖傻、各种办事拖沓、扯皮,官僚集团使起坏来,真的可以让政令不出长安城。

    遇到官僚集团作死,即便是皇帝都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除非,这个皇帝有全套清廉、高效的行政班子,从朝堂到基层,能把整个官僚集团替换掉,但这不可能。

    所以宇文温软硬兼施,在打击高利贷、整顿东西市的同时,放开另外的财路,让利益受损者“消气”。

    没错,消气,安抚一下官员们,听上去好像很屈辱,但这其实没什么。

    上位者,不可能全靠着威压来执政,软硬兼施,才是所谓的“帝王之术”,政治就是这样,讲究的是平衡。

    宇文温作为体制内的上位者,既然没办法推翻体制重来,就得打一棍子给一颗甜枣,让利益受损者消气。

    这就是软硬兼施,效果,肯定会不错的。

    宇文温对此很有信心,这个时代的海贸,暴利程度比不上明清之际,但也是暴利,海外野人,手里真就有换不完的香药。

    他想办法东凑一点、西凑一点,想办法让利,让利益受损的大小官员们有可靠的新财路,这就行了。

    但就是累,什么都要考虑,想办法分化、打击、安抚各类利益集团,很容易用脑过度。

    宇文温想到这里,叹了口气,走在街上,身形看上去有些萧瑟。

    不一会,耳边传来喊声:“郎君清留步!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