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七十二章 游戏规则 续

    上午,入宫处理政务的宇文温打着哈欠,昨夜他没睡好,一直在纠结,不过到了凌晨,他忽然从思维的牛角尖里转出来了,随后一觉到天亮。

    但睡眠终究不足,所以不住打着哈欠。

    宇文温知道自己有“被害妄想症”,所以有时候多疑,不过他想明白了,自己还年轻,儿子又多,根基很稳,所以完全没必要想太多。

    他只要好好培养儿子,再过几年嫡长子、庶长子成年,局面就稳得不能再稳。

    即便自己被人干掉,但儿子在,有大炮,只要不是兄弟阋墙,还会怕谁?

    局面稳如狗,居然还会睡不着觉?

    宇文温随后念头通达,再说天子还没禅位,他也没想明天就三禅三让,所以不急。

    宇文理在陵墓旁结庐而居,为父守孝,现在就染病身亡,宇文温必然被人戳着脊梁骨骂,也不利于凝聚人心。

    宇文理要守孝三年,宇文温觉得自己若是届时还被侄子翻盘,那就可以找块豆腐撞死算了。

    至于千金公主和阿涅斯,大不了好吃好喝供起来,做不问世事的在家居士。

    宇文温觉得,以他的财力,弄个别院山庄,养两个吃闲饭的女人数十年,不在话下,所以最后该如何处置,日后再。。

    。呃,以后再说。

    目前,他有几件要紧的事情得督促,不想把精力过于分散,所以把注意力转回来,继续处理政务。

    喝了杯茶提神,看看座钟,发现距离九点还差五分钟,看看门口,该来的人还没出现。

    宇文温默默拿出小本子,准备记黑账:敢迟到?我扣你俸禄!

    即将九点整,宇文温正要提笔,却见吏员来报,随后杨济在外求见。

    宇文温收起小本子,说道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丞相,下官因故延误,失礼了。”杨静进来就道歉,不让宇文温有借题发挥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坐。”

    “谢丞相。”

    “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下官奉命督办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杨济开始向宇文温汇报事务,他不知道宇文温经历了什么,只见对方有些疲惫,似乎昨晚没睡好,只道是操劳政务过度而致。

    杨济自己也一脸倦容,当然他是为了办正事、挑灯夜读所致,现在,是他汇报工作并听宇文温发牢骚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你是知道的,这年头,就算是京城,实际上治安好不到哪里去,这种情况自古以来都是如此,大家已经习以为常,但寡人可不会惯着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拿着一个小本子,一边翻看一边说:“据有司统计,去年十月、十一月、十二月,长安城里各种恶性案件很多,什么无名尸体、人口拐卖,械斗杀人,聚众斗殴,足有上千件。”

    “长安人口多,有数十万之众,如今又是新城,本该有新气象,结果各种陋习挥之不去,民间的有活力组织依旧活跃,那些游侠儿、恶少年、不良人,依旧逍遥得很!”

    “还有那些纨绔子弟,豪门恶奴,四处横行霸道,什么新气象,寡人一点也没看见,这和旧长安,没什么区别!”

    “你,当年也在长安混过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杨济赶紧举手表示有话要说,宇文温停止说话,杨济便伸冤:“大王,下官当年在长安,可不是混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纠结一个字,这不是关键,你在长安当神棍,见多识广,知道各种潜规则,总是没错吧?”

    杨济想说自己不是“神棍”,但不想引起无所谓的争论,于是顺着宇文温的话说下去:“大王,京城情况特殊,各种利益关系错综复杂,不是那么好整顿的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你要知难而上,不畏艰辛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问朝廷为你做了什么,要问你能给朝廷做些什么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前方虽然有悬崖,摔下去会粉身碎骨,但如果你不跳,又怎么知道自己能不能飞呢?”

    宇文温开始给杨济打气,灌心灵鸡汤,以便忽悠对方为他火中取栗。

    当然是火中取栗,宇文温让杨济整顿京城秩序,这是吃苦不讨好的活,稍有不慎,必然成为权贵以及官僚集团的眼中钉,光是一人一口唾沫,都会淹死杨济。

    长安,是大周国都,既然是京城,便有京城的特别属性,那就是“权贵多如狗,纨绔满地走”,到处都是关系户,可能某个上门讨债的泼皮,背后弯弯绕绕的关系都大得惊人。

    所以,自古以来,当管理京城的主官都是一件很麻烦的差事,这种官职,如今叫做“京兆尹”,相当于后世的首都市长。

    国都(首都),权贵多如狗,所以各种亲戚、关系户还有各种豪奴多如牛毛。

    这些人难免狐假虎威横行霸道,甚至是奉了权贵的意思,去欺行霸市,盘剥百姓,所以权贵聚集的京城及周边地区,总是会有一堆破事。

    京兆尹要是管严了,不知不觉就会得罪许多权贵,迟早要倒霉。

    若是撒手不管,又是渎职。

    由此,造成一个特殊现象,那就是“灯下黑”。

    首都,作为首善之都,天子脚下,本该比其他城市更加干净,但事实却往往相反。

    作为“过来人”,宇文温知道北宋年间的汴梁,治安实际上不好,甚至还有宗亲公主在家门口被人拐走都找不到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妇女在汴梁城里被拐卖,被蹂躏后转卖到城里的青楼当妓女,或者卖到城里大户人家当婢女、侍妾,如此猖狂的人口贩卖行为,就堂而皇之在首善之都发生。

    如今的长安,情况与之类似,城里每日都会发生人口拐卖事件,又有许多无名尸体或者残肢断臂在偏僻角落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类似的恶性案件却迟迟无法侦破,不是吏员枉法、渎职,是确实难办,长安的流动人口很多,想要寻找罪犯的蛛丝马迹,宛若大海捞针。

    如此恶劣的治安环境,让宇文温忍无可忍,但对于这个时代来说,却是很正常的治安水平。

    大家都习以为常,但宇文温就是不爽,他既然当了执政,那么游戏规则该变了,不变,不显他的手段。

    宇文温战功赫赫,在地方官任上政绩突出,但在执政位置上尚未作出什么政绩来,他不甘心就这么三禅三让当皇帝,所以,要有一番作为,至少先进行“大扫除”。

    大扫除,就是要把长安城里的魑魅魍魉扫得干干净净,这样,他念头才通达。

    具体点来说,就是要让长安有一个新秩序,口号都有了,那就是:新长安,新秩序。

    “大王?”

    杨济的一声提醒,让宇文温从畅想中回过神来,他干咳一声,继续话题:“整顿京城治安,很容易闹出大乱,寡人不会操之过急,你却不能掉以轻心。”

    “筹备工作,必须加快进行,待得虎林军抵达,那件事,差不多就能付诸实施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说话的语气有些杀气腾腾,杨济倒不觉得有什么,宇文温作为执政丞相,手头上的亲信班子有些捉襟见肘,所以这段时间以来,用的都是丞相府原班人马。

    但这样下去不行,得想办法提拔“自己人”上位,加强控制力,而作为最基本的依仗,军队必须要有。

    如今的禁军,虽然已经在宇文温控制之下,但说实话控制力度不是很大,只有忠心耿耿的虎林军,才是最可靠的保障。

    宇文温连夜入京,自然不可能带着虎林军来长安,如今虎林军护送着王府家眷入京,待到那时,一个新官署就可以开始正式筹建。

    京畿警察厅,首任主官杨济,将要推行新式警察制度,改变长安城里的游戏规则。

    届时,警察厅对长安居民(平民百姓)的控制,会严格到户,长安城里的治安状况,将会焕然一新。

    而新式警察会成为宇文温的鹰犬,在维持治安的同时,为宛若疯狗的御史们提供各种资料,专门撕咬权贵、世家、官僚,行事越嚣张的人家,会被咬得越惨。

    宇文温如此“****武百官,必然引得城内暗流涌动,甚至会出大事。

    而虎视眈眈的虎林军,届时专治各种不服。

    谁敢怂恿禁军或者其他军队搞哗变,就只有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不是宇文温杀鸡用牛刀,而是他要面对的敌人,已经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不是一军,不是一国,而是具备不死之躯的官僚集团。

    一个国家的运转,离不开官僚集团,所以官僚集团有不死不灭的特性。

    而一个国家被腐蚀,也是因为官僚集团的堕落,所以官僚集团,也是敌人。

    能和这样的敌人对抗,光是想,就让宇文温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治国就是治吏,如何同官僚集团斗,是宇文温今后必然面对的问题,为此,他想出了很多花样。

    譬如,让有过失的官员每月定时抓阄,以此定名单,然后在太极殿前排队炮决。

    这种手段太凶残,太不体面,只有花样虐狗,才显我的手段!

    宇文温想着想着,不知不觉露出笑容,杨济见其笑容诡异,有些不寒而栗,再看看手中的资料,觉得不是很有把握。

    京畿警察厅,真的能行么?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