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七十一章 游戏规则

    夜,豳王府,宇文温沐浴更衣后,躺在榻上沉思,他的家眷尚在入京途中,所以今夜以及往后一段时间,他依旧是要独守空房。

    宇文温血气方刚,没有佳人在身边,漫漫长夜有些无聊,正好想事情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来他忙着处理政务,从早忙到晚,累得倒头就睡,但今晚,他却有些辗转反侧。

    今天,他见到了被自己关起来的千金公主,扇了许多耳光,骂也骂了,心中窝着的邪火发泄得差不多。

    所以,宇文温放了千金公主一条生路。

    但他不是让千金公主再度回到人们的视线,因为众所周知,大长公主已经“暴病身亡”,所以宇文温顺水推舟,让千金公主在别处隐姓埋名生活,从此消失。

    虽然活着,却也死了。

    千金公主为何实施阴谋诡计,宇文温已经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,当年宇文乾铿遇害,幕后主使是宇文明,这一点,千金公主通过刘居士知道了。

    所以,她要报仇,但没有权柄,只能耍阴谋诡计。

    故意放出风声,让突厥的都蓝可汗有兴兵南犯的借口,千金公主想要以此把水搅浑,自己也好浑水摸鱼。

    这个计划实施了,却随着突厥大军撤退而失败,千金公主不甘心,于是想着要挑动宇文明、宇文温兄弟内讧,没有如愿成功,却鬼使神差成功。

    内战没有爆发,但宇文明遇刺身亡,宇文温把侄子挤开,继任丞相,执掌朝政,兄弟决裂提前开始,又很快结束。

    他用最小的代价,达成了目标,如果能略去弑兄的负罪感不提,实在是一件值得大肆庆祝的好事。

    但宇文温做不到,弑兄就是弑兄,心中愧疚总是有的,所以,他是不是要继续冷血下去,来个一不做二不休,把一切后患清除干净

    让守陵的宇文理因为悲痛过度而死,以宇文温目前的毒药水平,很容易做到,这年头因为父母过世而悲伤过度跟着去世的孝子不是没有,所以,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宇文理死了,宇文温的其他侄子,在漫长的成长岁月里,也相继染病身亡,这也是很正常的事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让对弟弟之死耿耿于怀的千金公主真的死掉,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人性命,只在自己一念之间,这种至高权力在手的感觉,真的很不错。

    宇文温坐起身,揉了揉太阳穴,看着若明若暗的灯光发呆。

    他已经是丞相,距离御座不过一步之遥,如无意外,必将坐上去,但宇文温不急,要先做好铺垫。

    那么待到三禅三让的流程走完,禅位的幼帝,按照这个时代的游戏规则,必须暴病身亡。

    而任何有可能掌握皇帝道德污点、威胁皇权正当性的人,也必须死,即便之前这人立了再大的功劳,对皇帝再有恩惠,也必须死。

    如此作态,叫做刻薄寡恩,是个贬义词,但对于皇帝来说,却是个中性词,因为皇帝的特性是权力动物。

    皇帝,屹立于权力巅峰,称孤道寡,真的就是孤家寡人,在权力面前,所有人都是他的敌人,即便是皇后、太子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,宇文温忽然自己问自己:那么,我终究要走到那一步么

    连皇后、太子也要当做贼一样防,只要听见些许风声,便要来个杀伐果断

    就像汉武帝那样,对太子刘据起疑,然后疑心被小人利用,于是酿出父子相残的惨剧,然后把皇后、太子逼入死路

    到时候,修思子台又有什么用

    宇文温继续躺下,看着帷幕发呆。

    斩草除根,是这个时代的游戏规则,禅位的前朝皇帝,不会活得太久。

    但一开始,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东汉末年,汉帝刘协禅让,然后以山阳公的身份活了十余年才寿终正寝。

    曹魏末年,魏帝曹奂禅让,变成陈留王,之后活了三十余年,正常去世,而陈留王国,一直延续到南朝萧齐年间。

    到了东晋末年,晋帝司马德文禅位,没多久被宋帝刘裕派人杀死,从此,游戏规则变了。

    宋末帝禅让,被杀;齐末帝禅让,被杀;梁末帝禅让,被杀。

    从刘裕开始,游戏规则变了,前朝末帝,不再得新朝优待,此即所谓以绝后患,直到最后一个王朝——清。

    清末帝溥仪,退位后不消停,后来做了伪满洲国的康德皇帝,但在伪满洲国覆灭之后,还活了二十多年。

    当然,那个时候,已经不是帝制时代。

    宇文温想着想着,有些失神,以绝后患,是一个正常上位者必然做出的选择,当然,列外不是没有,那就是前秦的苻坚。

    苻坚灭燕国,优待慕容氏;苻坚灭代国,优待拓跋氏;苻坚讨平羌人部落,优待羌人豪族姚氏。

    然后,当苻坚淝水之败后,他优待过的慕容氏、拓跋氏、姚氏,纷纷落井下石,前秦随后分崩离析。

    也许正是因为苻坚为“柔仁邀名”导致亡国,后来受禅称帝的刘裕,便不再对前朝末帝、皇族优待,干脆杀掉,以绝后患。

    宇文温想着想着,不知该下何种决心。

    要留个仁义之名,有可能和苻坚那样,落得“柔仁邀名”的笑谈;要杀伐果断、以绝后患,那就意味着褪去最后的道德底线,一切以权力优先,成为完完全全的权利动物。

    以绝后患,不仅要杀掉禅让后的幼帝,还要让侄子宇文理“病重不治”,甚至,还要让有可能再次撩拨突厥大军南下的千金公主真正消失。

    如果宇文温不这样做,隐患肯定有,说不定哪一天,他生病时,某些权贵就会簇拥着已禅位的幼帝入宫,明代的夺门之变,就会在这个时代提前上演。

    或者,宇文理和弟弟们意外得知父亲遇害的真相,决心复仇,于某日入宫时,趁宇文温不备,拔出腰带中藏着的利刃,一刀将他封喉。

    再者,千金公主对幼帝禅位后暴病身亡耿耿于怀,又开始实施阴谋诡计,搞出什么事来。。。。

    宇文温想着想着,只觉精神抖擞。

    今日,他恐吓千金公主,说要让她和阿涅斯剃度出家,到岭表桂州当尼寺主持,后来作罢,只是打算将这两人送到某不知名小地方了却残生。

    现在,宇文温觉得自己是不是因为做了亏心事而内疚,以至于心软。

    是要杀伐果断,还是仁义道德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