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七十章 对不起?

    “唔、唔、唔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喘息声、呻吟声、卧榻摇晃时发出的吱吱声以及各种奇怪的声音混合在一起,形成了独特的声乐,让人听了血脉贲张、面颊发烫。

    光听声音不够,还有及其刺激的画面,权做格挡的幕布上光影交错,倒映着几个人的身影,可以看出是一个女子被人按在榻上,另一个男子正往女子身上蠕动着。

    若是年轻人听到这种声音,看到这种身影,不赶紧回避怕是捱不上多久就要被欲火点燃,不找人或者想办法发泄一下,必然出丑。

    然而对于千金公主宇文氏来说,这声音和情景就是煎熬,她拼命拍摇着铁栅栏,声嘶力竭的呼喊着,哀求这些壕无人性的看守放过阿涅斯。

    她想将栅栏撕开,却不可能做到,弄得双手出血依旧徒劳无功,听着那动静,看着那让人心碎的身影,千金公主泣不成声,最后无力的瘫倒在地。

    她没有死,那日被宇文化及强灌毒药之后,千金公主以为自己死了,能和父亲以及弟弟团聚,结果当她睁开眼时,发现自己身处密室,竟然没有死。

    不仅没有死,还通过一个小窗口,看见了活着的阿涅斯。

    见着阿涅斯还活着,看上去尚且不错,千金公主激动不已,但随后便坠入深渊,虽然活着,却比死了还难受。

    当年,阿涅斯为了救她,脸被毁了,现在又因为她饱受折磨,却又不能自尽,因为对方放话出来,如果阿涅斯敢自尽,她就要倒霉。

    想到阿涅斯为了她遭了那么多罪,千金公主就心如刀绞,如今抓着铁栅栏,泪如泉涌,不停喊着“不要”。

    脚步声起,有人走了过来,泪眼朦胧的千金公主抬头看去,瞳孔一缩。

    来人竟然是宇文温,身着便服,板着脸,面色不善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千金公主原以为自己是被宇文化及关起来,被对方变着法子折磨,未曾料幕后主使竟然是宇文温,一时间愣住了,但那声音和身影让她很快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豳王!豳王!”千金公主抓着铁栅栏起身,向着对方哭喊着:“饶了她!饶了她!”

    宇文温看着栅栏另一侧的千金公主,只觉心中一万头***呼啸而过,他为了弄清楚事情最真实的真相,不惜动用宇文化及这条暗线。

    冒着极大风险,演了场暴毙身亡的戏,把对方抓起来。

    连带着把阿涅斯也抓了,然后将两人隔开,使出各种手段恐吓,相互以对方为要挟,另一方供述实情。

    这才让宇文温最终搞清楚,腊祭那日自己的王妃在宫里到底出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豳王!豳王!我求求你了。。。饶了她吧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千金公主哀求着,无助且无尊严,宇文温冷笑起来:“饶了她她都已经被多少人玩成残花败柳,饶不饶的,有意义么”

    恐吓依旧,实际上两千金公主和阿涅斯都好好的,除了受到“精神攻击”,毫发无损,但宇文温就是要如此恐吓,不然不解气。

    “豳王!事情都是我做的,是我策划的,是我的错,和她没关系啊!饶了她,让她活下去,我去受折磨,我去死,我让你消气啊!”

    千金公主哀求着,句句发自内心,她不想让阿涅斯再为她受折磨。

    宇文温看着千金公主,想起自己被对方算计以至于方寸大乱的事,眼皮直跳,看着对方悲痛欲绝的样子,他拍拍手,于是那动静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权做格挡的幕布撤掉,暴行现场一览无余,而待得千金公主看清之后,不由得愣住了。

    阿涅斯确实被堵着嘴,但并没有被人侵犯,而是满脸惊慌的倒在地上,手脚被捆住。

    有两个人在一台发光的装置边,手中拿着几个皮制小人,还有各种小装置。

    方才那一切,都不过是一场逼真的皮演戏罢了。

    阿涅斯见着来人是宇文温,竟有一种绝境逢生的感觉,有人将绳索解开,她顾不得那么多,冲向刚从栅栏里出来的千金公主。

    两人抱在一起痛哭起来,哭声凄凉,让人为之动容。

    除了宇文温。

    “哭够了没有!”

    随着宇文温一声大喝,千金公主回过神,见着宇文温示意她过去,便低着头上前。

    她为了报仇,算计豳王妃,虽然不打算真的伤害对方,但不可否认会让对方的名声坏得一塌糊涂,所以千金公主心里有愧,不敢直面宇文温。

    但事到如今,躲也没用,她必须向对方道歉。

    千金公主鼓起勇气,抬起头,正要开口说“对不起”,却见宇文温抬手一挥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她被对方抽了一个耳光,面颊火辣辣的疼,

    还没反应过来,宇文温反手又是一个耳光,打得她另一边面颊火辣火辣。

    力道拿捏得很好,既让她被打得面颊很痛,又不会打得她身形不稳,宇文温随后开始第三下,第四下。

    边打便骂。

    “敢算计寡人算计王妃“

    “你有良心么你的良心不会痛么”

    “下药”

    “脱衣服”

    “谁给你的胆子”

    “信不信老子把你喂了药,往乞丐窝里一扔!”

    那日,宇文温收到长安皇宫内线发来的飞鸽传书,当时就觉得五雷轰顶,悲痛欲绝,事后虽然知道这事极大可能是误会,却已经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还为此不知死了多少脑细胞,他甚至觉得自己被这么一折腾,搞不好会折寿数年。

    现在虽然搞清楚了事情真相,尉迟炽繁毫发无伤,但宇文温越说越激动,最后一下力道没有控制住,一下打得千金公主转着圈倒下。

    宇文温还不解气,上前就要抬腿去踩,被人制住的阿涅斯见状挣脱束缚,哭喊着跑上前要阻止宇文温,想要将千金公主挡在身后,结果被宇文温一巴掌抽在脸上,打着转倒地。

    他一把拽起千金公主,看着对方,咆哮着:“说,你还有没有良心!”

    被打得面颊红肿、嘴角流血的千金公主,哭丧着脸,向宇文温道歉:“对。。。对不起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一句对不起就完了”

    千金公主知道自己对不起宇文温,对不起尉迟炽繁,但事到如今,她除了道歉,无法做别的事情弥补,只能不住的说“对不起”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有用的话,要警察做什么!”

    宇文温咆哮着,吼得千金公主耳朵嗡嗡作响,她不明白宇文温所说“警察”是什么,但能感受到对方的滔天怒火。

    却无法还嘴,只能哭着道歉。

    阿涅斯哭喊着爬过来,被人制住,她也哭喊着说“对不起”,为自己的所作所为道歉。

    宇文温抽了千金公主好几下,又吼了几嗓子,见着对方被自己打成大饼脸,不住的道歉,怒火好歹消散大半,随后松开手。

    阿涅斯哭喊着上前,将千金公主揽在怀中,宇文温见着两人又开始抱头痛哭,随即冷哼数声。

    哭声戛然而止,两人紧张的看着宇文温,身体不由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宇文温的手段千奇百怪,似乎无所不能,发起狠来说打就打,让千金公主和阿涅斯畏惧不已,她们等着对方处置自己,却心怀希望。

    宇文温是个讲道理的人,这一点,她们心里清楚,而她们没有伤害王妃尉迟炽繁,也没有让王妃受到侵犯,所以,事情还有回转的余地,觉得自己还有希望。

    “寡人,是个讲道理的人。”

    宇文温开口说话,语气忽然变得和善起来,千金公主闻言心道不妙:宇文温如果是怒气冲冲说话,那反倒好,如今笑着说,怕是笑里藏刀。

    “事情的来龙去脉,寡人已经弄清楚了,你们,终究没有伤害王妃,所以,寡人留你们一命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宇文温拍拍手,只见两名健妇端着托盘上前,盘子里放着寒光闪闪的剃刀。

    “岭表桂州,山清水秀,风景宜人,又无烟瘴,如今缺少尼寺,我看两位与佛祖有缘,正好去桂州弘扬佛法。”宇文温看着两个女人,说话语气愈发和蔼。

    “所谓择日不如撞日,今日时辰正好,这满头烦恼丝,赶紧剃去吧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,欢迎您再来,记住我们http://www.wudiun.com,注册会员